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斩龙 > 章节目录 第0155章 敌对
    抚顺城西,林家客栈。

    这处客栈原本是一林氏客商创办,位置好,人流多,生意做得红火,结果被韩贵盯上给强占了。因为此地交通和食宿都方便,周青峰把自己的指挥点放在此处。

    眼下是人面妖假冒韩贵的第十天,也是顶替韩贵职务的第三天。城西这块地盘勉强算归于周青峰控制,街头巷尾都布置了周青峰的人加以监控。韩贵原本的人手都被清理干净,就连韩贵本人在榨干所有价值后被直接处死,运到城外掩埋了。

    韩贵的势力被周青峰连根拔起,今晚正是盘点清账,瓜分财产的时候。周青峰将一叠账目摊开放在傀儡鸟‘扁毛’面前说道:“你看一下吧。”

    扁毛用爪子翻了几页,却又歪着脑袋看向周青峰,“你小子那么鬼,该不会做假账吧?”

    周青峰跟着就嗤笑道:“你实力比我高一大截,该不会想独吞吧?”

    切,扁毛翻了个白眼,又随便翻了翻道:“你知道我不懂看账目的,就别拿这东西糊弄我了。直接说我能分多少钱吧。”

    周青峰将账目拉到自己身前,指着最后一份表格道:“我们一共搞垮了十五户人家,前前后后被我们弄死了二十多人。还有三十多人被我们控制,这其中多是女子和孩童,我也不忍心尽数将她们处死。暂且将她们收做仆役,送到我们控制的村子干活。”

    扁毛闻言就摇头,“我不要人口。”

    意料之中的事。

    “你不要,我可不会因此而补偿你。”

    “随便。现在人口不值钱。”

    “接下来是房产,店铺,田地,大大小小一共三十一户,两百多亩,其中韩贵个人就贡献了七户,一百多亩地。这些产业有好有坏,贵的能值五六百两,便宜的好歹也能卖个二三十两。我打算将其中一些价值不大的卖掉,大概能筹个五百两左右。”

    “产业我也不要,统统折现。”

    “若是折现,韩贵本人的就不算在其中,因为那是我个人拿下的。剩下的要折现的话需要些时日,目前只能给你一千两左右。这笔钱我现在就可以给你。”

    周青峰的手边就有个箱子,里头打开全是一锭一锭的雪花银。这是白天从王凯的银铺取回来的,是韩贵一系势力的全部存款,有三千多两。一锭五十两,一箱一千两,周青峰推了一箱子给扁毛。

    看到银子,扁毛的两只眼睛就开始放光。这只傀儡鸟乐哈哈的飞到箱子上,抓起一锭银子就嘎嘎直笑。周青峰看着有趣,继续说道:“韩贵和他手下的存银也应该分你一半,大概有一千七百两。”

    又是两个箱子推到扁毛面前,更是把它乐得怪叫不停,满屋子乱飞。它最后落在周青峰肩膀上喊道:“你小子还是挺够意思的,我喜欢。”

    周青峰获得收益以实体的房产田地为主,自己留下的银子还不到八百两,这点钱着实不多。他又扁毛说道:“韩贵这个身份还要时不时的出现,需要你经常过来帮忙。后续的收益也不会小,赚钱的事才刚刚开始。”

    一口气弄了近三千两银子,扁毛对这份收益很是满意。尤其这几日它借韩贵的身份威风八面,正在兴头上,对周青峰的要求自然是满口答应。

    来回数次,扁毛带着自己赚的银子振翅离开。徐冰看着这只傀儡鸟满载而去,靠近周青峰身边问道:“白银都给那只鸟了,我们也缺流动资金的。”

    “扁毛的存在对我们太重要,自然是要让它满意才好。”周青峰看看剩下的八百两,“尽快把一些用不上的资产卖掉回笼资金,同时我们该加强对目前地盘的控制能力,为下一步扩大收入来源做准备。”

    “那个什么沈阳富商王凯答应跟你合作了吗?”徐冰问道。

    周青峰摇头,“没消息,那个奸商没那么好对付,我甚至还得防着他反咬我一口。别人可能都没有来调查我们的动机,但王凯绝对有。我们的衙役反应有人这两天一直在试图窥探我们的底细,想搞清楚这次事件的背后缘由。这肯定是有势力觉着不对劲了。”

    “你打算怎么应对?”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然是做我们擅长的。我们既然要对整个辽东进行调查,就需要更强大的势力。眼下这二十来人怎么够?”

    宏图大业才刚起步,要做事多着呢。

    隔日。抚顺城西的几条街上都竖立了招工的牌子,包食宿,一个月给银五钱。男女不限。为了扩大影响力照顾不识字的穷人,还有人被雇佣了专门走街串巷的到处宣扬。

    这个大冬天要命的时节,有钱都买不到粮食的关口,竟然有包食宿的活?这实在太让人惊讶了。城市里饿晕头的饥民随时面临冻死饿死的命运,看到这种招工启事纷纷跑过来应征。

    穿着破衣烂衫的男女老幼很快就把招工点给挤了个水泄不通,人群挤挤嚷嚷,吵吵闹闹,深怕慢一步就找不到这样的好差事——至于这差事到底要干嘛?都要死的时候了,谁还在乎啊!

    杀人放火也得干啊。

    “排队,排队。”啪啪啪的鞭子凭空抽响,两个手拿铁尺的衙役出来维持秩序。招工点后头站着个女人,手插着腰大声骂道:“不听话的就给我抽,我们首长,东家从来不要不守规矩的人。”

    在鞭子的威胁下,一条长队排出老远。

    好几个拥挤争抢的男子被鞭子抽的远远躲避,走运排在第一的竟然是个抱着孩子的妇人。这妇人面色蜡黄,手脚枯瘦,看上去年龄不小了。她抱着的孩子在哇哇哭,可襁褓中哭声微弱,像猫儿似得叫,眼看就要不活了。

    队伍后的有人大声大声喊道:“这带孩子的妇人拦在哪儿干啥?她什么也干不了,还晦气。把她赶走别碍事啊。”

    抱孩子的妇人冻得浑身发抖,嘴唇发青,已经没办法张口说话,倒是眼泪在默默的流。听着后头有人要把她赶走,她作势就要跪下哀求。

    负责这招工点的正是周青峰的铁杆嫡系孙仁,同样是从死亡线上挣扎着被救回来的女子,看眼前这妇人就和当初的自己一样。她当即上前扶住道:“大姐,别跪了。我们东家是好人,会照顾你的。我身后的院子里有施粥的铺子,你进去吃饱了再说,给孩子也吃点。”

    招工点就设在韩贵抄家弄来的一栋院子前,院子里雇了几个伙夫在熬粥,水汽腾腾,看着就暖和。带孩子的女人几乎是涕泪直流,一个劲的道谢走进了院子内。而孙仁轻易就接受了第一个雇工,回头却厉声喝道:“刚刚是谁说要把那妇人赶走的?轰他出去。”

    队伍里众人很快瞄向一个精壮的男子,这男子当即不满的嚷嚷道:“我说的,咋地了?你这女人好生呱噪,看着就不守妇道,我要见你们东家。”

    周青峰把自己的手下组成一个大家庭,孙仁是家庭中的大姐。她年龄大,对其他兄弟姐妹又严格,又慈爱,威信极高。旁边两个衙役都将她视作长姐,听到有人开口大骂,二话不说抽出铁尺就扑了上去朝死里打。

    挨打的男子一开始还格挡几下,随后就不得不亡命而逃,狼狈的跑出招工点。招工的队伍虽有些哗然,但这事看似就此结束。可挨打男子跑出两条街后方才止步,哭丧着脸来到路边一个茶馆里。

    茶馆里,王凯王员外和自己的管家正坐着对饮。见到这男子一脸是血的进来,二人都惊讶莫名。精壮男子弓腰说道:“老爷,那伙招工的太不讲道理了。我好端端的去应征,他们竟然把我打了出来。

    招工主事的竟然是个仆妇,放着我这样能干活的青壮不要,头一个收的竟然是个带孩子的妇人,真是可笑。”

    这精壮男子显然是个探子。对他讲的话,王员外和管家对视一二,也是不解。管家就问自己派去的探子如何个前因后果,探子自然不说自己出言挑衅被人驱逐,编了个借口说这招工不招太强壮的。

    “还有这等事?”王员外真感到奇怪了,“谁家招人不是找能干活的?可这家居然特意招募不能干活的,甚至还专门招些老弱妇孺。”

    管家也是不解,连忙再派人手去其他招工点看看情况。没一会就传回消息,这韩贵背后之人果然只要瘦弱的贫民,对精壮的则多有疑心,反复盘问。

    “老爷,这周小子果然不好对付。我们想插点人手去查他底细,他竟然出这种狠招。”管家连连叹服啊。

    王员外也是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他乐道:“我们派人自然是派能干活的去,这小子为了躲开我们的追查也算是有点小聪明了。不过这事也好办呀,他要瘦弱的,我们也有啊。管家,你去城外庄园里寻几个破落户,还不照样给他掺沙子?”

    管家立刻去安排,没一会的功夫就回来禀报道:“老爷,我找了我们自己的几个庄户穷汉去了,那些招工的人果然无法分辨,全都混了进去。而且我还特地留意了那些已经被招工的人,许下银钱让他们往外传递消息。只要那周小子出现,定然能逮住他。”

    王员外和管家顿时呵呵直笑,而他们身边另一张桌忽然站起个消瘦的男子。这人走过来,无视王凯身后两名修士保镖的阻隔,如游鱼般穿行而来。他甚至还拍拍王凯的肩膀说道:“王员外,你这招用得好。我是奉命前来要周青峰性命的,今后我们就得多打交道了。”

    那男子鬼魅般的身影把王凯和管家弄得呆若木鸡。因为那男子啥时候出现在隔壁桌,他们竟然全都没察觉。而听这男子话语中的意思,竟然是要来除掉周青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