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廷 > 第七十二章 夜半敲门
    周正只是淡淡的看了柳本溪一眼,继续出门,如常下班。

    周正来到魏希庄这个偏僻的院子,被便衣锦衣卫领进去,带到了李实的窗外。

    魏希庄与周正并肩站着,看着里面的李实,低声冷笑道:“这老小子起初还不老实,我稍微上点手段,乖的跟孙子一样!”

    房间里的李实,呆坐在椅子上,脸上没有了以前的高傲,冷酷,取而代之的是枯槁,灰败,两眼无神,神色有着强烈的不安与恐惧。

    周正知道这样的人极度无耻,为了活命什么都可以不要,低声道:“你到底打算怎么处置他?”

    魏希庄眉头皱了下,道:“不能再关了,已经有人点我了。”

    周正神色微讶,道:“谁?”

    魏希庄却摇头,道:“是我们都惹不起的人。”

    周正若有明了,他们抓李实并不多隐秘,肯定有人注意到,在那些人看来应该是阉党的内讧,加之魏希庄身份特殊,这才没有发作。

    也就是魏希庄,若是换了旁人,怕李实早就被救出,周正已经在大牢里等着问斩了。

    周正思索片刻,道:“放出去,你确信能控制住?”

    李实到底是内监,又有魏忠贤做靠山,一道弹劾奏本参死了多少人,甚至差点灭了东林党,这样一个人放出去,稍微用点手段都够魏希庄与周正受的。

    魏希庄却淡淡一笑,目光看着李实,冷芒跳动,道:“你放心,这个老小子敢不听话,我绝对让他活不过一天!”

    李实着实惹怒了魏希庄,若不是李实真的杀不了,魏希庄在周记可能就真的杀了。

    周正见他如此有信心,便不再多说这个,道:“我明天会带人查封李实的一些商铺,掩人耳目,其他的,我会让成经济暗中‘买下’,动作尽量在暗处,行动快速,神不知鬼不觉。”

    魏希庄道:“嗯,他那个徒弟,那个如夫人也都被我吓唬住了,有他们帮忙,事情会顺利很多,无非是左手倒右手,这种事很普遍,你不用那么谨慎……”

    周正做事向来谨慎,不肯出一丝纰漏,道:“这么大一块肥肉,不能引来其他的狼。你也稍微动一动,捡不重要的下手,样子要做给人看,吃相不能太难看……”

    魏希庄向来不喜欢这种麻烦事,摆了摆手,道:“明天我让老何去你那个牙行,跟那个成经济一起,先处理了京城内的,过一阵子再处理京外的。”

    周正点头,又看了眼精神恍惚,显然被折磨的不轻的李实,道:“上官勋的事怎么处理?”

    魏希庄也看着李实,道:“放心吧,我已经安排好了,李实出去后就会找个理由将上官勋剔除逆党案名单,这种事很常见,一个小商人没人注意。到时候,你再写份奏本,夸夸李实,给他在宫里有个台阶下,皇帝也不会在意,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周正思索着,嗯了声,现在吏治崩坏,纲法无存,别说一个被冤枉的小小商人,再大的官,只要银子够了,都能摆平。

    魏希庄说完这个,忽然又道:“幕后之人查的怎么样了?”

    周正眉头皱起,沉吟一声,道:“拿不准,中午回去的时候我稍微试探了下,还不能确定。”

    魏希庄学着周正嗯了声,道:“这个人能力不小,不要打草惊蛇,先将你这个困局解了再说。”

    周正顿了下,道:“好,天黑了到周记咱们再合计一下具体的行动方法以及时间,配合要稳妥,不能让人钻空子,摘了桃子。”

    魏希庄一听,顿时双眼一睁,道:“我看谁敢!”

    里面的李实似乎听到了,吓的浑身一机灵,缩在椅子上,瑟瑟发抖。

    周正看着李实的不堪模样,知道魏希庄怕是下了狠手,又说了几句便离开这个院子,回到周记。

    周正简单的查了查今天的销售,生产情况,见没什么问题,便上了二楼。

    周正坐在椅子上,拿出纸张,笔墨,轻声自语道:“是时候推出新产品了。”

    虽然李实让周正一夜暴富,但这种暴富只是运气,他需要更为持久的金钱来源。

    周记的运作已经日渐成熟,正在不断扩大,现在需要不断的有新产品的刺激,推动销售网络的扩大,以快速形成规模,不断的增加利润。

    周正思索着,慢慢写着。

    没多久,魏希庄,成经济,顾及池,何齐寿等人就来了,在周正这二楼,商议了半天。

    确定好具体行动计划后,周正便如常的回府。

    天色已晚,周正本来打算直接回房,看着周清荔的书房灯亮着,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

    父子俩隔桌而坐,手里各自抱着茶杯。

    周清荔听完周正在都察院对李恒秉的试探,黝黑的神色若有所思,道:“现在看来,李恒秉遇到的事情对他打击不小,让他很是消沉。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他做的,还得再看。”

    周正神色平静,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大明官场这潭水实在是太浑了,谁也说不清忠奸,今日慷慨激昂,明日奴颜婢膝早已经司空见惯,在大明每时每刻都在上演。

    周清荔看着周正熟悉陌生的脸角,眉头皱了皱,道:“你的动作要尽可能的轻缓,不要引起其他人的注意。魏希庄位卑言轻,吓唬旁人可以,阉党那些人,未必在乎他。”

    很显然,周清荔已经察觉到周正的一些事情与想法,在他看来,与魏希庄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一着不慎就可能被拖下水,万劫不复。

    周正转头看向周清荔,双眼清澈,坚定,道:“我知道分寸。”

    周清荔还是很担心,却没有说出口,闲聊几句,便说累了,早点休息。

    周正出了周清荔书房,回到他的房间。

    周正没有如往常的看书练字,而是躺在床上,想着近来的事情。

    李实被他控制住,至今让他还不能够冷静,精神紧绷。

    明天,李实就会被放出来,周正也要对李实的产业接手,这令他紧张又很是兴奋。

    走到这一步,周正已经有些许的力量,对大明朝局产生微不足道的影响了。

    哪怕再微不足道,那也是他的力量!

    啪啪啪

    周正神游,忽然间,门外响起轻轻的敲门声,同时伴随着清脆的女声:“二少爷。”

    周正一怔,抬起头看向门,他听出是谁的声音——上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