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437章 雪中炭
    两枚龙钢爆弹的奇迹立功让这场后冠镇之战的持续时间可以用短暂来形容,无论是野火、龙晶还是普通爆弹的余量都还撑得起一两场中等烈度的战斗,唯一需要注意的便是光明使者和可出击士兵的数量。

    四散在雪地和尸鬼们残躯中的龙钢破片想再回收是痴人说梦,但那些仍然完整的光明使者却因为箭杆包金且造型与普通箭矢截然不同而可以找寻。因为火灾和混乱等实际困难,士兵们在一番粗略搜索后最终也只凑到了十九支箭,算上那由普通瓦钢制成充数的六支、仍保存在长城沿线未沦陷要塞中的十几支。最终,守夜人们还有三十多支能直接用来对付异鬼的武器。

    在城防战中,轻伤员、半大少年、健壮些的中青妇女甚至行动不便的巨人都可以参战,但若是要主动出击,那就必须得完全健康、身强力壮且经受过军事训练、能明白理解战术命令的成年人类才可以胜任了。即使在实际审核中略微放宽条件降低门槛,整个后冠镇眼下能满足要求的也仅剩下三千出头,考虑到敌人可能的杀回马枪操作、城镇内部的基本治安维稳,还得留一定数量的可靠之人,最终能用的不过三千。

    好在,长城沿线剩下的一堆要塞中也能凑个两千出来,合计一下,这场南征追击作战,艾格可用的兵力大概能到五千。

    ……

    从道理上来讲,等长城沿线部队赶来汇合,女王也骑龙返回赠地再出发是最保险的方案,但残余的尸鬼异鬼不等人,丹妮莉丝的三条龙也没法载几千士兵。每拖片刻,敌人就距后冠镇越远一寸,离人口渐密的北境腹地更近几分——能在异鬼杀伤到平民以补充自身前拦住它们的希望就越渺茫。后冠镇大部队带着战备和粮草立刻先行出发,让长城各处小股士兵轻装追赶,让能飞的女王找他们汇合,才能将时间利用到极致,将胜算提到最高。

    动员后冠镇仅存的全部畜力来运送战备和粮草,并飞鸦传信长城沿线各要塞立刻派精锐部队带剩余龙钢箭轻装沿国王大道南下集结后,艾格让选定此次带去追击残余异鬼的士兵们聚到了东门外的雪地中,开始集结整队。

    ***

    接受“英雄”和“预言之子”的人设有什么缺点?

    零零碎碎的烦恼不作数的话,那大概只有一条毫无争议:当真的大难临头时,这个英雄咬着牙也得站出来扛——不管扛不扛得住。

    作为守夜人军团总司令和赠地之主,艾格尽可以派人去塞北巡逻、去海豹湾除冰、去大峡谷挨冻甚至去寒冰湾帮北境人造船……依靠着巨大的名气和威望,他下达的任何命令,产生的任何设想、规划,都能事半功倍地被传达实施、付诸实践、转化为现实。

    但他不可能将守卫后冠镇、追击残余异鬼这种最后的压轴大戏也让别人来演。

    这些不是细枝末节的琐碎杂务,而是事关“给我上”和“跟我上”差异的原则性区别了!

    若他在昨夜的后冠镇保卫战中也呆在内堡里遥控指挥,素质参差、人心不齐的守军根本不可能发挥出超水平的战斗力;若他连追击南逃之敌都指派手下将领负责而非亲自率领……被挑中的士兵们愿不愿意乖乖去“送死”是一个难题,就算赢了——也不是他的功劳。一旦人们开始问:“你这个预言之子、传说中的大英雄,到底干了些什么”,难道他能用平日里处理的政务、筹措的粮草军备这些本就是他职责的事情来做答案?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

    披挂着全副铠甲,艾格心中无奈地叹息着,但面对着已经挤挤攘攘聚集到一起的三千后冠镇“精锐”,脸上却很快做出一副大义凛然、随时准备慷慨就义似的严肃表情。

    这回他们要做的不是被动防御而是主动出击,这是预案里没有过的额外内容了。他得在出发前进行一场战前动员,这很有必要。

    “英勇的赠地战士们!”艾格全力高声道,确保自己的声音让每个人都听得到,“昨夜,我们齐心协力,打赢了一场人类史上前所未有过的伟大战斗。击退了十倍于我们的非人之敌,并对它们造成了甚至超过赠地全部人口数量的杀伤,给了这帮鬼东西一个狠狠的耳光!”

    “但今天,我又不得不做一个很艰难但必须得做的决定……在仅仅不过几小时的休息过后,便拉着你们这些勇士继续战斗——主动出击,去追昨夜被我们击退的那帮残敌!”

    在士兵们的哗然惊呼和议论声里,艾格再次加大音量:“可我想强调的是:这场凶险无比的南征,不是为了拯救或保护任何人,而是为了我们自己!”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要对这帮混杂着山地氏族和塞外民的粗人宣扬什么“为维斯特洛人民服务”的大义无疑是白费功夫,闹不好队伍分分钟都要散。艾格选择了最直接地分析利害,解释这么做的原因。

    “我和大家一样,渴望能躲在后冠镇的围墙内安安逸逸地睡一觉,期待再醒过来便能听到异鬼们已经被彻底消灭的好消息。遗憾的是,这不可能!”艾格用上了痛心疾首的语气:“那些软弱的‘南方人’,根本不知道他们即将面对的敌人的厉害!无论是心理、生理乃至战术和装备上,他们都完全没做好准备!尽管很不希望这是真的,但事实就是——这片大陆乃至整个世界,都只有我们,才能打得赢那帮该死的鬼东西!”

    这番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基本是实话的连吹带捧顺利勾起了士兵们的豪情,不少战士拍着胸口叫起好来,压过了质疑和惊惧的嘀咕。

    “在场有许多新赠地民,从数年前开始就在长城北面与这些怪物作战,没人比各位更了解我们的敌人。那群该死的妖魔鬼怪,只要不彻底摧毁消灭,哪怕留下一只,也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我们今天贪图一时的安稳舒适放任他们南下,明天就会有成千上万的南方人被他们杀死并转化为新的敌人。无论尸体生前多么愚蠢软弱、顽固或无能,变成活死人后却都一样难缠!若不想在数月之后的某天醒来发现被几十上百万的尸鬼们给淹没,我们今天就必须咬牙追击,并彻底击败它们!”

    “这一战,既不是为了我这个守夜人总司令的荣耀,也不是为了南方的哪位大领主和国王的子民,而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和大家的妻子儿女,确保我们的后代仍有在这片土地上呼吸和沐浴阳光的权力!”艾格拔剑指向天空,为自己的简短战前动员做了最后总结,“敌人想要冰封我们的土地,伤害我们的亲人,奴役我们的躯体……我们就彻底消灭它们,一个不留!”

    “一个不留!”

    “一个不留!”

    在早已融入人群的后勤部军官们当托带头下,很快,在场的士兵们不管情不情愿都拿起武器应和起来,后冠镇围墙外顿时响起了不甚整齐但还算有气势的高呼声。

    这阵喧闹持续了十秒、二十秒……艾格开始摆手示意肃静,好正式下令出发。但场面不知怎的就是静不下来,过去一分钟了还有人在议论纷纷,音量反倒越发鼎沸起来,把艾格弄得既是尴尬又有些摸不着头脑:打完大胜仗士气正盛可以理解,但此行主动出击毕竟凶险无比,怎么这帮糙汉子反倒还兴高采烈的,搞得好像自己这场动员演讲不伦不类似的?

    又几秒后,艾格在旁边侍卫的提醒下搞清楚了原因:在自己背朝着的南方天空中,三个黑点出现在灰蒙蒙的阴云背景下,仅这众人齐声高喝的几十秒就已经接近到能看清形状的程度——士兵们忽然变得热烈的反应,不是为自己这通连草稿都没打的“精彩”演讲,而是为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及时出现、称得上是雪中送炭的女王……或者说三条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