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帝国问鼎 > 第5章练兵
    见第二个计策被采纳,陶然接着说出了他的第三个计策:“属下的第三个计策便是开垦土地,积蓄粮草。只有开垦了足够的土地,才能够生产出足够的粮食,这样才能够供应我们村子的发展。”

    这个计策倒是没有什么,陆羽之前在做的就是这件事,只不过被陶然正式当做一个政策提了出来而已。

    所以陆羽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回答道:“先生此计,我同意了,并且还请先生负责督促村民开垦,为村子生产出足够的粮草。”

    见三个计策全部被采纳,陶然面色大喜,直接拜倒:“臣多谢主公,属下必不辜负主公所托,定将村子建设的富裕强大。”

    陆羽也配合的起身,走上前去将她扶起,然后说道:“先生乃我之肱骨,诸多事宜还需先生,望先生不要辜负我的期望。”

    接下来一派君臣和谐之景。

    相互吹捧了一阵之后,陆羽就离开了办公室,回到了自己的后院住宅。

    躺在后院一棵大树下趁着凉,缕缕阳光透过树叶照射在身上,带来丝丝暖意,陆羽闭着双目,脑海中在回想着刚刚陶然的计策。

    其实说实在的,陶然的计策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反而很平平无奇。

    总结起来也就三点,第一就是练兵,第二就是筑城,第三就是屯垦。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三点虽然平常,但反倒是最务实的,历史上诸多出名的君臣问对,那些谋臣所献的计策也与这三点差不多,无非就是表达方式的偏差和细节方面有一些不同罢了。

    原因只有一点,那就是对于一个政权来说,真正维持根基的也就是强兵防御和粮食,只有这三点不出乱子,才能够保持政权的长久稳定。

    所以陶然提的三个策略虽然简单,但对于陆羽来说,已经简明的为他指出了未来的发展方向。

    只是一想到陈达提到的野蛮人踪迹,陆羽就不由感到一阵烦闷,对于这个威胁到自己生命安全的存在,他无时无刻不想去铲除。

    可是现在他实在太弱了,哪怕有什么惊天策略,也没有那个实力去进行,最后也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只能听天由命了,希望那些人不要那么快发现我的村子!”

    接下来几天,整个村子都被一股紧张的气氛所笼罩,周围有野蛮人出没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村子,所有村民对此都感到惶恐不安,如果是在游戏中,那么此刻肯定有民心不安的提示出现。

    可这并不是游戏,所以没有这个提示,但哪怕就凭陆羽自己的观察,也能够看出那些村民看似平静面容下的惶恐。

    不过他也没办法,现在村子的实力并不足以解决那些蛮人的威胁,陆羽唯一能够做的就只能是经常去督促陈达训练乡勇了。

    经过陈达的挑选,现在乡勇已经有11个了,这些都是15岁以上40岁以下的青壮男人,都是当兵的好料子。

    在村子里巡视了一圈,陆羽就来到村东头新建起来的兵营,说是兵营,其实也就只有五座木房,外面围着一圈一米高的栅栏,圈出了三亩地,陈达就带着那些乡勇住在这里,每天都在训练。

    走进兵营,陆羽就听到一声声呼喝,这是乡勇们在训练,陈达站在最前面,不断监督着那些乡勇进行操练,偶尔有几个乡勇懈怠或者动作不标准,他就上去抽一两鞭子作为惩戒。

    见到陆羽进来,正在训练的陈达吩咐士兵继续操练,然后就赶了过来拜见:“见过主公。”

    陆羽点了点头,让陈达起来,然后说道:“看样子你训练的不错,这些乡勇已经有一点军队的样子了!”

    说着,他转头看向了那些乡勇,此时这些乡勇正一人拿着一根长矛,不停的进行刺击收回,刺击收回的动作,虽然还不算很规范,但已经能够保持11个人同时刺击同时收回的节奏了。

    能够做到这一点,已经说明这些村民已经初步具备一定的纪律性,而不是一群没有约束的散兵游勇,这已经是一支军队的基础了。

    虽然听到陆羽的夸奖,让陈达很是高兴,但他还是正了正脸色说道:“主公,这些只是最基本的而已,眼下这些人对于军令还没有完全的熟悉和畏惧,对于长矛的用法也不规范,而且一些军阵也还没有开始演练,只有等这些全部都熟悉之后,才能够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士兵,而这些时间最短也需要三个月,时间还长得很。”

    陆羽无奈的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军队这么容易能够训练出来,那么也就不叫军队了,只是希望我们能够有这个时间。”

    虽然这几天并没有在发现野蛮人的踪迹,可这并不代表野蛮人遗忘了这里,村子的位置并不算隐蔽,如果有野蛮人在周围经过,是很有可能发现村子的位置的。

    而这一切都只能够将之托付到运气上,期望野蛮人没那么快发现村子。

    陈达肃然道:“主公放心,若有敌寇来犯,我与麾下的乡勇队必然挡在最前线,决不让他们伤害到主公和村民一分一毫。”

    陆羽欣慰的点点头:“有你在,我很放心。”

    接下来,陆羽又观察了一下乡勇的训练。

    其实这些乡勇的训练项目并不多,目前来说仅仅只有两项,第一就是站军姿和跑步,第二就是练习长矛的用法。

    尽管后世穿越小说中那些主角将站军姿和跑步吹得神乎其神,还单做了训练军队的不二法宝。但其实早在古代几千年前中国的古人们就已经发明了这些方法,只不过名称不一样而已,不然那些古人是怎么摆出一个个阵法并且还能够变通,又是怎么行军千万里的,这里面其实就有站军姿和跑步的训练在。

    在冷兵器的训练方面,古人远比现代人擅长,明代的戚继光所著的兵书《纪效新书》、《练兵实纪》,就详细而系统的讲述了如何训练军队,方方面面都包含在内,已经不用多加增添了。

    不过很明显,陈达并不是戚继光,也没有看过戚继光的这两本兵书,他只是一个认识一点字的普通人,一个地方上的游侠豪杰,让他来训练军队,能够想出这两点已经很不错了。

    陆羽对此也没有多做指点,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没看过兵书,也没当过军人,唯一对军队的了解,还只是从电视和小说得来的,可那些都只是属于艺术的夸张,与真正的练兵是完全两码事,不能够当真的。

    所以关于练兵的事情,他就完全放手给陈达了。

    有着所有村民初始好感度良好的设定在,陆羽倒也不怕陈达通过练兵掌控军权,然后成为袁世凯第二,这就是系统这个金手指的强大作用了。

    到了走的时候,陈达有些犹犹豫豫,最后咬牙开口道:“主公,属下有事禀告!”

    陆羽心理一紧,上次陈达有这个表情的时候,结果出口就告诉了他野蛮人的消息,现在又来了,难不成是想告诉他也忙人已经打过来了,强忍着心中的不安,他说道:“何事?”

    还好,陈达没有发挥乌鸦嘴的功能,他说道:“回禀主公,经过五天的训练,军营里的粮食已经不够了,还望主公拨下粮草,不然士兵们就要饿着肚子训练了。”

    陆羽松了一口气,但接着眉头就皱了起来,说道:“怎么粮食这么快就吃完了,我不是才给你们调了一石粮食吗?五天就吃完了?”

    五天前,也就是乡勇队刚刚成立的时候,陆羽就从仓库里调了一石粮食过去,作为军队的军粮。

    陈达见陆羽不满,连忙解释道:“主公,这一石粮食虽然足够12个平常百姓八日之粮,可我麾下的都是士兵,每日里操练,极耗体力,所以吃的也比普通人更多,每日须食二升粮,眼下吃到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

    听陈达这么说,陆羽才反应了过来。

    正常来说,古代一个普通百姓要吃饱肚子,每天需要12斤粮食,也就是12升。但是因为古代粮食紧缺,不可能每个人吃饱肚子,所以一般每个人每天能够吃到一斤粮食,有个七八分饱就差不多了。

    而军队天天操练,体力耗费严重,为了补充营养不让身体练垮,吃的的确比百姓多得多。

    一石为十斗,一斗为十升,一个士兵每天要吃两升米,12个人就是24升,五天就要120升,今天刚好是第五天,粮食刚刚吃完,难怪陈达要开口找他要粮食。

    的确,如果再不调粮食来,今天的士兵就要饿肚子了。

    想到这里,陆羽说道:“你说的不错,士兵们训练很辛苦,吃的多也正常,这样吧,你去陶然那里领五石粮食,吃完了再来向我报告。”

    陆羽并没有一下子给太多,控制军队的粮饷也是钳制将领的一个手段。

    听到陆羽同意发给粮食,陈达顿时大喜道:“谢主公!”

    刚刚破费了大批粮食,让陆羽有些心疼,他摆摆手,但陈达继续回去练兵,自己则是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