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 章节目录 第386章:老人养小鬼
    这种老人明显是贫困家庭,劳累一生,临死前重病缠身,还要努力多活半年给孙子攒学费,真是苦命。

    阿明又跟我确认了养鬼仔的功效、价格、供奉方法等各方面细节,我告诉他,虽然泰国方面没给我具体回复,但我觉得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就算养小鬼也不见得就能让一个濒死的人想多活半年就多活半年,泰国佛牌是不能给打包票的,最多只能承诺有效果,但不敢保证效果好到什么程度,你要三思。

    “我……”阿明犹豫起来,最后咬着牙说,“没别的办法,也只能这样了!”他掏出信用卡,让罗丽拿过pos机来刷。我很激动,这就能净赚两万块钱人民币啊,高雄说得对,这种着急的客户,只要能拿出让他们满意的商品,钱已经不很敏感。罗丽问:“养小鬼能让重病的老人多活几年吗?有这好事?那我得跟我老姑说说,她现在照顾我爷呢,冠心病,每年都得发作两次,大夫说随时有可能过去。”我让她不要多打听,先做事。

    阿明用卡刷掉四万四千元人民币,罗丽开据并盖了章,他握着我的手:“发货的事就拜托你了,我明天一早就要回台湾,其实来北京就是办这件事的。我老爸让我去泰国自己找牌商,可我谁也不认识,怕上当啊。钱倒是小事,耽误了老人院的大事,我担不起!”我让他放宽心,发货的事包在我身上。

    临时的时候我要送他,可阿明说让罗丽送送就行,看着两人出店走远,我立刻给高雄打电话,说客户已经支付全款,你这边赶紧用最快速度出货。我拿手机的手都在抖,高雄说:“你小子好像很激动啊!”

    “大哥,净赚两万能不激动吗?”刚说完,我才发觉又走了嘴。

    高雄很生气:“我赚五千,你赚两万,这是他妈什么世道!”我连忙说还得给佛牌店分六千,其实只赚到手一万四而已。高雄仍然嫉妒,说那也是我利润的三倍。我只好说到时候去泰国请你吃喝唱外加马杀鸡一条龙,高雄说要连续三天,我说三个月都行,就怕你死在女技师身上。

    高雄说:“那你不用操心,只是货拿到之后还要送去珠宝店给黄诚信,最讨厌见到那个死奸商。”我说看在钱的面子上就忍了吧,再说只要不跟他合作,黄诚信也坑不到你。高雄说这不就是在合作吗,他要是不能按时把货带到台湾机场,我非找他算账不可。

    过了近二十分钟,也不见罗丽回来,我想打电话问,想到之前她在网上跟阿明聊得很热乎,估计是不是有什么悄悄话想说,但又担心出意外,就发短信给她,让她注意安全。不多时罗丽回电话:“我没事,在商场跟阿明溜达呢。”我很意外,好家伙,原来不是送他去地铁站,而是压马路去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竟有几分醋意,虽然这半年多跟罗丽几乎是朝夕相处,也有不少人误会我俩是情侣,可我并没感觉。而现在看到罗丽跟这个阿明走得近,我反而不舒服。

    一个半小时后,罗丽总算回来了,手里拎着两个印有品牌标志的纸袋。我能认出那是zara和h≈ap;,都是国外的服装名牌。罗丽笑着拿出一件衣服和一条牛仔裤向我展示,确实很好看,我问花了多少钱,罗丽回答:“阿明非要送我,我心想反正也不吃亏,就收了,总共不到两千。”

    “好家伙,真是大手笔啊!”我耶揄道。罗丽哼了声,说你就是嫉妒,然后进卧室换衣服去了。

    高雄从曼谷开车到乌隆,由阿赞师傅手里拿到鬼仔再回曼谷,交给黄诚信,让他去找旅行社老板带货,全过程也只有两天。两天后有航班从曼谷去台北,阿明从台中到台北市机场,从空姐手里把东西拿到,总共才花去四天。阿明在机场给我打电话,直夸我办事效率高,我嘱咐他必须按包裹中纸条的标注来让老人供奉,不要出错。

    生意做成,因为阿明是罗丽的朋友,所以我分她三千,再去掉给佛牌店的六千,还净赚一万二,为了庆祝,我请冯总和罗丽来到前海附近的一家私人会所吃饭,这是冯总朋友的朋友开的,其实就是四合院,价值少说也在千万以上,而且政府不敢拆迁。四合院装修雅致,看不出有多豪华,但据冯总说,光几间房的全套小叶紫檀家具就值两百多万。这顿饭没几个菜,却吃掉我整整两千块,还是会所主人给冯总打了折,但我也没觉得有多好吃。罗丽在知道菜价之后,更是连声说亏,以后再也不来。

    之后的反馈是阿明在qq上告诉罗丽的,他回到台中之后,就立刻开始准备工作。那位老人基本处于半失语状态,说话比一岁半的孩子还费劲,阿明教他背会这段心咒,简直比登天都难。他告诉老人,这几天他去了趟泰国,特意从法师手里请来婴灵供奉物,能让他延年益寿,多活几年。没想到老人流着泪,连连摇头,连续说“不、不”的话。阿明就知道老人现在已经很痛苦,活着对他来说反而是受罪,只好扯了个谎,说他家人为他买了保险,要是能多活半年,就能拿到不少保险金,你家人能过上好日子,孙子念大学的费用也有着落。

    老人只好点头,阿明连忙教他背,连续教几个小时,原本以为可以了,但到了晚上十点多,阿明让老人再背的时候,却发现他全都忘记,一个字也没记住。阿明只好把心咒用粗笔写在大白板上,字很大,放在老人面前,让他睁眼就能看到。老人的视力极差,勉强能看清。午夜时分,阿明开始让老人做入门仪式,按上面纸条的说法,阿明用针刺破老人左手中指肚,滴了几滴血在鬼仔身上,这叫血供,养小鬼最忌讳、但效果也最明显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