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 章节目录 第788章:疯了
    高雄也害怕,连忙用手下意识去挡,梁姐一口咬住他手掌,死命地咬,高雄痛得大叫,吴敌只好照着梁姐后脑勺就是一拳,把她打昏在地上,又找来绳子反绑住她的双手。黄诚信说:“会不会把她打死啦?”

    “不会的,”吴敌回答,“我没有用全力。”黄诚信说要是出了人命就唯你是问,吴敌连连点头。把梁姐扶进宿舍,平放在我那张床上,没多久她就醒过来,又开始大喊大叫,恶狠狠地对高雄说早晚会把你再弄死,用刀切成十几块,将内脏掏出来喂狗。高雄气得过去抽了她俩嘴巴,我和吴敌连忙拉开。

    阿赞joke说:“她平时就被阴气侵扰身体很久,今天再被我和布丹以阴咒催动发作,现在的效果就像邪牌中的阴灵反噬,很严重,必须马上处理,不然她的魂魄会被阴气搞乱,就再也治不好了,只能送进疯人院。”

    我问:“那你们俩现在就给治治吧!”没想到阿赞joke和阿赞布丹都摇头,说他们也搞不定。这毕竟不是具体的阴灵反噬,而是长期受到阴气侵扰造成,他们俩掌握的都是阴法咒语,恐怕不能彻底解决,最好找修为很高深的龙婆师傅才能解决。

    看着梁姐这副模样,我怎么也无法与之前的梁姐联系到一起。梁姐不光身材好,长得也不错,但现在她五官都是扭曲的,显得非常吓人。黄诚信让高雄快想办法找个龙婆师傅,他沉吟片刻,说:“我所认识法力最好、又有不错关系的,就是披集的龙婆巴师傅,但最近听说他生病了,不太方便见客,已经很久没有加持佛牌,连钱母都不怎么画,不知道能不能帮忙。”

    高雄掏出手机,打电话给龙婆巴在披集的寺庙僧人,之后告诉我们,对方称龙婆巴师傅患病刚从医院手术出来,身体比较虚弱,不能见客。

    “这怎么办?”黄诚信说道,“再找找别的龙婆西付呢?”高雄说不能瞎折腾,龙婆巴法力很深,只有找他才是最保险的,先到披集再说。我说就这么硬着头皮去啊,不太好吧,到时候人家不见人,你总不能把老师傅从卧室里绑出来。高雄说没事,船到桥头自然直。

    就这样,吴敌先开车将把阿赞joke送到阿赞布丹的住所内暂住,返回后天已经黑透,简单吃了点儿东西,再让吴敌和黄诚信轮流开车,五人出发连夜前往披集。

    等到披集的时候,都快到凌晨三点了。寺庙里静悄悄的,泰国大多数寺庙都没门,高雄进院后在侧庙的卧室里找到两名僧侣,说明来意,僧侣同意让我们先住下,明天早晨等龙婆巴师傅醒来后再跟他商量。梁姐双手反剪绑着,刚进院子,就发狂般地大吼:“把你们全杀光,凭什么不喜欢女孩……掏你们这些僧侣的肠子,让你们自己吃下去……你们都要死,一个个全中降头,眼珠烂掉……”

    她的声音很大,在安静的寺庙中显得更刺耳。那两名僧侣有些慌张,高雄气极了,打开汽车后备箱,拿出一把铁锹,要将梁姐打昏。僧侣连忙阻止,说这样对女士有些残忍,有没有别的办法。我想了想,只好脱下背心,让高雄暂时塞住梁姐的嘴。这时,从正庙里走出一名僧侣,问是谁在吵闹。那两名僧侣连忙过去解释情况,这僧侣看到梁姐的模样,什么也没说,转身走进庙室。

    我们刚把梁姐弄进侧庙的室内坐下,刚才那名僧侣就过来,说龙婆巴师傅已经被吵醒,听说了情况之后,让我们把这位女士带过去,给他看看。高雄连忙说不用,现在已经堵住她的嘴,不会再吵了,等明天龙婆巴师傅醒来再说。

    “还是现在去吧,”僧侣回答,“这是师傅的意思。”我和高雄等四人架起梁姐,在僧侣的带领下进到主庙,从大殿旁边的侧门进去,拐了两个弯,来到龙婆巴师傅的卧室。这个屋并不大,里面摆着张大床,其他摆设几乎没有,相当简陋。床上躺着个干瘦的老者,赤着上半身,盖着薄被,估计是大病初愈怕着凉,屋子里没开窗,也没打电扇,很闷热。

    见我们进来,龙婆巴师傅支撑着要起身,两名僧侣连忙过去扶坐好。他让我们把梁姐嘴里的东西拿出,捆着的绳子也解开,高雄说不行,这个女人现在已经半疯,骂起来没完。龙婆巴师傅笑着点头说没关系,我只好将塞着梁姐嘴的t恤衫拽出,绳索打开。

    梁姐喘了几大口气,立刻骂着:“你们这些混蛋,都要死!我会把你们的肚子全都剖开,内脏拽出来,肠子也拽出来,绕在你们的脖子上,勒死你们……”双臂拼命挣扎,我和高雄用力地紧紧架着,不让她把手抽出。龙婆巴师傅让我们把梁姐带过去,我和高雄怕她咬人,谨慎地架着梁姐的胳膊,慢慢凑到床边。龙婆巴刚伸出右掌,梁姐突然大叫起来,张嘴就去咬,龙婆巴并没有躲避,要不是高雄带着梁姐的身体向后闪,恐怕就咬中了。

    “该死的女人,”高雄咒骂,“你怎么谁都咬?”我心想这不是废话吗,龙婆巴师傅又不是观音菩萨,梁姐哪里管你是谁。再次慢慢凑近,龙婆巴将手掌按在梁姐额头,她喘着气,双眼盯着他的手掌,似乎在犹豫。在我和高雄愣神的功夫,梁姐突然仰头,用力咬住龙婆巴的手掌虎口处。

    高雄抬手就要打她,龙婆巴以另一只手示意不要动,我很紧张,难道就让她这么咬下去?人的咬合力相当大,而且梁姐现在还是处于半疯状态,非咬掉肉不可。龙婆巴开始念诵经咒,被咬住的手掌在颤抖,显然也是很疼。梁姐两腮的青筋都突起来,看来是真用力。我们看到有鲜血从梁姐的嘴里流出,僧侣们都很焦急,走过去抓住龙婆巴的胳膊,问他要不要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