他知不知道他那些话,会让她有多痛。

    心脏一阵阵的抽搐着,那份疼从心尖蔓延到了全身,她眼眶被刺得腥红,眼泪不断滑落到惨白的脸庞上。

    “阿司。”她声音在颤抖,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不停从眼里渗出,“你就这么维护她吗?你和她才认识了多久,你这么一心一意的对她,那她呢。”

    “你确定她对你的感情也是一样的吗?”

    “她有个认识了十年的未婚夫,他们感情很深厚,还差一点就走到了结婚那一步。她才和她未婚夫分手没多久,就跟你在一起了。你确定她不是一时赌气嫁给你,你确定她已经将那个男人忘得干干净净,全心全意的喜欢着你吗?”

    ”阿司,你……”

    墨夜司脸色一沉,目光冷了下来。

    “沈柔,你调查过我?”乔绵绵一直都沉默着,她本来想着这些事情交给墨夜司处理,她在一旁旁观就行了。

    毕竟,这朵跟随了他二十多年的桃花,是他招来的。

    他和这朵桃花关系又有点特殊。

    让其他人来处理,有点不大合适。

    最合适的人选,就是他了。

    他的青梅竹马,他的朋友,没有谁比他更擅长该怎么处理这段关系。

    可是,在听到沈柔说起她和苏泽的事情时,乔绵绵忍不住了。

    她内心的小宇宙燃烧了起来。

    “你凭什么去调查我,我和我的前任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还有,我和我老公之间怎么样,我喜不喜欢他,也跟你没有关系。就算你是他的朋友,论关系,也不过就是一个外人,你有什么资格插手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

    “你一个单身女人老是盯着别人老公干什么,你不觉得你挺搞笑的吗。”

    乔绵绵气头上,也没想那么多。

    她顾不了墨夜司和沈柔之间的关系了。

    就算她现在这些话会影响到他和沈柔的关系,她也管不了了。

    沈柔真的是欺人太甚。

    竟然还去调查了她!

    而且还当着她的面,在她老公面前各种离间他们的关系。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任何一个女人遇到自己老公有个这样心机的“青梅竹马”,都忍受不了吧。

    何况,这个“青梅竹马”还明目张胆的觊觎着自己的老公。

    更是不能忍。

    沈柔愣了好几秒,大概是没想到乔绵绵竟然会当着墨夜司的面发作。

    她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墨夜司有什么反应。

    这个女人平时在他面前装得清纯乖巧,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这会儿终于忍不住了,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墨夜司看到这样的她,还会喜欢吗。

    沈柔幸灾乐祸的心情还没能维持三秒,脸上的表情就僵住了。

    她并没有看到墨夜司有任何嫌弃的表情。

    甚至,他唇角还露了一抹纵容和宠溺的笑意出来。

    似乎,很认同乔绵绵的话。

    他对这个女人,已经迷恋到这样的程度了吗。

    不管她本性如何,都不在乎?

    沈柔惨白着一张脸,咬紧了唇,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