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斩龙 > 章节目录 第0304章 惊疑
    时间太急,徐冰弄来的木箱有大有小。大的木箱能装三四十公斤的黑火药,小的就只能装几公斤而已。当郭娇驾驶‘三翼机’从城中飞出来时,头一个被丢下去的最小的木箱,用来估算投掷效果。

    当木箱投掷时,徐冰特意让郭娇降低飞行时速,以此提高命中率。可不管怎么降低,‘三翼机’好歹也是有个七八十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这已经比地面的马匹最快速度高出一倍有余。

    由于没有速度计和高度计做参考和计算,徐冰估算的提前量太小。以至于一丢下去,木箱落地距离和预想偏差太大——本想炸领头的莽古尔泰,可箱子却砸在后头跟进的女真精兵脑袋上。

    一千名女真精兵,过半是莽古尔泰正蓝旗的蛮子。这些人并不是列阵冲击,而是分成十几列齐头并进,前后间隔十来米,拖出两里地的队列长度。一个木箱炸弹丢下去,对碰撞敏感的雷珠落地后将黑火药引爆。

    轰的一下,地面烟尘飞腾。

    炸死多少人是不知道,可这毫无预兆的爆炸足有七八级术法的威力,造成的响动把做梦都想大抢一把的蛮子们震的瞬间身体发凉。正在加速的马匹受不了这份冲击,纷纷扬蹄止步,嘶鸣不已。

    好些蛮子在马背上措不及防,被躁动的马匹直接掀翻。还有不少马匹被吓的掉头就跑,不管骑手如何抽鞭都控制不住。

    这一下爆炸来的太过突然,简直就是当头棒喝。后头跟进的女真精兵连忙勒住缰绳,莫名惊诧。可他们前后队列正好是一条直线。

    空中观察的徐冰虽然对没能炸中莽古尔泰有点小小的遗憾,可看到后头的女真蛮子越聚越多,她干脆将储物袋里的木箱一个一个的丢下去。

    “看我天女散花!”徐冰也是欺负人,手持储物袋就在百米高度直抖落,基本上一秒丢一个木箱下去。木箱还一个比一个大。地面的爆炸也成一条直线,轰轰隆隆。

    到最后一个木箱也最大,威力堪比九级术法。炸开后的烟尘翻滚腾空,内部掺杂的石子爆射,犹如喷出枪膛的炙热子弹。

    烟尘相连,犹如在地面铺了一层灰乎乎的地毯。地毯内是鬼哭狼嚎,四处乱窜的女真蛮子。而由于惊恐中四散躲避,加之烟尘遮蔽视线,等‘三翼机’快速飞走,地面的蛮子竟然还不知道袭击来自头顶之上。

    女真精兵们正在四散奔逃,从天空看下去犹如一窝被灌了沸水的蚂蚁。造成这一幕惨剧的两个女人却是哈哈大笑,开飞机的郭娇就兴奋的喊道:“下次让我来丢,我也要丢炸弹。这真是太好玩了。”

    郭大小姐觉着好玩,地面的莽古尔泰却是惊怖不已。他看看已经近在咫尺的抚顺南城门,在看看后头被炸的人仰马翻的手下骑兵,心中竟然是踌躇犹豫,完全没了主意——这到底是咋回事?眼看都要胜利了,为毛还出这个幺蛾子?

    不用看到天上的‘三翼机’,莽古尔泰也想到这定然是周青峰搞的鬼。虽然就要冲进城门了,可突然的爆炸给他提了个醒,谁知道城门那边又是什么东西在等着自己?战场上威风八面,所向无敌的贝勒爷这会竟然怕了。

    不但莽古尔泰怕了,后头跟着的其他三个贝勒爷也有点怕了。眼下大金国四大贝勒一起出动,堪称全明星豪华阵容。可这事到临头被人硬生生敲一棒子,心里憋的实在太难受了。

    四个人中,阿敏没跟周青峰交过手。他就对带头的莽古尔泰大喝一声,“现在怎么办?这雷鸣般的术法到底从何处来的?继续冲还是后撤?”

    莽古尔泰又看向抚顺南城门,原本慌乱堵门的兵卒这会竟然不乱了。看到来袭之敌竟然挨炸,他们也回过头来看得眼都不眨,津津有味。好些刚刚鸡飞狗跳要逃命的完全不是他们。

    “老八,你爱看三国,那蜀国宰相孔明是不是唱过一出空城计?”莽古尔泰忽然提问,“这城里到底有没有什么埋伏在等着我们?还是只是装个样子骗我们?”

    大金国的高级军官是拿《三国演义》当军事教科书的,黄太吉就特别喜欢钻研这本书。莽古尔泰这么一问,他也觉着心中惊悚。

    “我们中计了。前天古勒山一把火定然是要来激怒我们。想着我们绝不会咽下这口气,那周青峰就等着我们轻兵冒进。这城门的乱局定然也是假的。”

    不管是不是假的,是不是空城计,反正四大贝勒挨了一通炸后自己给自己找个台阶下。正所谓‘最强处亦是最弱’,莽古尔泰原本信心满满觉着自己长途奔袭定然是手到擒来。等着这份自信被打破后,他也不禁犹豫几分。

    尤其是看到抚顺城墙上泛起一层青光,这是城防体系启动的标志。四大贝勒再无怀疑,认定这就是一场陷阱,故意引得他们来上当的。

    黄太吉心中更有主意,沉声说道:“五哥莫要丧气,若是那周青峰真的手有余力,就应该趁现在我方阵势大乱出城反击。可他们却还是固守不出,这分明是实力有限。如今我们气势衰竭却也不用怕他,只是兵力太少不如暂且退向浑河南岸的抚顺关。

    我大金本就要来攻击抚顺,今日我们只当是先锋来袭抢占落脚之地。我们立马派人回报父汗,让他慢慢带人前来。我等只需紧盯城池,不让城里的汉人尼堪逃掉就好。”

    这个主意甚是稳妥,丧失攻击突然性后,莽古尔泰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毕竟这会抚顺城防亮起,让他去硬拼是绝对不干的。眼下老八的话好歹让他留了几分脸面,他冷哼几声后还是点头答应。

    一千人马前队变后队,又从距离抚顺南门两百多米外退了回去。城墙上的抚顺兵丁原本已经劫数难逃,却不曾想在鬼门关走一遭竟然还活了下来。一时间城墙上欢呼不已,很快全城都知道女真蛮子被击退的好消息。

    虽然隔着老远,可莽古尔泰还是听到这笑声。他扭过头恨恨的看向抚顺城,心中骂道:“等我父汗带大军前来,四面围攻,你们有城防又能如何?”

    只是往回撤退的路上,地面一个个被炸开的大坑却还是令人心惊。每个大坑周围都倒着几个乃至十几个跟随出战的女真精兵和他们骑乘的马匹,还有不少人马被炸的土头灰脸,手脚断折,狼狈不堪。

    关键这爆炸来的莫名其妙,真没人主意到百米空中快速飞过的‘三翼机’。黄太吉就站在最后一个大坑旁驻足良久,这大坑的爆炸威力已经堪比甚至超过九级术法。正好挨炸的话,四大贝勒捆一起也要吃大亏。

    “听说汉人修士秘术极多,这定然就是其中一种。回头还是要把谷元纬那厮叫来好好问问,我们既然要攻打明国,自然要多多了解明国才好。”黄太吉站在坑边发声,其他三大贝勒都不说话。他们过去都看不起大明的修士,要立刻扭转这个观念就觉着特别别扭。

    退回浑河南岸,一路上的村舍无不墙倒屋塌,成残垣断壁。不少地方一看就是坚壁清野刚刚被烧过。莽古尔泰的手下逮着一个偷偷溜过来想捡便宜的村民,一问之下便知道这坚壁清野的事在昨天就进行了。

    “我们昨天才定下袭取抚顺,周青峰竟然昨天就烧毁村舍,拉走人口和粮草,这摆明就是不给我们抢掠。除了随身携带的干粮,我们千人骑队没带任何辎重。眼下无人可掠,无粮可抢,那小子远在百里之外竟然由此算计,真是智多近妖,老谋深算。”

    得知抚顺城外的村子都被假冒的‘女真先锋’给毁掉,黄太吉对周青峰的评价又拔高几分。在他心里已经隐隐将其和诸葛孔明类比。

    莽古尔泰心里也带着几分寒意,毕竟昨天说要轻骑突袭前来报复的就是他,今天带队最积极杀来的也是他,刚刚挨炸损失最多的也正是正蓝旗的人马。而这一切,对手在他谋划时就开始有针对性的布置——这满满都是被人看透,受人算计,遭人压制的抑郁。

    女真骑队找不到可以居住的村舍,只能退回到抚顺关。哪里有不少军户的住所没有被烧毁,也有不少得到通知却不撤退的商人和兵丁被抓来为奴。正憋着一肚子气的女真蛮子们当场砍杀了几十人,肆意泄愤。

    找到落脚地后,莽古尔泰才有空来清点这次突袭的损失。这不点还好,清点后更是让他气的要吐血。他带出来的都是正蓝旗的精锐,可现在死的也是精锐。虽说当时骑队延绵足有二里地,被木箱炸弹一通地毯轰炸,还是有七八十号人被炸死炸伤。

    这伤亡差不多一成了,不可谓不惨重。不少伤员缺乏照料也是必死,惨叫反而影响军心。能活下来的也是残疾,再也打不了仗。

    唯一让四大贝勒可以安慰是马市上抢了不少东西,这都是有些胆大包天的商贩不停劝告,冒险要来交易。现在货物落入敌手,不少商贩自己也被抓为奴,乃至丧命。

    为今之计只能看努尔哈赤什么时候能来了?

    而就在抚顺遭到女真袭击时,求援的急件就不断发向沈阳,铁岭,开原,清河,乃至辽阳。这下整个辽东都知道抚顺发生战事。周青峰直接在急件中表示——‘赚钱宝’附带的条款中可不包括战争等不可抗因素。你们要是不来支援我,我可就要跑路不还钱了。

    整个辽东顿时齐声大骂——竖子尔敢?!

    不许跑,坚持住,我们立刻就来支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