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女皇家的哲学猫 > 020 橘猫克星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方蘅和顾绛霜的拳头相碰的一刹那,双方同时后退了半步。

    “原来你只是天赋不错而已,并不是练过多少功夫。”方蘅盯着眼前的对手,她的语气里多了几分嘲讽:“空有一身天赋和蛮力,在我这里是讨不到好的。”

    顾绛霜冷哼一声:“打你这种小角色,有蛮力就够了。难道还要玩出什么花样不成?”

    “想以力破巧?”方蘅像是听见了什么可笑的观点,“那你必须有四倍于我的实力才行,但是你的实力上限好像没有那么高。”

    “有没有实力,只有试过才知道。”顾绛霜把左手从口袋里抽出来,她脸色阴沉得像是有雾霾的帝都天气,“替我转告你身后的人,就算九幽七月一起来,我也不会皱下眉头,何况是你这样的小喽啰。”

    当两个女生不顾体面在街上大打出手的时候,齐鸿真的想躲起来或者装不认识她们。

    但是听见顾绛霜的狠话时,站在方蘅身后的他再也不能淡定了:“不用转告,我耳朵没有聋。呃,你刚才说的九——呃,九月奇迹是吧?我真不认识,他们最近好像也没有到田隐市来开演唱会的意思。”

    “你闭嘴!没人跟你说话。”

    两个女孩同时开口呵斥,齐鸿果然乖乖的把嘴闭上。

    “乖儿子,快点上来。”哲学在墙头上招呼齐鸿,“赶紧上干爹这里来。女人是老虎,你要学会坐山观虎斗。这是很重要的一门人生课程。”

    “喵——”

    墙头传来的一声猫叫分散了顾绛霜的注意力,她抬头看看墙头的橘猫,立刻不动声色的将左手的东西放回口袋。

    “我还有事,不想再跟你们胡搅蛮缠。”

    说着,顾绛霜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叠红票子扔给齐鸿:“这些钱就当是给你家猫的精神损失费,记得给猫买点高档猫粮吃。”

    “谁要你的臭钱?我命令你赶紧给眯眯道歉!”

    方蘅气呼呼的转过身对齐鸿道:“快点把钱还给她!诶,眯眯你在干什么?”

    “喵——”

    就在齐鸿接住那一沓钞票的瞬间,他眼角的余光看见一团橘影从天而降,以无比敏捷的身姿从他手里叼走了钞票。

    “嗯,这是钱的香味。不对,是三文鱼、烤鸡、烧鹅、蒸羊羔、蒸熊掌、肘子、酱肉的味道。”橘猫抱着一叠钱在怀中蹭啊蹭,那个架势完全没有了平常的高冷。

    “这钱都是本王的,你们谁都不许动。”

    亲眼目睹了橘猫的失态行为,方蘅气不打一处来:“眯眯你能不能有点骨气,一点小钱就把你给收买了?”

    “对对对,本王要从容优雅知性端庄,”哲学连连点头,但是他很快又在红票子上继续蹭起来:“哦哦哦,好舒服,有钱的感觉真好。再蹭一下,就蹭一下下。哦——”

    纵使方蘅再粗心,此刻也能看出橘猫有些不对劲,她望着顾绛霜的背影怒气冲冲道:“喂,你给我家眯眯下了什么药?”

    顾绛霜的声音远远传来:“没什么,就是一点从猫薄荷上的浓缩提取的植物精油,效力很快就会散去的。”

    “慢走啊,散财童女。”

    已经陷入半嗨状态的橘猫,此刻仍不忘跟顾绛霜挥手道别。

    看看趴在自己怀里嗨翻全场的橘猫,齐鸿忍不住吐槽到:“原来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今天真是丢死人了!”方蘅恨恨的跺脚道:“你和眯眯都一个样,关键时刻半点忙都帮不上。还有啊,看眯眯这样子是没法在外边过夜,我把眯眯暂时交给你带回家看管。”

    齐鸿声音顿时高了八度:“啊?你让我养猫?你干嘛不把猫带回家去?”

    “你看眯眯那个花痴样,现在抱着回家简直丢了我的身份。”女孩一脸嫌弃的转身,她头也不回道:“我的眯眯暂时归你了。还有一点,记得今天就把钱尽量花光,别让眯眯吸猫薄荷上瘾。”

    “美女慢走啊,”橘猫无限慵懒的挥舞着猫爪:“我会看好干儿子,不让他偷摸你寄存在他家的ii。”

    跟方蘅完成告别,他又猫眼朦胧的看着哭笑不得的齐鸿道:“好孩子,赶紧回家啊。等会干爹教你一套橘猫丰胸秘法贴,晚上正好用得上!”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橘猫——,想要吃啊吃——却吃也吃不饱——噢噢噢噢——”

    “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柔软的怀抱,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

    四十分钟后,橘猫哲学在一间四合院中清醒过来。

    当他回想起这一路发生的事情后,冷汗立刻从哲学的四个爪子肉垫中渗出来。

    “我的天哪,难道是本王中邪了吗?为什么我会做出那么多没有王者威仪的事情来?那个名叫顾绛霜的女人实在太恐怖了,从今天起我要离她远远的,越远越好!”

    当他做出决定冷静下来以后,哲学开始打量自己身处的位置:“这是什么地方?我是怎么来这的?”

    就在橘猫沉思的时候,四合院的大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

    齐鸿提着几袋东西怒气冲冲的走进来,在关门前他还大声对外边吼了一句:“这是我家,永远都是我家!别人开再高的价我都不会卖的!”

    趁他还没把门关上的时候,一个满脸堆满虚伪笑容的男人走进来:“小鸿啊,我们亲戚一场,表叔是不会骗你的。当初你爷爷盖房子之前曾经找我家借过钱。”

    “那时他就说了,要是这钱将来还不上,就用东西厢房抵借款。我现在要卖掉属于我家那份,这要求合情合理对吧?”

    就在齐鸿余怒未消之际,男人带着女人和小孩走进了院中。

    “小鸿啊,我真心希望你能体谅表叔的难处,其实我是走投无路才来找起你的。”说着,他拉过女人牵着的小男孩道:“远华快叫表哥。”

    “表哥好。”小男孩很乖巧的冲齐鸿叫了一声。

    齐鸿纵使再有怒火,就算他知道这时登门的表叔没安好心,但他也没法对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发火。

    “远华真乖,”齐鸿强振笑容道:“你来得正好,表哥刚刚买了一堆好吃的。你留下来陪表哥吃顿大餐怎么样?”

    “好啊,谢谢表哥。”小男孩顿时雀跃欢呼道。

    男人看见齐鸿脸色缓和,立刻就给女人使了个眼色:“孩子她妈,你去帮大侄子打下手,我们今天晚上一起乐呵乐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