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大罗魔祖 > 016,妖王后裔
    其实依着阳天歌的性子,定是夺了大轮回丹就走,断然不会做出一副通情达理的样子,还拿出一件上品宝器与人交换。虽然那根降魔杵他也用不上,但毕竟是上品宝器,就算回去献给宗门,也能换取不少好处。

    但是刚才听那府君说起,城外的卢家庄住有一群狐妖,却让阳天歌猛的想起来,北海有一位陷空妖王,好像也是姓卢。不过那位大妖,早在百余年前,就被仙道三派联手剿灭。

    阳天歌虽然没见过陷空妖王,却曾经听他父亲提起过,那位大妖的本体,乃是洪荒异种,血统极其高贵,更是妖族当中,极少几个能修成不灭元神的种族。

    如果这卢家庄所住的,真是那位妖王的后裔,正好擒来几只,作为宠物豢养。不过现在不知对方虚实,阳天歌不想轻举妄动,这才抛出那降魔杵,引这在场众人先做投石问路。

    若卢家庄有高手坐镇,阳天歌也免得去寻晦气,若是没有他便可趁机挑选几只天资灵巧,摸样漂亮的小狐狸,带在身边慢慢调教。

    不过旁人并不知他这番计较,见到上品宝器,已是神思不属,全都暗暗盘算,如何能将此宝占为己有。尤其刘真与那修成神通的老道,眼中异彩连连,尽是贪婪之色,仿佛要把那降魔杵吞到肚里。

    但是过了片刻,二人稍微冷静,想起刚才阳天歌击杀那阴阳境界的年轻人,所展现出的实力,又不禁暗暗生寒。如果阳天歌也去抢那官印,只怕无论如何,这件上品宝器,也落不到他们手中。

    二人似有默契,互相对了一眼,才由那老道问道:“这位先天魔宗的道友,我等自知修为浅薄,不及道友远矣,若是道友出手,那官印只怕……”

    阳天歌当然听出他的意思,立刻笑道:“道长无须担心,我得一颗大轮回丹,已是心满意足。想那卢家庄区区几只狐妖,凭道长与诸位的法力,必定手到擒来,我便不去也罢。不过众位也不用着急动手,这几天我就住在府君大人府上,众位何时取回官印,便可换走这件法宝,相信府君大人不会吝啬招待我夫妻几日吧!”

    阳天歌张口骗人,半点也无愧色,众人却全都松了一口气,刚才阳天歌显露实力,远远超出想象,如果他去争夺,哪还会有别人的机会。

    “仙师肯光临寒舍,正是老朽的荣幸。”那位府君大人也跟着附和道,虽然阳天歌把他请来那年轻人杀了,但是他现在只关心能否寻回官印,至于别的都可暂且放下。

    而其他那些人,为了阳天歌拿出的降魔杵,早已迫不及待,纷纷起身告辞。有些结成团伙,有些单独行动,各自想办法如何把府君官印夺来,换取上品宝器。只剩阳天歌悠然自得,随那府君回到官邸。

    府君官邸位于城池中心,修得富丽堂皇,占地极为广阔,光是院落就有几十重进出。阳天歌在先天魔宗,早已见过更加雄伟瑰丽的建筑,也不觉如何惊诧,颜七娘初次前来,却像进了大观园,东张西望,看个不休。

    那府君虽然没见过颜七娘,却早就听说这城外的女匪首领,乃是母夜叉转世,非但貌丑无比,而且杀人无数。他本是读书人出身,对这些江洋匪类,最是看不上眼的。

    心中又觉得古怪,凭阳天歌的品貌本领,怎么就瞧上颜七娘了。又是暗暗惋惜,自家孙女去年才许配了人家,不然正好般配。

    阳天歌也不知他这番心思,一路寒暄走进府君官邸,远远就望见后院一座红木高塔。那高塔一共建有七层,上下二十余丈,层层雕梁画栋,飞檐斗拱,精巧非常。

    阳天歌原本只想在此暂住几日,顺便套出那颗大轮回丹的来历,但是当他走进院子却忽然发现,那座高塔周围,竟是灵气氤氲。

    也不知是什么高人指点,这座官邸竟是按照九宫八卦的形制建造而成,把全城灵气汇聚在此。尤其那座高塔顶上,更是整个阵势的中心,灵气浓厚无比,正好合适修炼。

    阳天歌顿时眼睛一亮,暗自惊叹道:“咦!早知道这城中还有如此宝地,我还去天都国做什么仙官,不如就在这塔上住下,好生修炼几年,等我分化阴阳,再使元气归一,就能缔结金丹,成为真正的高手。”

    想到这里,阳天歌心中一喜,立刻问道:“府君大人,那座高塔可有讲究?这些日在贵府叨扰,我欲借那塔楼修行,不知是否方便?”

    这座府邸乃是前代营建,那府君大人也不知原委,在他来此之后,高塔一直闲着,一听阳天歌要住,立刻点头应允,说道:“那原是一座佛塔,老朽家中并无礼佛之人,是以一直闲着,只怕灰尘甚重,仙师若要居住,还等老朽命人打扫一番。”

    “无妨,无妨,不劳府君大人。”阳天歌笑着说道,紧接着就把手一扬,对准那座高塔,法力猛的一震。周围灵气顿时受到阳天歌法力牵引,竟然泛起一团金光,好似水波涟漪,层层向外扩散。那高塔内的尘土杂物,一瞬间全都震到外面,罩在一片金色霞光当中,似有晨钟暮鼓,十分威严肃穆。

    那府君倒也见多识广,并没大惊小怪,但是府中家眷,一些丫鬟婆子,却都被这番景象惊呆了,还有几个善男信女,以为佛祖显灵,连忙跪在地上,对那高塔默默祈祷。

    片刻之后,金光散去,阳天歌来到塔下,立刻感到一股浓郁的灵气冲涌过来,心中更是欢喜,与那府君说道:“大人这座府邸,果然得天独厚,我欲多住些时日,还请大人吩咐下人,拿些铺盖之物,另外弄些饮食,放在塔下即可。”

    那府君见阳天歌无意邀他一同上塔,索性知趣不提,命人都准备好,便自告辞离去。阳天歌袖子一卷,就将那些日用之物收去,然后领着颜七娘,登上高塔顶层。

    高塔足有二十多丈,突兀立在全城之上,从窗口向外望去,只觉微风扑面,不禁心旷神怡,这周围数十里内的景致尽收眼底。

    不过颜七娘可没有这份闲情逸致,来欣赏外面风光,她上了这座高塔,立刻就把阳天歌给的那章玉册取了出来,开始细细研读,生怕一字不对,便要出了差池。

    阳天歌知她心思,便也不甚在意,默默闭目凝神,开始打坐修炼。此前他已修炼到神通境界,神识随先天灵气通达全身,只剩大脑和心脏不能到达。但这两处全是人体要害,只能慢慢温养,不能强行突破,否则一旦出错,就是万劫不复。

    而且阳天歌更知,修炼长生大道,必定艰辛无比,既要有勇猛精进的决心,又要战战兢兢谨小慎微。他也不急于求成,运起体内先天灵气,围绕心脏大脑,来回洗刷涤荡,犹如滴水穿石,用水磨的工夫慢慢消磨。

    转眼又是枯坐三日,阳天歌感觉有些疲惫,这才停下法力运转,先天灵气归于丹田。这时颜七娘也在一旁入定修炼,身上一团白气,围她缓缓转动,那些白气厚重凝练,隐隐仿佛凝成实质。

    阳天歌禁不住大吃一惊,没想到短短三天时间,颜七娘就在体内凝成一口真气,并修炼到几乎化虚为实的境界,只差一步就能化为法力,迈入第二重法力境界。

    当初阳天歌从凝成真气到转化法力,足足耗费数年苦修,颜七娘却只用三天。虽然阳天歌早就知她天赋非凡,也没想到竟会如此惊人,三天练成真气化虚为实,这种修炼速度,若在先天魔宗,必定会引起轩然大波,连掌教都会惊动,收她为亲传弟子,带在身边,精心培养。

    阳天歌微微皱了皱眉,甚至都有些嫉妒颜七娘的天赋,但是转念一想,又觉暗暗窃喜。这样惊天动地的天才,已经被他捷足先登,无论将来怎样厉害,还不是他家的媳妇。

    阳天歌心中高兴,瞅见颜七娘脸上那块胎记,竟也不觉丑陋。又过了片刻颜七娘行功结束,阳天歌立刻凑上去,笑嘻嘻将她抱住,说道:“我家七娘果然最厉害,转眼这几天功夫,就把真气练成了。”

    颜七娘已是双十年纪,正是风华正茂,身子丰腴柔嫩,被阳天歌抱在怀里,在她身上乱摸,顿时满面含羞。却又忽然想起自己脸上胎记,丑恶犹如夜叉,又觉自惭形愧,想要挣扎起来。

    这几天颜七娘修炼阳天歌给的功法,就觉体内热流滚滚,好像惊涛骇浪一般,原本数千斤的力量,居然再次暴涨十倍。但是这堪比熊象的巨大力量,在阳天歌面前却如婴儿一般,根本无法撼动他的双臂。

    颜七娘又羞又急,险些要哭出来,苦苦哀求道:“夫君!奴家自知面目丑陋,被旁人唤作母夜叉,实在入不得夫君眼内。夫君且再等些时候,我将法力练成,消去脸上胎记,再来伺候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