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女主不当炮灰(快穿之女主不当炮灰) > 第五章 巾帼不让须眉(五)
    华城处于龙国的中心位置,再往南,便是江城,然后是春城。

    春城军,是春城钱封手里的武装力量。

    而春城军掌控着春城、江城等周围五个城市。

    离江城近的华城一直没有拿下,是钱封一直引以为耻的事情。

    对于自己的儿子,他是寄以厚望的,他希望有朝一日,儿子能够拿下华城,然而以华城为据点,往北扩张。

    然而一年了,儿子居然还没掌控整个军团,实在是让他有些失望。

    再怎么失望,却也是自己的儿子,看着那些老兄弟们欺负自己的儿子,他的心里还是很不爽的。

    在钱定国施令失败后,钱封决定亲自前往军营,为儿子坐镇了。

    在他想来,儿子经过了一年时间的磨砺,心性方面应该有所成长了,他若是再不给儿子撑腰,只怕到时候还真的让有些人生出不该有的心思了,还有可能毁了儿子,他可还没死呢。

    钱定国此时焦头烂额的,他原本以为自己在国外留学几年,是有本事的人,父亲说让他接受春城军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兴奋的,想着在部队里实行新政,让春城军更厉害,到时候拿下华城,然后继续扩张等等,然而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每当他有新动作,那些兵痞就时不时的作对。

    他想拿那几个人立威,那些长辈却跳了出来,说这个是谁谁谁的儿子,那个是谁谁谁的侄子,那谁谁谁曾经立过大功的,为了春城军,战死,如今怎能寒了老人们的心呢种种。

    钱定国知道,那些人不想他掌权,然而,他的父亲是大帅,他是父亲唯一的孩子,就是这支春城军未来的主人,这些人时不时为难他,就是犯上作乱。

    他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一直容忍着那些人,乱臣贼子,直接拖出去毙了就是了。

    然而他一直记得父亲的话,不得对那些长辈不敬。

    这样的日子非常的难熬。

    明天便是春城军成立七周年的日子了。

    到时候父亲也会前来,然而他对七周年的庆典一事毫无所知。

    他想做什么全部被否决,所以最后到底周年庆典上有什么活动,他全部都不知道。

    父亲到时候肯定会来的,到时候该怎么和父亲交代?

    钱定国知道,自己是辜负了父亲的期望了。

    这一日,春城郊外的军营之中,四处装扮都带着红色,喜气洋洋的。

    庆典开始时,钱封还问了几句钱定国,结果钱定国一问三不知。

    钱封就知道了,这傻儿子估计还真的被玩傻了。

    心里有些叹气,却也对自己的那些老兄弟产生了些许的怨念。

    这可是他唯一的儿子,虽说他让儿子出来历练一番,想让老伙计们磨砺一下这小子,但是也不是让他们这般对待他的,如今的儿子,哪还有一丝的锐气可言?

    不过钱封可是老狐狸了,不然他也不会走到今日,庆典看完,他都没有动怒。

    庆典结束了,钱封才让人通知所有高层开会。

    会议室很大,桌子是长方形的,钱封坐在前方,钱定国站在钱封的身后。

    他看着平日里推诿来推诿去的倚老卖老的家伙们一个个进来了,而且还一句话都不敢多说坐了下来。

    所有人来齐了,钱封却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所有人。

    会议室里的人,全部都是跟着他打拼了很久的,称兄道弟多年,然而什么时候开始,这些人的心思也变得不纯粹了呢?

    会议室里头的安静,让有些人心里有些发毛。

    大帅的脾气大家可都是知道的,只是这一年来,大帅极少出现。

    大帅想让少帅接班,然而这样的毛头小子,大家都是不服的。

    自然的,大家行事上就带着些许的刁难。

    反正大帅说了,让他们磨砺下少帅。

    他们这是在帮大帅不是?

    可是此时会议室里的气氛却让他们有些担心。

    虽说今日是周年庆典之日,但是大帅不仅仅来观看了,还要开会,这中间没点什么,谁信呢?

    不过大家都参与了,法不责众,应该没事的吧?

    “诸位跟着本帅打拼也有好些年了,本帅自认对大家都是问心无愧的,本帅已经老了,该让儿子上阵了,然而各位却百般刁难,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这春城军,难道本帅还指挥不动了?还是说有些人心里有了不该有的想法?”

    “大帅严重了。”

    “是啊大帅,大家也只是想少帅能更禁抗一些,这样大家今后跟着少帅也更有保障一些。”

    “是啊,可惜少帅还是太年轻了,很多事情不听劝啊。”

    “就是,就是啊,我们大家可都是为了少帅好。”

    钱定国气的半死,脸都涨红了。

    钱封却突然笑了起来:“本帅话放在这了,今后一切听从少帅安排,不从者,违抗军令处置。”

    大家面面相觑,有些恼怒。让他们听从一个毛头小子的话,他们就是不爽,就是不服,而大帅这么说,哪还给他们留了余地?

    就差明晃晃的说他们欺负他儿子了。

    尤其是张籍,他的心里很不爽。

    当初春城军成立,他也帮了不少忙,若是没有他,钱封也不会成为大帅。

    然而如今站稳脚了,春城军也发展的越来越好了,大帅却把他们这些旧人抛之脑后了。

    大帅已经带着少帅走了,张籍是最后离开的。

    他回到春城的家中,整个人都在发呆。

    “张大哥,张大哥,怎么了这是?”

    张籍这才一下子惊醒过来。

    “是韶观啊,这是有事?”

    “张大哥,这段时间,承蒙您照顾,韶观身体已经全好了,嫂子说可以吃饭了,韶观就来叫大哥,大哥魂不守舍的,可是出了什么事?”

    张籍看着韶关,叹了一口气,他可是知道,这小子虽然身体弱了一些,但是聪明的不行,不若和他说说,看他都有什么看法?

    “小观,你也知道,我在什么地方做事,是什么地位,如今大帅要让位给少帅,那少帅显然不是什么良材,你说我们这些为春城军立了汗马功劳的人,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