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牧神纪) > 第一七二二章 夺势,第一战!
    无忧乡的大军到来之时,天庭的反扑异常凶猛。

    自从天庭来到元界之后,自始至终都是天庭占据攻势,虽然有胜有败,但大势未曾变过。

    而现在,无忧乡和延康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主动来攻,企图扭转大势,这对于天庭任何将士来说都是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

    无忧乡推进到天庭大营前方时,天王黄天玺便坐不住率领一众大军杀出,天庭的大军如同潮水一般涌来,遮天蔽日!

    抬棺的无忧乡力士站在最前面,看着迎面冲来的天庭虎狼之师,各种道法神通从敌营中如同突然掀起的万丈神光狂潮向他们涌来,那场面简直令人绝望!

    伴随着天庭将士的神通一起涌来的是数以万计的神兵,那些宝物穿梭在神通的狂潮之中,神兵不断变化,神威莫测!

    无忧乡的天神力士们额头上挂满了豆大的汗珠,却一动不动,静静的等候樵夫闻天阁的命令。

    他们对樵夫闻天阁有着莫名的信心,哪怕是面对这等恐怖场面,他们的信心也丝毫不减。

    天庭将士的神通与神兵狂潮速度极快,距离他们越来越近,然而樵夫圣人还是没有下令。

    神通与神兵狂潮百里距离一晃而至,离他们只有百丈左右,而神通狂潮后方便是东天王黄天玺的虎狼之师!

    就在此时,他们身后,樵夫声音传来:“开棺!迎战!”

    那些天神力士奋力推开棺椁,突然道威涌出,世界树升腾而起!

    秦牧端坐在树下的棺椁中,一动不动,突然他的体内神藏领域爆发,呼啸膨胀。

    黄天玺乃是天庭的东天王,是可以与四色大帝抗衡的存在,秦牧与三公子四公子对决之时他也陷落在秦牧的领域之中,对秦牧的神藏领域有着很深的阴影,见到秦牧领域爆发,不由暗道一声:“我命休也!”

    不过秦牧的神藏虽然铺张开来,将黄天玺的大军纳入神藏之中,但是神藏领域却没有运转,而是一股脑将无忧乡的大军囊括在其中。

    无忧乡的将士们经历了数十场大大小小的战争,更经历了无忧乡破灭之战、撤退延康之战和岚枫守卫战,只剩下二十万众。

    相比天庭动辄便是千万大军,这点军队连塞牙缝也不够!

    此刻这二十万众将士站在秦牧的领域之中,顿时像是身前身后左左右右都长满了眼睛,对天庭的任何神通都洞若观火,甚至比洞若观火还要清晰!

    他们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天庭神魔的神通的方方面面,甚至可以看到每一个神通的内部,清晰的看到每一种神通的构成。

    不仅如此,即便是天庭祭起的神兵,也被他们看得一清二楚,神兵中的符文变化,运行规律,神兵内部构造,蕴藏的阵法,都历历在目!

    这正是秦牧的神藏的妙用。

    将士们立刻各施手段,在天庭大军的神通和神兵冲击到无忧乡力士和秦牧棺椁之前,将第一波攻势悉数破去!

    嗤嗤嗤——

    抬着秦牧棺椁的那些天神力士脸上、身上被神通余波和神兵碎片划过,破开一道道伤口,却依旧抬着棺椁一动不动。

    有人甚至被利刃碎片穿胸而过,但依旧站在那里。

    “牧天尊!”

    天庭阵营中,各路大军的首领正在率军冲出大营,见状纷纷停下冲锋之势,抬头张望,惊疑不定。

    黄天玺也立刻止住大军冲锋的势头,惊恐的看向前方坐于棺中的秦牧。

    随着黄天玺大军的第一波攻势被破去,神光散开,无忧乡的阵营变得清晰起来。

    只见秦牧的神藏领域虽然铺开,但是却有五十根巨大的柱子闪烁着寒光,将他的三十三重领域洞穿!

    那是五十口戮道神钉!

    戮道神钉定住秦牧的神藏领域,贯穿的不仅仅是秦牧的领域,还有三公子在他肉身中留下的五十个伤口。

    秦牧的神藏如同一个独立的宇宙乾坤,与肉身是一体,五十口钉子穿过他的肉身,同样也穿过他的神藏。

    不仅如此,七公子给他留下的五十个伤口,也深深的烙印在他的神藏中,但是却被那五十口巨大的钉子穿过,压制住伤口中的道伤。

    他的伤势,远比看起来严重!

    这让天庭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天庭大营中心,昊天帝长松一口气,飞速向前冲出两步,脸上浮现出又惊又喜的神色,哈哈大笑道:“牧老贼,你也有今日!众将士,听我号令,给我踏平逆贼!朕要用这些反贼的头,挂满朕的宫殿!”

    秦牧给天庭最大的阴影便是他那古怪莫测的神藏,秦牧与两位公子一战,神藏领域几乎将天庭所有人的信心信念击垮,倘若秦牧还可以催动神藏的威能,那么这一战根本无人能够与之抗衡!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秦牧不再高深莫测,这次无忧乡主动出击,反倒将秦牧神秘的一面败坏得一干二净,让天庭的将士不再畏惧秦牧的神藏领域。

    天庭各路大军顿时出动,黄天玺当先一步,率军冲上前去,高声道:“灭掉无忧乡,活捉牧天尊!”

    他麾下的将士们亢奋得脸色通红,高声叫道:“活捉牧天尊——”

    樵夫闻天阁催动元神引,同时传令无忧乡各军,无忧乡各军阵势变化,纷纷腾空而起,落在秦牧的世界树上。

    世界树的枝叶摇曳,分别处在不同的虚空之中,樵夫布下阵势,陡然大喝:“抬棺,前进!”

    那些天神力士奋力抬起棺椁迈步迎着黄天玺大军走去,两拨大军还未肉身近战,空中便已经是各种神通碰撞的战场,天庭与无忧乡的神通在空中激荡,神兵与神兵碰撞,璀璨非常,光彩夺目!

    天神力士们抬棺奋力前行,神通余波与神兵碎片在他们四周咻咻作响,有的从他们体内穿过,有的洞穿他们元神,不断有力士倒下。

    每当此时,便会有无忧乡的巨人走下世界树,接替死掉的力士,继续抬棺前行。

    无忧乡将士占据神藏领域的优势,破解对方的神通神兵,更有各军将领的神通神兵杀出对方的神通大幕,斩杀敌将,让东天王大军的将士死伤惨重!

    然而东天王大军的数量实在态度,而且占据了境界优势,还是有不少神通攻入,世界树的三十三重天上,不断有无忧乡将士的尸体落下。

    双方大军越来越近,世界树的树叶上,烟云兮的坐骑,驴魔王吕诤化作驴首人身的魔神,恢恢笑道:“小黑猫,鱼儿和老牛,你们不用怕,有我在一定能保护你们周全!”

    他的一只眼已经瞎了,是在无忧乡之战中被敌人所伤。

    黑虎神手抓两柄大斧,哼了一声。他的脸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从右额头一直划到左下巴,这也是无忧乡一战中留下的伤。

    两条小红鱼则化作两个大红色衣裳的夫妇,身上也多有伤口。

    牛三多人立起来,鼻孔喷烟:“吕诤,你还是当心自己吧。老子可是当年太初亲自封的金吾卫,大闹天河打过古神的存在!”

    轰!

    无忧乡大军与东天王大军碰撞,抬棺力士首当其冲,只一瞬间便死伤大半,前方的力士被杀,倒地,后方的力士立刻承受葬道神棺的所有重量,被压得眼耳口鼻喷血,肩骨被压得粉碎,却依旧死撑着不倒。

    然而世界树立刻倾斜,前进的道路受阻,世界树上的所有将士身形不稳。

    樵夫声音传来:“吕诤,牛三多,你们去抬棺前行,一定要守住棺椁,把牧天尊抬到天庭的大营!”

    五人立刻从树上冲了下来,吕诤嘿嘿笑道:“哥几个,我会保护你们的,你们修为弱,不如我,我挡在最前面,你们不用担心我,我有萝卜!”

    五人抬起葬道神棺,吕诤怒吼,一身筋肉隆起,弓着背挡在最前面,抬棺前行。

    东天王无数神魔杀来,帝译月立刻飞身而下,迎上黄天玺,擒贼先擒王,她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格杀黄天玺,大破东天王大军,才有可能保住无忧乡其他将士!

    “帝译月,你也配做开皇?”

    黄天玺哈哈大笑,丝毫不惧,脑后一座座天宫浮现出来,结成小天庭:“你低了我三个半境界,不是我的对手!你是开皇时代天分最高的人,也是半神,为何要帮助人族?”

    “原来你也知道我是四万年来天分最高的那个人!”

    帝译月叱咤一声,两人神通针锋相对,身形一错而过,错开的一瞬间,帝译月左臂脱落,被黄天玺斩断。

    同一时间,帝译月身后浮现出一片浩瀚祖庭,四大天门正反而立,瑶池瑶台道韵深长,斩神台煞气腾腾,天海如镜,波澜不生,九狱台深邃如渊!

    她的祖庭中已经浮现出四大矿脉的虚影,只有太易矿脉没有显现,四大矿脉中四种大道的霞光冉冉升起,帝译月的元神汇聚霞光,与她的身体逆向而行,只一瞬间便破开黄天玺的小天庭,唰的一声从黄天玺的凌霄宝殿穿过!

    凌霄宝殿中,黄天玺元神轰隆一声爆开,化作齑粉。

    黄天玺尸体仆倒在地,随即被乱军淹没。

    帝译月没有去捡自己断掉的左臂,止住血向前冲去,杀入敌阵。

    等到她冲破东天王大军之时,只见前方天庭各路大军正在汹涌冲来。

    “这一战,一定要冲破天庭大营,把牧天尊的棺椁,放在天庭大营之中!”

    帝译月单臂握剑,元神在四大矿脉中漂浮,看着涌来的天庭各路大军:“只有世界树矗立在天庭大营之中,无忧乡才算是破开天庭锐气的尖刀!”

    轰!

    天庭又有一路大军涌来,将她淹没。

    帝译月的身影如同波涛汹涌的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在惊涛骇浪间若隐若现,始终没有被大浪吞没。

    轰!

    又是一路大军涌来,接着便是第三路大军涌来,世界树上,闻天阁一声令下,烟云兮、帝释天、武斗天师等人纷纷杀下,支援帝译月,众人在血浪中破浪前行,无数敌人的尸体在血浪中翻飞。

    “祭北天门!”敌营传来一声大喝。

    一座天门立起,冷风呼啸,迎着世界吹来,冻结一切。

    抬棺的吕诤等人不禁打个寒战,头脸上挂满了冰渣,这座天门是祖庭中的圣地北天门,被天庭直接搬来,作为镇压一切的神兵与世界树对抗,试图用北天门压垮秦牧的神藏,止住无忧乡前进的脚步。

    与此同时,攻到世界树下的天庭将士疯狂向树上攀爬,已经杀到世界树的一片片树叶上。

    而抬棺的吕诤牛三多等人更是险象环生,吕诤用背去扛葬道神棺,腾出双手厮杀,牛三多用肩头扛着葬道神棺,也腾出手来,他们只觉四周都是敌人,到处都是攻来的神兵利器,杀不尽杀,挡无可挡,不知道这一战何时是个尽头。

    突然,北天门四周的天庭大军,无数神魔成片成片的倒下,毫无征兆,天庭柱史手握通天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像是感应到什么,脸色大变,怒吼道:“敌袭!来自幽都,钻入我们的生死神藏!当心敌人刺杀我们的元神!”

    他的天宫轰然浮现,一口帝阙神刀掠过他的凌霄殿,斩杀他的元神!

    冥都天王田蜀震动帝阙神刀,刀光耀眼,随着刀光震动,死者生界的石碑浮现出来,酆都阎王率领酆都鬼神,从幽都中杀入天庭各路神魔的生死神藏之中。

    田蜀身躯越来越大,双腿一分,站在北天门的两道山脉的山顶,厉声道:“前进——”

    吕诤、牛三多、红鲲夫妇和黑虎神等人奋力扛着棺椁向前冲去,四周无数天庭将士涌来,尸山血海。

    这一路上的战斗不计其数,无忧乡将士死伤也不计其数,终于,他们来到天庭大营前。上方,无数神通和神兵砸下,无忧乡将士奋力抵挡,不断有人被杀,从世界树上跌落。

    大营城墙厚重,吕诤叫道:“我抬棺材,老牛,你去破城门!”

    牛三多冲出,怒吼连连,肉身越来越大,筋肉狰狞隆起,双拳轰在城门上,城门城楼轰隆震动。

    天庭将士从城楼上跳下厮杀,人数越来越多,与此同时无数天庭各路将士从四面八方涌来。

    吕诤背扛棺椁,厉声道:“小猫,鱼儿,我来挡着,你们护住老牛!”

    黑虎神和红鲲夫妇立刻不再抬棺,奋力厮杀,保护牛三多安全。

    牛三多疯狂砸城门,城门始终不破,突然他怒吼不绝,低头向城门撞去。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城门四分五裂,城楼坍塌,牛三多两角齐断,头破血流,却露出笑容,高声道:“驴子,城破啦,城破啦!抬棺进城!”

    吕诤背着葬道神棺,弓着身子一动不动,身上插满了各种神兵。

    “驴子!”

    黑虎神杀退涌上来的天庭将士,冲上前去,只见吕诤瞪大独眼,已经气绝,他嘴边的人参娃娃只剩下萝卜头,还剩下一口气。

    萝卜头是吕诤的好友,虽然他经常吃萝卜头,有事没事总是啃一口,但是他不忍心吃掉萝卜头,那样会要了好友的性命。

    “抬棺入城!”黑虎神抹去眼泪,向红鲲夫妇吼道。

    抬棺的只剩下他们三人,葬道神棺太重,三人被压得吐血,牛三多在前方开路,以肉身挡住无数涌来的神魔的攻击,为黑虎神三人撑出一条血路。

    终于,他们来到了城内。

    远处,延康的神城上,灵毓秀看到世界树进入天庭大营,举起的手臂终于落下,如同一口剑斩落。

    延康的各路大军轰然出动,浩浩荡荡向天庭大营杀去!

    ————大章!一不留神写了四千五百字,不忍心分成两章啦。为驴子和战死的将士,泪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