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乔家的人,怎么就这么不要脸。

    一个个的,都想攀高枝。

    穷疯了吗。

    云城最权贵的墨家和沈家,他们这是想一网打尽吗。

    墨夜司认识乔绵绵那会儿,她还在国外,没来得及阻止这件事。

    可现在,她既然已经看到了,就不可能再让乔家的人继续得逞。

    沈馨从小就被养在温室里,从没接触过外面的人心险恶,认为每个人都是善良的,美好的。

    她思想太过单纯,很容易就被有心之人利用了。

    乔绵绵能成功攀上墨夜司,可见其心机极其深厚,她弟弟又能好到哪里去?

    沈馨也被自己姐姐的言论震惊到了。

    听起来,她姐似乎认识乔家的人。

    而且,还和乔家的人有了积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小姐,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我们乔家的人都这么不要脸?”乔宸被气坏了,语气也不再客气,脸上的表情冷了下来。

    沈柔眼底流露出鄙夷:“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乔宸,我警告你,以后离小馨远一点。我们沈家的女儿,不是你能够肖想的。小馨单纯不知道你那点心思,我可是清楚得很。”

    “你看小馨好骗,就想靠着你那张脸诱拐她,进而攀上我们沈家的高枝,轻轻松松改变你原有的阶层?”

    “你别做梦了,小馨已经有未婚夫了。她将来的丈夫只会是和她门当户对的名门贵公子,而不是像你这样的穷人。”沈柔看着乔宸那张苍白却不掩俊美的精致脸庞,心里升腾起了一股强烈的怨恨。

    乔绵绵就是靠着一张脸,迷惑了墨夜司。

    现在她弟弟也想靠着这张脸,迷惑她妹妹。

    他们姐弟两人还真是够无耻的。

    以色惑人,那是古代的妖妃才会做的事情。

    “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沈馨脸色猛地一变,慌张又担忧的看向乔宸,慌忙解释道,“乔宸没有诱拐我,是我主动追求的他。你误会他了。”

    沈馨简直不敢相信,这些尖酸刻薄又无理至极的话会是她最注重礼仪形象的姐姐说出来的。

    她都不敢想象,乔宸听了这些话会有多生气,多愤怒。

    “就算你主动的,也是他勾着主动的。”沈柔看到乔宸,就想起了乔绵绵。

    那天,墨夜司和她说过的那些话,字字句句,她都记得很清楚。

    就为了一个乔绵绵,他竟然当真连他们二十多年的交情都不顾了。

    那个女人就是个狐狸精。

    把他迷得死死的。

    现在的他心里除了一个乔绵绵,其他人都变得不重要了。

    可在乔绵绵出现之前,她才是他身边唯一的女人,那份特殊对待,明明是属于她的。

    现在,一切都变了。

    她爱了二十多年的男人,被一个样样不如她的女人抢走了。

    这教她如何能甘心?

    沈柔将所有对乔绵绵的怨恨和不满,都发泄到了乔宸身上,说出口的话,也是越来越难听,犹如失去理智一般:“年纪不大,心思倒是挺多。你们乔家的家教就是从小教导你们怎么利用自身优势攀附权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