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最强刺客系统 > 第四十八章:神殿!
    如果是个陌生人始终逗留在自己房子外边,怎么看都有问题,不是小偷,就绝壁是来寻仇的。

    但作为一个保安,在住宅附近逗留,引起怀疑的几率就要小了很多。

    巡视整片住宅区,本就是保安的职责。

    更何况,顾成的演技根本是影帝级别的。

    他懒散地倚在墙边,嘴里叼着根烟,头顶的帽子斜斜地拉着,不时还会传来厌世般的叹息,身旁烟雾缭绕。

    任谁看到,都只会认为这只是个丧的不行、又想偷懒的保安,很容易放松警惕。

    黑警的名字叫做亚伯拉罕·温格尔,恰好和那位著名的总统同名,但他们做的却是完全相反的事。

    林肯守护他的国家,让它免于灾厄,而温格尔拼尽全力侵蚀它的国家,将其推入腐烂的泥沼。

    今天,他奉命来墨西哥城内的‘1号贮存室’取一样东西。

    一个……重要程度几乎于核武等同的东西。

    当然,这个‘重要’,只不过是对于美国而言的。

    战略上,以及它意味着的东西,在任何一个有野心的大国眼中,举世无双。

    人体基因重编码技术。

    dna几乎是构建出人体结构的根源存在,其中编码蛋白的cds区一直是各国研究的重点,人的各项特征、甚至于寿命,细胞分裂次数,都取决于此。

    然而,

    相较于dna的其余部分,始终被生物科学界断定为不可破译的junk dna,有关于cds区的任何研究成果却不得不黯然失色。

    曾有著名科学家、研究机构日以继夜工作,不惜一切代价,仅仅是为了找到junk dna对于人体的作用所在。

    最终,他们全都失败了。

    它可能是来源于上一文明时代的遗言,也可能是解锁神秘学的钥匙,如果成功将其破译,便可以将任何一名普通人轻易转化为超人。

    有许多人宣称那是外星人在人类身上留下的潘多拉魔盒,等待这群可怜的小白鼠主动将其打开。

    那将会是无穷灾难之源。

    终有一天,等到人类有实力将其破译,外星人将会得到信息,从而降临此地,实现某个不得而知的目的。

    当然,最容易被人接受的猜想,也就是junk dna真的是junk——一坨无用的垃圾。

    越是高等的生物,junk dna所占的比例就越多,或许它仅仅是基因进化的残留物而已。

    昔日美国暗中在基因工程实验上投入数十亿美元的资金,就是为了打开这扇通往世界秘密终极的大门。

    虽然门后可能是致使人类灭绝的凶险,或者仅仅是用世间最牢固的保险柜封存的废品,一切都成了徒劳而费劲的无用功。

    然而这并不妨碍人们去追逐神秘。

    文明本就是要不断进化,不惜一切,在死亡的边缘线上艰苦求存,最终脱胎换骨,当然最有可能的结果是——

    灰飞烟灭。

    在数十年、费尽无数人力与资源的研究后,他们终于破译了神秘的一角。

    科学的尽头必然是神学,但此神非彼神,倘若世间真有造物主的存在,身为笼中之物,即使发展到尽头,俯瞰宇宙洪荒,也未必能得见分毫。

    但他们真正意义上地接触到了神学——那一切用现今所有科学理论都无法解释的东西。

    绝密基因研究所最终完成了一万五千整次活体人类实验,其中一万四千九百七十九个试验体在活体实验中死亡。

    这也就代表着,在一万五千个试验体中,仅有二十一个试验体最终存活,并得到了足以改变世界格局的力量。

    火焰,寒冰,飓风……

    甚至,最纯粹的黑暗与死亡。

    那些身处漫画与影视中的超级英雄相比起来,不过是臆想与欲望的结合而已。

    真实的力量,根本无法让人产生丝毫崇拜,只有恐惧。

    如果有什么能够让其降临世间,必然只有神。

    亚伯拉罕来到这里,便是为了启封……神灵!

    高大的白色大理石立柱,偏古的建筑风格,建于墨西哥城中心的别墅,市价达到一千万美元。

    许多人认为,在这一片广袤而昂贵的独立住宅区内居住的,都是各行各业上的成就者。

    但他们都不知道,在这片富豪群聚的住宅区中,仅仅十米的地下,沉睡着一位神灵!

    亚伯拉罕带着敬畏与恐惧,用钥匙打开了住宅的大门。

    在大门洞开的瞬间,无边无际的黑暗顿时朝着他侵袭而来,似乎要将这位冒犯者吞噬殆尽。

    但亚伯拉罕知道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他自己的心理作用罢了。

    这栋住宅除了昂贵以外,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抵达神的宫殿之前,根本不需要去担心什么。

    但亚伯拉罕依旧无法抵御住那无比深沉的黑暗,在死亡源头周围所有光芒都将被湮灭,彻骨的严寒包围了他。

    他的躯体开始颤抖,脸庞褶皱成风暴中的海面,恐惧的波涛掀起滔天的浪潮!

    屋内没有多余的摆设,甚至连二三楼的地板都被敲空,高度上的虚无令亚伯拉罕不由地深吸一口气,才有勇气接着走下去。

    周围空空荡荡,猩红色的地毯直铺向前方。

    墙壁上等距固定着燃烧着的油灯,它们发出微暗的灯光。

    很难想象,在这现代化的城市中竟有一隅之地,用油灯提供照明。

    敞开的大门带起一阵寒风,火光不仅昏黄,还在不断摇曳,忽明忽暗,仿佛下一刻便会彻底熄灭。

    油灯为亚伯拉罕投出许多狭长的影子,随着他的走动,光影变幻,影子们肆意且癫狂地舞动着。

    他突然升起一种错觉,脚下的红地毯似乎变成了凝固的血液,粘稠得几乎让他抬不动腿。

    胸口锃明彻亮的警徽并没有为他带来丝毫的慰藉,反而在猩红地面的映照下流淌出血般狰狞的颜色。

    亚伯拉罕突然停步,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走到了红地毯的尽头。

    眼前,是一扇没有门板的门,油灯的光芒到此戛然而止,无法透进去一分一毫。

    黑洞洞的,看不到内部任何东西,仿佛猛兽的血盆大口,择人而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