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战国之东周崛起 > 第四章 这个公子有点老
    泾水、渭水皆发源于周室肇基之地北豳,二水携义渠国与秦国的泥沙在秦都咸阳汇于河水。河水骇浪淘沙,一路向东,经秦国栎阳、魏国阴晋、韩国渑池、西周国河南,最终与洛水、伊水汇于周朝王畿洛阳。

    周赧王四年,因张仪欺骗楚怀王商於之地,秦楚大战爆发。又恰逢大旱,河水、洛水、伊水三川枯竭。

    王畿洛阳,虽然没了昔日的辉煌,却也还算富庶,因而大批躲避战争与灾荒的灾民蜂拥而至。

    曾经的洛阳城墙,雄立一方,傲世天下,眼下却满是沧桑岁月摧残的痕迹,恰如江河日下的周王朝。

    城墙之下,蜷缩着黑压压一线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灾民,若一条逶迤的巨蛇一般,依着土灰色的墙根,渐渐消失在远处朦胧的薄雾之中。

    雾中,一皮肤若根雕一般的老者,泪眼婆娑,抬头眺着远处枯竭的洛水,一边摇头,一边叹息:“昔伊、洛竭而夏亡,河竭而商亡。今三川皆竭,宗周危矣!宗周危矣!宗周危矣!”

    他声泪俱下,闻者无不为之动容。

    身旁一瘦骨嶙峋的长者微微起身,将他拉一把坐下,安慰道:“周夫子,莫要太悲观,宗周虽弱,却为九州正统,也不是随便哪个诸侯国能取代的!”

    长者的话,被旁边一体格健硕,却少了一条胳膊,脸上还有几块刀疤的中年男子听到,他脸色阴沉地长叹一口气:“唉!您还是太乐观了,我是韩国军士,刚从雍氏前线退下,现在楚柱国景翠率十万楚军已经围困雍氏五月有余,又恰逢大旱,韩国缺粮,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楚本蛮夷,好战贪婪,楚王早有窥伺九鼎,代周行王事之野心。若灭韩,接下来怕是就要北上兵犯王畿了,看来洛阳也并非我等久待之地啊!”一尖嘴猴腮的少年吐掉嘴里含了很久的狗尾巴草,也上前插了一句话。

    ……

    这些人的言谈,都被路过的姬延与槿姬二人听到。

    二人辞别老乞丐一行后,一路忍饥挨饿,此刻蓬头垢面,浑身乏力,总算是赶到了王畿洛阳。

    依《周律》,贱民妄议国政,轻者处截舌,重者判车裂。

    槿姬以为天子姬延会上前问罪,却不曾想他只是笑了笑,便大步流星地踏入城门。

    本来姬延路上是一心想着回来搬救兵去采他的金窝窝的,然而现在的他,却只想早点进入王宫饱餐一顿,其他一切皆是浮云。

    一入王宫,姬延顾不得踹口气,流着哈喇子跑到膳房翻箱倒柜地找起食物来。

    不过天子王宫的食物都是由掌管洛阳的东周国昭文君姬文每日按时供给,现在还早,食物还在配送路上。再加上最近闹旱灾,人人食不果腹,哪会有多余的食物。

    食物没找着,却有心腹内监徐来来报,说是大司徒公子庆求见。

    公子庆?

    姬延脑海闪现出一张腐朽守旧又经常对他颐指气使,俨然一副权臣做派的老脸。

    这个公子有点老!

    姬延感觉像是吃了一只臭水沟里的跳蚤一样,阵阵恶心。

    “不见!”姬延不耐烦地扔下一句话,继续寻找他心仪的食物。

    这个回答,让徐来甚为惶恐。

    大司徒韩庆,为韩国公子,韩襄王韩仓以及王后韩姬的叔叔。韩襄王新君继位,颇为忌惮国内的一大票王族公子,便颁布诏令,将有些实力的公子悉数发往各个诸侯国。

    其中,这位已经年过六旬的公子庆,便被发至周天子的朝堂领了个大司徒的差使。

    王畿洛阳,四面皆临韩国。韩国虽在诸侯之中实力较弱,却在天子朝堂具有左右局势的能力,因而地位不容小觑。

    公子庆作为韩襄王在天子朝堂的代理人,平日里经常以大国公子地位自居,在天子姬延面前耍尽威风。

    徐来立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他猜想姬延此番微服出宫,定然是受了什么委屈。但却从未见过天子如此毅然拒绝过权臣公子庆的求见。

    “大王——大王——”

    就在此时,膳房外面传来了中气十足的喊叫声,伴随而来的是阵阵急促的脚步声。

    姬延、徐来二人皆识得,来人定是大司徒公子庆无疑。

    看来,王宫之中,也藏有韩庆的心腹之人。

    “吱呀!”

    俄而,老公子韩庆未经姬延准允,推开膳房木门步入。

    “老臣韩庆,拜见大王!”韩庆象征性地鞠了一躬,稍稍瞟了一眼姬延蓬垢的着装,还没等姬延发话,便开始数落起来,“大王!您贵为天子,诸侯共主,应为礼乐表率。如今衣着不整,又深入庖厨卑贱之地。此举有辱天威,有丧国格。臣身为天子近臣,执掌地官司徒,有谏言天子之职,不得不说。”

    奶奶个熊的!老子是大王还是你是大王?韩庆的言谈举动让姬延气不打一处来。

    虽然,在姬延的记忆中,这种气他经常受,大多都是忍一忍就过了。

    然而今日的姬延,却天性暴脾气。

    是可忍孰不可忍?

    姬延将怒气沉住,微微笑道:“老国舅!寡人这番着装,是因刚刚微服私访,体察民情回来。正所谓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寡人此举,实则是为了张扬宗周王道之礼,社稷之乐。”

    姬延这一番对答,大大出乎韩庆的意料:平日里天子在自己面前若孩童一般,只有点头维诺的份,今天怎滴倒反驳起来了。

    这还了得!

    韩庆高昂着头,蔑视着姬延质问道:“老臣怎么听说,有人在韩国高都见到了大王行踪,莫非大王还体察了韩国民情?”

    韩庆之所以急急忙忙求见姬延,就是因为获知了姬延在韩国高都出现,来指责他干涉韩国国政的。

    奶奶的!竟然还监察天子行踪?派人追杀天子?胆儿好肥!

    姬延脸色一沉,正色道:“老国舅,你也算是老臣了。有些道理难道还让寡人教你?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下诸侯,哪一国国土不是拜寡人封赏?哪一国诸侯爵位不是拜寡人恩赐?别说韩国、魏国、赵国、秦国。溥天之下,凡日月所照、江河流经之地,寡人皆可往体察!”

    姬延这一番话看上去很有道理,其实是在强词夺理。现在诸侯国,还有哪一个认你周天子的宗主地位?一个没有一点地盘的天子,别说去什么日月所照、江河流经之地,就连出个王宫逛一逛洛阳都需要得到东周君的点头许可。

    然而,韩庆虽然气愤,却硬是不知道如何驳斥姬延的言论。

    而姬延的火,却是还没有泻完。他不紧不慢地说道:“寡人此番出宫,获知了不少事情,倒是桩桩件件与老国舅有关呢!既然老国舅都来了,不如一起探讨探讨?”

    姬延这话让韩庆怒火中烧:我本是来指责他的,他倒是倒打一耙了。因而,脸色通红,怒怼了一句:“老臣愿闻其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