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沈柔的声音。

    或许是她没有马上应答,敲门声又响了起来:“绵绵,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说一下,可以进去跟你谈谈吗?”

    还没等到乔绵绵出声回复,就听到“咔嚓”一声,卧室门竟然被推开了。

    沈柔从外面走进来。

    看到乔绵绵睁着眼躺在床上,她眉头蹙了下,语气似有点不满的说道:“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原来你没睡。”

    乔绵绵对于这个暗恋着自己老公的女人本来也没什么意见。

    一来确实是沈柔先认识墨夜司。

    他们好多年的感情了。

    二来,她很清楚,墨夜司对沈柔并没有其他方面的想法,只是拿她当朋友而已。

    她犯不着去嫉妒什么,也犯不着去吃醋。

    只是,沈柔这种不经别人同意,就擅自进人家卧室的行为,让她有点不高兴了。

    她还是名门闺秀。

    在别人没有同意之前,不随便乱进人家房间这个规矩,从小就应该知道吧。

    何况,她今天是和墨夜司一起回来的。

    随便乱进人家夫妻俩的房间,真的好吗。

    这样的行为,让乔绵绵觉得她挺没教养的。

    乔绵绵脸色就有点不大好看,语气也不是很客气了:“沈小姐,我好像没同意你进来吧。你不应该随便乱进别人的房间,这样的行为很失礼。”

    乔绵绵给沈柔的印象,一直都是软绵绵,柔柔弱弱的。

    像是比较好欺负的人。

    忽然被她这么不给面子的批了一句,沈柔愣了下,随后唇边就露出一抹歉意的微笑:“抱歉,刚才我敲过门,以为你没听到,所以才会擅自进来的。”

    她嘴上说着抱歉,可乔绵绵没从她眼里看到一点歉意。

    对于这种不走心的道歉,乔绵绵也没打算接受。

    “既然你敲过门,我没说可以进来,那就说明不方便。这一点,沈小姐应该是懂的吧。”她这番话说得毫不客气,“沈小姐,我在睡觉,你打扰到我了。”

    沈柔脸上本来还维持着优雅得体的笑容,被她这么不给面子的怼了一次又一次,唇边的笑意快要挂不住了。

    她忽然发现,乔绵绵和她想象中不大一样。

    “沈小姐,我还要睡觉。”乔绵绵抬起头看她一眼,“麻烦你出去,对了,出去后记得带上房门。”

    沈柔脸上的笑意僵住了。

    她目光变得深沉起来,将唇边的笑收了回去,再开口,改了称呼:“乔小姐,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说完后,我自然会离开的。我想乔小姐也不急着现在马上就要睡觉吧。”

    听她改了称呼,乔绵绵心里暗叹一声该来的始终会来。

    沈柔对她敌意不浅,要真是一直按捺着什么都不做,她都会觉得不正常了。

    看来,沈柔这是忍不住了。

    这位沈家大小姐,也不是很能沉得住气嘛。

    乔绵绵挺想听听她到底会说什么,便点头道:“好,不知道沈小姐想说点什么?”

    沈柔抿紧唇,带着敌意的目光落在她还有点红肿的唇上,盯着看了几秒,眸光有些发冷:“想必乔小姐已经知道阿司有个怪毛病了,他不能随意和女人接触,否则,就会产生过敏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