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妖女的剑神老公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婚礼进行曲(3)
    冰封教堂,顾名思义,整个教堂均由冰雪建造而成。这里,是苏城所有人梦寐以求的结婚殿堂。

    当车队渐渐驶近,就算是在车内,也可以隐约感觉到寒气逼人。由车窗向外望去,秋日的天空下,冰雪如梦如幻,那一抹纯粹的洁白,仿佛能净化人的心灵。寻思着,这应该也是教堂想要传达的寓意,驱逐邪恶。

    教堂内,正厅,这里凡视野所及之物,均由冰雪建造。微微袭来的一丝丝寒气,以及映射出的恍如白昼的一道道白光,人在此处,如置身于仙境一般,有一种超凡脱俗之感。

    婚礼仪式开始,伴随着音乐声,神父到位。

    沈夜原本是打算让欧阳青云做他的伴郎,但由于他有重要任务在身,所以,便叫了两个还没结婚的大学同学前来充当伴郎。这两位同学,与柳梦婷、诸葛恋一起先行入场,分两边面对宾客站好。

    戒指童将婚戒交予神父。

    正厅主舞台至门口由两排红色的灯光映照出一条长长的鲜红色冰雪地毯。沈夜站在地毯的尽头,等待着他的新娘柳曦月。

    沈夜余光扫至柳天宇,他坐在女方宾客中第一排靠走道的位置,一副处事泰然的样子。

    沈夜背过身,闭上眼睛,用心聆听这里的每一个声音。从婚礼进行曲,到宾客们细碎的闲聊声,到柳曦月挽着柳晨曦的胳膊走路的脚步声,到每个人的呼吸声、心跳声,再到不知名的“滴答”声。

    半响,沈夜微微睁开眼,对着纽扣小声道:“汐妍,教堂正厅上方的4个角上均被安装上了定时炸单。其他的地方肯定还有,不过,我现在的位置只能听到这么多了。抱歉。”

    柳哲远仙逝,因此由柳晨曦代替父亲应尽的职责,将柳曦月亲自交到沈夜的手中。

    “沈夜,我把最心爱的妹妹托付给你了。如果有一天,你负了她,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柳晨曦说道。

    “哥,大喜的日子,你说啥呢?”柳曦月嗔怒道。

    “宾客们且看,我们新郎,玉树临风,潇洒倜傥,英俊帅气,黑眸剑眉,才华横溢,行走间,气场十足,霸气逶迤;而我们新娘,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温婉可人,秀色可餐,目似秋波眉似青峨,体态轻盈,步步生莲。两人实乃天作之合!”神父先做一段开场白,接着,高声道:“主啊,我们来到你的面前,祝福这对进入神圣婚宴殿堂的新人。遵主圣意,二人合为一体,举行婚礼终身偕老,地久天长,从此以后,互爱,互助,互教,互信。天主赐福盈门,你们均沾洪恩,圣灵感化,敬主爱主,一生一世主前颂扬。你们是否是在天主的指引下,自愿来到这里接受神圣的婚姻洗礼的?”

    “是。”沈夜和柳曦月回道。

    “好的。现在,我宣布,新郎可以牵着新娘的手,共同来到这神圣的舞台上。”神父说道。

    沈夜牵起柳曦月的手,慢慢步入主舞台。

    神父看着沈夜问道:“新郎,你是否愿意迎娶你身边这位美丽、温柔、贤惠的姑娘做你的妻子,一辈子爱她、尊重她、安慰她、呵护她、保护她,像爱你自己一样?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论她贫穷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终忠诚于她,相亲相爱,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我愿意。”沈夜回道。

    神父又看向柳曦月,问道:“新娘,你是否愿意嫁给你身边这位英俊、帅气、善良的青年做你的丈夫,一辈子爱他、尊重他、安慰他、保护他,像爱你自己一样?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论他贫穷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终忠贞于他,相亲相爱,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我愿意。”柳曦月回道。

    “好,我宣布,从现在开始,你们在天主的见证下,正式结为夫妻。从今以后,愿你们互帮互助,互信互勉。现在,让我们为新人咏唱,祈祷。”神父喊道。

    咏唱、祈祷完毕,神父拿出两枚婚戒,向沈夜和柳曦月点了点头,然后道:“现在,新人互戴戒指。”

    沈夜和柳曦月心照不宣,接过戒指,然后为彼此戴在了无名指上。

    “接下来是柳曦月的表哥柳天宇特意为新人准备的,倒香槟环节。”神父说完,掀开巨大的红布。只见红布下,上千只酒杯叠在一起,如一座山峰。

    伴郎、伴娘纷纷上前,帮忙打开一瓶又一瓶的香槟酒。沈夜与柳曦月接过酒瓶,携手走上台阶,由最上面的一只酒杯开始倒下。

    “月月,这觉得婚礼是不是进行得太过顺利了?”沈夜小声问道。

    “夜,你也有同感吗?不过,越是风平浪静,我的心就越是慌。因为,根本就不清楚危险会从何而来。”柳曦月说道。

    “嗯,现如今,也只能相机行事了。我会时刻注意好柳天宇的动向的。而月月你,更多的要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上,毕竟,按照诸葛恋的占卜来看,柳天宇此次的目标是你。”沈夜说道。

    “倒香槟酒的环节是柳天宇特意准备的,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柳曦月疑惑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神父把他的名字点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他很惊讶,而且非常生气。”沈夜说道。

    倒完香槟酒,就只剩下最后一个环节,喝交杯酒了。而柳天宇,依然不动声色,波澜不惊。沈夜完全看不穿他。

    伴郎为沈夜倒好一杯香槟酒,递给沈夜;柳梦婷为柳曦月倒好一杯香槟酒,递给柳曦月。

    沈夜与柳曦月双手交错,深情对望,柳曦月柔声道:“夜,我爱你。”

    “月月,我也爱你。”沈夜与柳曦月双双端起酒杯,正欲一饮而尽,忽然神父大叫一声,倒在地上,浑身抽搐了一阵,便一动不动了。

    沈夜与柳曦月相视一笑,双双放下手中的酒杯。柳曦月轻笑道:“这个神父,还真会挑时间。”

    沈夜作为神医,直接上前,拿起神父的手,搭了一下脉。轻声问道:“你这家伙,也不等我们把交杯酒喝完。”沈夜说完,俯下身,把耳朵贴在神父的胸前,神父微微动了动嘴,小声道:“你们喝交杯酒就喝呗,秀什么恩爱,我是真的看不下去了。”

    “等婚礼结束,我们再好好在你面前秀恩爱。现在嘛,先惩罚你一下。我马上要用针灸之术让你进入假死状态,你可做好准备了?”沈夜小声问道。

    “来吧。”神父回道。

    沈夜一连几发针灸刺下去,神父彻底失去了心跳,也断绝了呼吸。

    沈夜惊呼道:“月月,神父死了。赶紧打电话报警!”

    “哦,好,好。我马上打。”柳曦月说着掏出手机,拨打了110。

    “真死了吗?”柳天宇突然走到主舞台上,阴沉着脸问道。

    “你要不信,就自己看吧。”沈夜说着,站起身。柳天宇几番检查下来,发现神父真的已经死亡,只能恨恨地离去,临走前,对沈夜小声道:“慕容夜,你可真有种。”

    “那么你呢?婚礼马上就要结束了,怎么还不出招?”沈夜低声问道。

    “哼,有老天眷顾着,就别站着说风凉话了。”柳天宇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什么意思?”沈夜有些纳闷地想道。难不成,柳天宇的计划已经实行了?而沈夜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不止如此,还因为老天的眷顾,所以失败了?

    神父突然猝死,让满座宾客为之恐慌。主舞台下,悉悉索索的声音不绝于耳。

    “大家不要惊慌,神父他本身就患有心脏病。我们等警方来了,处理完后,再继续婚礼。”沈夜在舞台上大喊道。

    众宾客闻言,有的信,有的却嗤之以鼻,更有甚至,直接喊道:“早就听说柳家之间为了争夺ceo之位,兄弟姐妹面和心不和,不过,真没想到,居然敢在婚礼上公然行凶,真是太恐怖了!”

    “是啊是啊,我看,我们还是赶紧开溜吧。”

    眼瞅着沈夜的话石沉大海,一时间,他也想不出什么话可以安抚住这些躁动不安的人们了。

    “简直就是一群懦夫!”柳天宇阴冷地想道。然后,趁着混乱,出大门而去。

    “恋,我去上个厕所。”柳梦婷对诸葛恋小声道。然后,也转身离去。

    正当沈夜和柳曦月不知所措时,林汐妍一身警服,带着十几个警察,出现在了大门口。林汐妍对着人群大喝一声道:“想走的,全部都给我赶紧滚出去!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胆小怕事的,哪管这么多,赶紧一窝蜂开溜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比较重要的亲友了。沈夜对他们道:“你们也出去吧。这里,交给警方就行了。”

    人群散尽后,林汐妍关上大门。整个大厅里,只剩下沈夜、柳曦月、林汐妍、arry、神父,还有伪装成警察的十几个拆弹专家。

    沈夜赶紧俯下身,拔掉插在神父身上的银针,然后对柳曦月和arry道:“月月,arry,你们留在这里等着欧阳青云醒来。我跟汐妍先去拆弹了。”

    “嗯。那,夜,你一切小心。”柳曦月关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