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大罗魔祖 > 013,真身不漏
    阳天歌看出不妙,急忙舍了那七宝炼金壶,一气跑出五六百里才肯停下脚步,寻了一处山头回身眺望。

    这时那道墨色飞虹已经抢先一步赶到,分出一抹乌光,将那铜壶卷去,正要再次逃走,却被后面追来的那几道遁光截住,紧跟就听一个惊雷般的声音滚滚传来,厉声大笑道:“哈哈哈哈!无暇老祖!还不快快放下七宝炼金壶!再要执迷不悟,小心你这三千年的修行,就要毁于一旦!”

    那无暇老祖也不说话,见到脱身不得,索性也不再逃,祭起一团乌黑云煞,顿时涌出无数阴煞魔兵,连那追来的几道遁光,也都卷了进去。

    但是能追赶无暇老贼来到这的,几乎全都是修成不灭元神的绝世高手,那无穷无尽的阴煞魔兵,顿时被数道剑光冲开一片。

    紧跟又是一道金色光霞,匹练似的展开万丈多长,居然一下就把阳天歌凝练罡气那座山峰斩下半截,投向无暇老贼那百万魔兵当中……

    阳天歌躲在远处,看得目瞪口呆,不知不觉已惊出了一身冷汗。只见他住了一年多的地方,全是宝光闪动,乌云滚滚,雷电交加,仿佛到了这个世界的末日。

    这些元神高手为了争夺那只道器宝壶,早已打出真火,出手毫不留情,阳天歌这般浅薄的修为,便是稍微靠近一点,也定是十死无生。

    阳天歌瞧了一阵,再也不敢久留,忙又架起遁光,一路逃到数千里外,再也听不见那边斗法声音,才稍微松了一口气,找了一片树林歇脚。

    这时又想起,那金龙宝塔吞了刘子玄,他的那些法宝应该还在。阳天歌神念一动,进入金龙宝塔,发现原本空空如也的金龙宝塔里面,竟然多了一团亩许大的乌云。

    在那乌云里面,无数阴煞魔兵若隐若现,聚在一个巨大的阴魔周围。那只阴魔一身乌黑锃亮,气息远比其他魔兵强大千百倍,手中摇晃着一杆五色金幢,将那些阴煞魔兵指挥的井井有条。

    “刚才刘子玄还想把余秋炼成阴煞魔将,现在成了这幅摸样,也算是报应不爽吧!”

    阳天歌暗自想道,他早知金龙宝塔将这些阴煞魔兵吞去之后,全都驯服炼化,只是没有想到,刘子玄的魂魄也被练成了阴煞魔将。

    在另一处,紫金剑丸、水火钵盂、降魔杵和另外一柄尺长紫色短剑,还有一条水波似的云兜,这些法宝也都聚在一块。

    刘子玄那柄飞剑,虽然也是上品宝器,但与紫金剑丸相比,还是不免逊色一筹。倒是那条水色云兜,在金龙宝塔和紫金剑丸合力之下才被震破,却是一件难得的护身法宝。

    阳天歌也不客气,立刻将那水云兜炼化,心想:“这一次斩杀刘子玄,就得了两件上品宝器,还收去十万阴煞魔兵,已是收获颇丰。可惜我也手脚慢些,不然连那七宝炼金壶一并拿来,就算自己不用,回去献给宗门,也能换取无穷好处。甚至被掌教大尊收为亲传弟子,到那时候别说是方英,就算凌九原见我,也要客客气气的。”

    阳天歌美滋滋想了一会,又不禁有些泄气,他原想练成金丹,再回到先天魔宗,一鸣惊人,扬眉吐气。却没料到一只七宝炼金壶引来那些高手,非但那座云中寺砖瓦不存,连他修行的山峰都给毁去,又成了无家可归。

    不过他也无甚伤心,寻思片刻便想起来,这附近似乎有一个天都国,修道风气十分盛行。那国主还立下许多仙官,专门册封法力高强之人,寻常修成了神通境界,就可得一个师君封号。

    阳天歌心下暗忖道:“如今我已修成神通境界,不如暂且去那天都国混个仙官做做,听说只要有师君的封号,每月就有千两俸禄,还能分得一座山峰,开辟府邸,收纳弟子。我也不贪他那份俸禄,只要一个灵气充裕之处修炼,使我神识通达心脏大脑,一举突破神通境界。”只不过阳天歌极少出门,虽然听说有个天都国,却不知道在什么方向,只好先寻个有城镇找人打听打听。他再次架起遁光,认了一个方向飞去,时候不多就见前方出现一座城池。城墙全用大块青砖砌成,足有二十余丈,十分雄伟坚固。城中街道宽阔笔直,街上亦是繁华鼎盛,买卖行人络绎不绝。

    阳天歌也不知来到了什么地方,正想按下遁光,寻人问个清楚。这时却忽然发现,城南一座道观的门前,聚了不少百姓。在那人群当中,用木架搭起两座七八丈高的台子,上面分别盘膝坐着两个老道,鹤发童颜,长须飘飘,一副仙风道骨的派头。

    那两个老道相距约有十来丈远,一个手摇金铃,一个拂尘乱甩,皆是念念有词。再看那半空中,一道尺长青光,正围绕一块磨盘大的飞蝗石急转,连续发出一阵铁石交鸣的动静。

    阳天歌远远瞧着,不禁暗暗发笑,心中忖道:“这两个老道也真不知羞,一把年纪才勉强修成法力,也敢出来献丑!还堂而皇之,在大庭广众,搭起台子斗法。偏还打得势均力敌,仿佛针尖对了麦芒。”

    阳天歌心中正想,不禁往那边多看了几眼,忽然望见在人群的后面,走来一名布衣荆钗的女子,看年纪约有十八九岁,容貌竟是生得极美,明眸皓齿,肌肤如雪,自是不必多说,单是丰乳纤腰,寻常女子更已难得一见。甚至那风情万种,妩媚妖娆的方英,与她相比也要略逊一筹。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本该惊世骇俗的绝世女子,却在她左面脸颊上,生了一块紫色胎记,竟足有一巴掌大,赫然如厉鬼一般,把她所有美貌,全都毁于一旦,让人不禁扼腕叹息。

    但阳天歌看这女子,却并非看她美丑,而是因为他发现,这女子居然是天生的不漏之身!一般只有修炼到神通境界,才能封闭周身毛孔,存住一口先天灵气。但是有一些人,一下生就能封闭毛孔,使得出生之后,体内灵气不散,便是不漏之身。

    这样的人每一个都是天才,在修炼到神通境界之前,几乎不会遇到任何阻碍。练到神通境界之后,也比常人进境更快,更有希望缔结上品金丹,更有希望成就长生大道。诸如凌美玉和余秋,都是天生不漏之身,才能成为先天魔宗的天之骄子。

    可惜这名女子,由于无人指点,反而因为不漏之身,致使体内气血淤塞,形成了脸上那块胎记。所幸她年纪还不算太大,如果现在开始修炼,慢慢的将瘀血炼化,还有可能恢复原貌。

    阳天歌又细细端详片刻,不禁暗自窃喜,连忙隐去遁光,悄悄落到城里,向那女子走去,心中忖道:“居然真是不漏之身,这种天才恐怕十亿人当中也找不出一个,居然让我给碰上了!原本我孤身一人,还有些势单力孤,正好将这女人收来。不需数十年就能练成金丹,到时正好与我合籍双修,共同参悟长生大道。”

    这时那名女子看了一会热闹正要离去,却忽然被人拦住,不由得心中暗恼。但是看见身前站着一名十分俊俏的少年,大概也就十二三岁,长的粉妆玉砌似的,火气便也消了大半,问道:“你是谁家的小孩,怎么平白拦我去路?”

    阳天歌倒也干脆,直截了当问道:“在下名叫阳天歌,敢问姑娘芳名?”

    那女子不知他是何意,但是见他年纪不大,却也不曾防备,便说道:“我姓颜,称我颜七娘即可,不知你拦住我到底何事?”

    阳天歌立刻笑道:“我看姑娘装扮,应是云英未嫁,若要娶你为妻,不知去哪家下聘?”

    颜七娘因为脸上胎记吓人,所以一直未曾出嫁,直到父母相继去世,兄嫂就想将她嫁给一个老鳏夫。颜七娘却抵死不从,索性独自跑了出来,却又遇上一伙山贼,见她虽然貌丑,身段却极标志,就想把她劫到山上。

    哪知道这颜七娘,天生不漏之身,双臂力大无比。那些穷凶极恶的山贼,只是任她拨拢两下,就给弄死了七八个。

    颜七娘这些年,因为她那张脸,早已受尽委屈,连自家父母兄弟都不大亲近。这时又连杀数人,心里埋下的怨气,立刻变成了一股戾气。追着剩下几个山贼来到他们老巢,提着一柄插草的钢叉,连那山上大大小小上百个山贼,全都杀了个干净。

    颜七娘原本已经无家可归,又杀光了那些山贼,索性把那山头占了。山上剩下一些被抢来的年轻女人,还几个十来岁大的孩子,归拢几把武器,自己当起大王。后来又收容了一些流民草寇,渐渐竟成了附近有名的巨匪,手下管着四五百个喽啰,连官府也要惧怕三分。

    这次颜七娘进城来,乃是为了一桩大买卖,刚才路过道观门口,看见两个老道斗法,她觉得甚是有趣,便停下看了几眼,却不成想竟会让阳天歌给瞧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