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阴阳师(都市灵剑仙) >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你这个混蛋!
    说完,喻洪也不管林凡同不同意,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法力查探起了林凡浑身筋脉。

    要知道,当初林凡刚醒过来时,浑身筋脉都破碎得极为严重。

    那是喻洪亲眼所见啊!

    可现在,没想到林凡浑身筋脉竟然恢复了!

    就这样给恢复了。

    喻洪嘴角忍不住有些抽搐了起来。

    林凡看着喻洪的模样,问:“喻兄?”

    喻洪这时才回过神来,他咳嗽了一声,随后说道:“你这样的情况,倒是有听过一些传闻,但我并不知道传闻是否靠谱。”

    顿了顿,喻洪道:“你是否在受伤前,已经在解仙境巅峰了?迟迟无法突破?”

    “没错。”林凡点头起来。

    喻洪点头道:“那就没错了,你经脉之前毕竟受损严重,虽然经脉恢复,但各处依然有堵塞,有淤堵在。”

    “你现在只能是突破!”

    “突破到地仙境,以庞大的地仙境法力,将筋脉中所有的堵塞一口气打通。”喻洪沉声道:“这件事我也帮不了你,你现在筋脉刚刚恢复,若是我出手,其他人的法力,对你的经脉并不熟悉,有可能会让刚恢复的经脉破损。”

    听着喻洪的话,林凡脸上顿时露出了难色,却也是有些为难。

    自己到达解仙境巅峰也有一段时间了,但却迟迟难以突破。

    地仙境的突破,谈何同意。

    当初自己筋脉内有法力时,尚且做不到,更何况经脉中没有了法力。

    林凡也说出了自己的啥想法,喻洪思索片刻,才说道:“林凡,你理解错了,地仙境并非是你所认为的那般,他并非是需要法力才能突破,而是境界。”

    喻洪背着手,缓缓说道:“境界这种东西,玄之又玄,有的人,很快便能抓住良机,趁机突破,有的人一辈子也等不到这个机会。”

    林凡问:“能描述得更详细一些吗?”

    喻洪道:“每一个人,突破地仙境的经验,对其他人,都是没有用的。”

    “每一个人的方法,截然不同。”

    喻洪所说的这些话,其实已经算是坦然相告了,林凡缓缓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对了,燕京那边,我帮你打听的情况,也已经打听到了。”说到这,喻洪皱眉起来,道:“并不算是什么好消息,你现在听了,未必有利,你可以等突破了地仙境,恢复法力后,我再告诉你。”

    “不用了,我现在就要知道那边怎么样了。”林凡急忙问道。

    喻洪说道:“很不好,你之前手中的势力,基本上分崩瓦解,八方阁完了,所有修士,死的死,逃的逃,基本上成不了气候。”

    “锦衣卫指挥使蒋志明并未出事,恐怕是投靠了萧元龙的缘故。”

    “日月府那边,被清洗掉了很多人。”

    林凡急忙问:“我的人呢?南战雄,牧英才,黄小武他们。”

    “被禁军给抓了。”喻洪说道:“至于原因,还并未查出。”

    林凡心情彻底沉默了下来,他微微闭上双眼,随后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得回去一趟。”

    “你现在回去?找死呢。”喻洪说道:“即便你突破到了地仙境,出现在燕京中,司空宿和断凛便会第一时间取你性命,没有人能护得住你!”

    “你和舟倩雯也不行吗?”林凡问道。

    喻洪一听,顿时一愣,说道:“林兄,我们家里的规矩,我们不能破坏天下格局,更不能随意杀掉司空宿和断凛。”

    “没让你杀人,到时候和我回去一趟便是了。”林凡深吸了一口气,道:“明天我若是不能突破,便必须得回去!”

    燕京那边,毕竟已经过去了九天,今天和明天,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当天晚上,舟倩雯也得知了林凡要回燕京的事情。

    她自然是举双手赞成,并且毫不犹豫的便说要跟林凡一起回去。

    喻洪想要阻拦,可哪里能拦得下?

    舟倩雯这一晚,做了许许多多的酒菜,几人喝了不少烧酒。

    这几日虽然每天都是砍柴烧火做饭,但这样简单的日子,舟倩雯倒是挺喜欢的。

    她虽然喜欢这样的生活,但并不会痴迷进去,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是绝对不会过这样的生活的。

    林凡喝了几碗烧酒,脑袋晕得厉害,这才想起来,特么,自己已经没有法力了。

    以前有法力在时,不管怎么喝,都不会喝醉。

    但现在,林凡却是一头倒在桌上,传出了打呼声。

    舟倩雯双手撑在自己的下巴处,她明亮的眼眸看着熟睡中的林凡。

    林凡脑袋晕乎乎的,彻底的睡着了过去,而他身上所佩戴的那块玉佩,则绽放出了一股淡淡的光芒。

    ……

    他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这里,前后左右,上上下下,都是伸手不见五指一般的漆黑。

    林凡大声喊道:“有人吗?”

    漆黑之中,没有丝毫的回应,反而是传来了林凡的不少回音。

    “林凡……”

    黑暗中,传来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颇为沧桑,林凡问道:“是谁?”

    “是我。”

    这时,一个和林凡有诸多相似的男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林凡盯着这人,过了许久,说:“你是?”

    “林星渊。”这个男人沉声说道。

    “果然是做梦吗?”林凡不由一笑,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林星渊目光复杂的盯着林凡,随后,他慢慢的来到林凡的面前,摸了摸他的额头:“没想到你长这个样子,让我好好看看。”

    听到这,林凡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星渊。

    难道不是梦?

    那他又是?

    林星渊看到林凡目光中的惊慌之色,说道:“你不用奇怪,这是我当初离开你母亲时,所留下的一道法力,本质上来说,也确实是我,为的,就是我若回不来,能看看自己的孩子究竟是什么模样。”

    林凡听到这些时,目光死死的盯着林星渊的双眼。

    二人双目死死的对视着。

    林凡突然声嘶力竭的吼道:“你为什么要走?为什么在我还未出生时,便离开了?”

    “你知不知道,我从小就没有父亲,我的同学都有父亲来接他们放学,你知道我多羡慕吗?”

    “你知不知道,我从小到大!吃了多少的苦楚。”

    “你这个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