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牧神纪) > 第一六六七章 一剑防身行万里
    以天庭的兵力准备罗天大醮很是简单,各路大军将天庭俘虏的奴隶送来,一个多月之后,奴隶的数量便达到灵官殿主的要求。

    罗天大醮这日,灵官殿主以无数奴隶的尸骨铺就祭坛,登上这座祭坛,他以奴隶血肉为祭品,祭祀过去世祖庭玉京城无数大罗天中成道的神圣,道君一千二百位,以众生之血请这些道君借力与他,庇护于他。

    罗天大醮进行到关键之时,但见祭坛上空,祖庭玉京城的虚影浮现,虚影镇压天地乾坤。

    这座神城广大,巍峨,壮观,内有十六道混沌长河,形成一道道蜿蜒曲折的环,长河与长河之间,有着一座座玉京城的遗迹。

    灵官殿主在祭坛上作法,将众生献祭,无数尸骨中灵魂惨嚎,凄厉无比,化作一股股黑烟冲向玉京城。

    只见一缕缕黑烟冲入城中,便在条条道道的混沌长河中凝聚,渐渐浮现出一个个成道者的身影。

    这些身影一千二百位,模糊不清,如同黑白二色。

    但这些身影屹立在混沌长河中,经历破灭大劫而万古不灭,这是玉京城历史中成道的存在,罗天大醮说起来神秘,实则是也是用质能置换的原理,献祭众生,向这些成道者借来其力量。

    昊天帝、太上皇太初率领天庭文武重臣观礼,见此情形,心中既是震惊,又是恐惧。

    “陛下,祖庭玉京城的势力实在太大,不可不防。”

    太上皇太初进言,道:“倘若祖庭玉京城的成道者悉数降临,怕这个宇宙灭亡无日了。”

    昊天帝轻轻点头:“太上皇说的极是。不过,祖庭玉京城的道法神通却让朕甚是眼热,这种罗天大醮通过献祭,借用过去世的成道者之力,却是厉害至极!作为七十二殿的殿主,灵官真是神通广大。”

    太初不再说话。

    灵官殿主的确神通广大,精通各种神通道法,这次罗天大醮让人大开眼界。相比起来,即便是今日的延康变法的成果,也比不上过去宇宙祖庭玉京城的积累。

    祭坛之上,一股股恐怖的力量涌来,加持在灵官殿主身上,这股力量震动虚空,即便是太初、昊天帝两位成道者也深感心悸,至于其他文武重臣,早就被这强大的力量震撼得道心动摇,一个个跪伏在地,不敢抬头。

    灵官殿主无首,在祭坛上作法完毕,催动自己的那枚道果,以自身大道与道果相连!

    这枚道果干系到他的头颅,倘若能够将道果中秦牧暗藏的剑道神通抹去,他便可以借助道果的力量生长出一颗头来。

    倘若不能抹去秦牧的剑道神通,他甚至可能会被秦牧的剑道神通入侵到体内,侵染其他道果道花!

    此时,他踌躇满志,自身大道与道果相连,将道果中秦牧暗藏的剑道神通引动!

    突然,祭坛上剑光纵横如光如电,霎时间漫天剑霄,一重又一重天铺开!

    灵官殿主肩生牛角,肠如盘龙,脊骨如蛇蟒,体内大大小小诸神一千二百尊,与祖庭玉京城一千二百道君的气息相连,一身伟力无穷!

    他气势一时无两,挟罗天大醮之势,硬撼秦牧的剑道神通,竭尽所能,试图将秦牧剑道神通炼化!

    铮铮铮——

    祭坛上连续十三声剑鸣传来,过了片刻,漫天剑霄消失不见,剑光黯淡,灵官殿主立在那里,身前身后,三枚道果和一朵道花悬浮。

    他的肩头处血肉蠕动,很快新的头颅生长出来。

    “多谢诸位道友相助!”

    灵官殿主躬身,向半空中玉京城虚影中的那一千二百道君一拜,玉京城虚影中,那一千二百道君躬身还礼,身形渐渐消散。

    祖庭玉京城虚影也很快消失,罗天大醮结束。

    灵官殿主一身轻松,从祭坛上跳下来,那偌大的白骨祭坛顿时崩塌,化作齑粉,无数白骨的灵力灵能耗尽,适才靠着灵官殿主的力量支撑,现在灵官殿主下来,自然要坍塌碎去。

    “天帝,我原本不打算与七公子为敌,但哪知道七公子竟然主动招惹我,把商君那等恶人招揽到麾下。”

    灵官殿主大步走来,来到昊天帝面前,面带怒色,声音如雷震动:“七公子不讲情面,坏我道行,毁我道树,算是恶了我。既然如此,我也不必与他虚与委蛇!你想踏平延康,那么我便助你一臂之力,踏平延康,血祭了元界!”

    昊天帝哈哈大笑,从宝座上起身,朗声道:“有殿主相助,朕还有何忧?来人,摆宴!今日朕与诸位爱卿和灵官殿主不醉不归!”

    于是,别宫中大摆筵席,天庭诸神觥筹交错,欢声笑语不断,宴席上,多有神圣向灵官殿主敬酒。

    灵官殿主来者不拒,悉数畅饮,又有神圣趁着酒劲,上前躬身询问道法神通,灵官殿主爽快至极,无所不答。

    一时间,主宾皆欢,笑声如雷。

    正在酒酣耳熟之际,昊天帝侧身询问,笑道:“殿主,你年长,我称你一声道兄。敢问道兄,这世间成道之法有几种?”

    灵官殿主喝得上头,道:“老弟,成道法共有四种,第一种便是最正统的道境成道法,乃是老师所创。第二种便是玉京成道法,又叫以力成道,属于借力,借玉京城之力,属于偏门。第三种便是二公子所创,叫做归墟成道法……”

    昊天帝心神大震,却不动声色,道:“敢问这归墟成道法,是如何成道?”

    灵官殿主正要说话,突然脑后漂浮的三枚道果中,居中的那枚道果咔嚓一声裂开!

    一道剑光突如其来,从那枚道果中射出,嗤的一剑将灵官殿主的头颅斩落下来!

    灵官殿主正在捧着一个巨大的酒杯,脑袋就这样掉入酒杯中,发出咕咚一声,酒水混着道血四溅!

    那剑光犀利无匹,宛如开天之剑,剑光横扫四面八方,霎时间便将昊天帝的别宫一分为二!

    这一剑过去,殿中诸多神圣纷纷缩头,匍匐在地,躲避剑光,也有不少人来不及躲避,被一剑削去脑袋!

    昊天帝怒喝,起身,抵挡剑光,他刚刚挡住剑光,便见灵官殿主手中捧着的那个巨大的酒杯中,脑袋嘭的一声炸开,化作一片混沌之气!

    混沌之气从那巨型酒杯中冉冉升起,苍茫之气中一个身影走出,将混沌之气吸收,那身影如同混沌之气所化,耳鬓花白,眉目与秦牧一样。

    而灵官殿主身后,被剑光裂开的道果中,又是一道剑光飞出,被那混沌之气所化的秦牧抓在手中。

    灵官殿主措手不及,急忙催动道果道花,定住肉身肩头的伤口,免得被剑光入侵到肉身之中!

    “吾少多奇节。”

    那秦牧舞剑,剑光如同匹练,横扫四面八方,飞起的别宫下,五帝座的五大高手嗤嗤中剑,鲜血横飞,五位帝座强者倒跌飞去!

    秦牧反手一剑点在太初眉心,太初立刻长身后退,竖起一根指头挡在眉心,敌住剑光。

    “颇揶揄、玉关定远,壶头新息。”

    那混沌之气所化的秦牧长吟不绝,剑光纵横交错,大闹宴席,一时间一个个天庭文武重臣纷纷中招,有人被剑光洞穿肉身,被钉在地上,一路滑行,有人元神刚刚出窍,正欲施展神通攻击,便被一剑刺穿!

    昊天帝腾空扑至,长袖飘荡,向那混沌之气所化的秦牧攻去。

    他一出手,其他文武重臣便不敢上前围攻,只见两人身形飘飞,很快成片成片的宫殿崩塌,文武群臣纷纷躲避,多有躲避不及的,有人被昊天帝拍飞,在空中如同风车般旋转,有的则被剑光穿体而过,喋血倒地。

    “一剑防身行万里,选甚南溟北极!”

    那混沌之气所化的秦牧在别宫中来去如光如电,不与昊天帝正面交锋,而是攻向那些文武群臣。

    太初从一侧杀来,与昊天帝堵截那秦牧虚影,然而秦牧虚影不与他们正面抗衡,一触便走,时而化作混沌之气,时而显形一剑伤敌!

    “酒肠诗胆新来窄。向西风、登高望远,乱山斜日。安得良弓并快马,聊与诸公角力。”

    秦牧歌以咏志,趁乱大杀四方,一时间,别宫人心惶惶,天庭文武百官纷纷四散而逃。

    突然,灵官殿主镇住伤势,身形一闪,横身挡在那秦牧虚影身前,一掌拍出,秦牧嘭的一声炸开,化作一团混沌之气。

    那混沌之气正欲凝聚,灵官殿主挥袖一兜,将所有混沌之气兜在袖筒里!

    灵官殿主五指摊开,袖筒中混沌之气流出,流入他的掌心。

    灵官殿主重重一握,混沌之气嘭的一声炸开,内藏的剑道神通被他生生捏爆!

    他肚脐处龙头怒吼,忿怒异常:“七公子——”

    “你敢如此戏耍我,我定要让你知道何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终极虚空,秦牧寻到太易地理图标记的位置,四下看去,不禁有些狐疑,只见虚空空无一物,这里没有任何东西。

    “甚至连冷寂之风也没有,这才是古怪之处。”

    他眉心竖眼张开,四下里张望,将这片终极虚空看得通透。

    突然,他眼睛一亮,眉心竖眼中一道光芒照出,目光所照之处顿时终极虚空缓缓退去,露出一片小小的大罗天。

    那大罗天小的可怜,只有方丈之地,一间草庐,庐后一株老树而已。

    ————抽奖最后两小时了,十点就结束了!还没有参加公众号抽奖的书友,请尽快啦!关注宅猪公众号,参加抽奖,试试自己的手气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