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再来壹瓶 > 005:贫穷本身是种病
    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病房时,想象之中的姐姐被一帮放高利贷的人欺负的场面却是并未发生。

    原来是医院的保安已及时赶到将这批人阻拦在病房之外。

    但纵然如此,这些人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各个都守在病房外守着,一副赖定不走的模样。

    对此保安人员也没有办法,只能在一旁伫立着随时照看着。

    所幸这些放高利贷的也都是有组织甚至有文化的,懂法知法,也就闹得凶,但真要干出什么,在这医院如此多双眼睛下,却也不傻,根本不会干,也只是做做样子吓唬人。

    因此江诚赶到时,看到病房外坐着的四个或是腰肥背阔或是高瘦痞痞的人,狂怒的心情也就稍稍消退了一点。

    “江诚,你丫的果然来了,我艹,你小子的手机从昨天开始就联系不上,我说你是不是想上天啊?”

    看到江诚的身影,四个痞子当即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其中一个壮硕的家伙就直接走了过来骂骂咧咧道。

    “不错,你这龟孙子欠钱已经逾期了两天,这次的利息和本金该还了,本息同还,一共六万六千块,给钱吧。”一个高瘦男子伸手冷冷注视着江诚。

    江诚看了一眼病房内,就看到面色苍白虚弱的姐姐一脸担忧地注视着这边,神色之间已涌现了无助和灰败,很是绝望。

    “该死!”江诚低骂,怒视着对面四人道,“你们这群王八蛋,钱老子会还给你们,来医院找我姐姐一个病人的麻烦,你们有没有人性?”

    这边闹腾得,顿时又吸引了不少病人和病人家属凑近来围观,一旁站着的保安见状有些皱眉。

    “哟呵,你小子看来是皮痒,欠钱不还还有理了?哥儿几个是不是要给你长长记性?”

    满脸横肉的一个粗壮汉子嘿嘿狞笑,手中拳头捏得嘎嘎响。

    “喂,这里不准闹事,你们有事请离开医院处理。”

    两名保安持着电棍走了过来,目光带着警告之意。

    “小子,是个男的,现在跟我们走,如果你不想你姐姐出事的话。”高瘦男子伸手,想要去拍江诚的脸,却被江诚瞬间避开。

    “跟你们走可以,你们先等着,我要跟我姐姐说两句话,还有,我要联系你们老板还钱,你们这种态度我也要投诉。”

    江诚冷着脸道。

    “哈哈哈,你他妈还真当你自己是个人物?现在就跟老子走,不然有你受的。”满脸横肉的家伙双眼一瞪,伸手就要来拿江诚的肩膀。

    江诚后退一步,神色平静道,“我最后警告你们四个一次,想要我还钱,就安分点儿听我的话,否则钱没有,命只有一条,你们老板那里,我看你们怎么交代。”

    大汉一手抓了个空,正想较真,却被身旁同伴拉扯了一下。

    “坤哥,算了,让他先跟他姐姐说说话,我们是讨债的,不是来讨命的,只要他还钱,什么都好说。”一旁略显精瘦机灵的同伴道。

    另外二人也是一副略有赞同的模样,心里则是对这坤哥感到鄙夷,这家伙蛮横是蛮横了些,有时候一些客户就是被这家伙逼得吓得还了钱的。

    不过现在你丫的也要看场合啊。

    这可是在医院,这么多人看着,万一有人拍照拍视频发到网上,他们公司不又得被警方请去喝茶。

    讨债这种事虽然天经地义,但要是动手那就有问题了,那就是涉及到暴力伤人,不被法律允许。

    现在公司对于讨债的也都是有过培训的,法治社会,做事要讲脑子,蛮力不过是辅助罢了。

    坤哥一听身旁这兄弟一说,又看了看周围的人,其中有人已经拿起手机在拍照了,他哼了一声悻悻收拳,对江诚道,“小子,别耍花招,我们就在门外等你,快点儿。”

    “干你娘,你特么也是讨债的,怎么不出手啊,怎么不欺压这个小子啊?”

    瓶神在江诚的脑海之中潜伏,见状不由欲哭无泪。

    他还准备待江诚吃亏之时蹦出来施以援手,让江诚对他感恩戴德呢。

    结果这帮讨债的也很有脑子,压根儿不动手,就看着凶狠罢了。

    江诚自是不知自己脑海之中瓶神的想法,见这满脑子肌肉的坤哥被说服,当即哼了声转身走进病房。

    他现在手里有钱,心里也是底气十足,其实也很清楚这些公司的制度。

    只要有钱给他们赚,那就是大爷,是大爷就得伺候着不能怠慢了,否则老板那一关他们都过不了。

    江诚走进病房,病房内还有一个隔离间,目前姐姐江可情就在最里面的隔离间之中,二人也只能通过特别配置的电话说话。

    “阿诚。”江可情见江诚走进来,已是泪眼婆娑。

    她本是一个极为坚强倔强的人,性格并不软弱,曾吃苦打工赚钱供江诚上学,很独立。

    然而今天被这般催债,见着弟弟为自己吃苦,心里是难受得不得了,恨不得就此死去了干脆。

    “姐,哭什么,呵呵呵,我又没啥事儿,你现在哭得我心里也怪难受的啊。”江诚拿起电话,嘿嘿笑了两声道,却是颇有些笑得勉强的意味。

    他是知晓自己姐姐性情的,正因为知晓,此时看到姐姐如此这般哭泣,心里也是难受。

    “阿诚,要不要不”江可情嘴巴微张,五官清秀的苍白脸庞上涌现出痛苦神色。

    “不要说了。”江诚突然皱眉打断,“姐姐,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现在事情已无法回头,你以为你放弃治疗我就没事儿了?其实我已经得到了一位贵人的捐助,现在已经可以还上借的钱了,你不需要担心。”

    “阿诚,这是真的?”江可情神色惊喜,痛苦绝望的双眼又涌现一丝明亮的光。

    她真的太需要希望了,在这种痛苦的日子里煎熬,她感觉每天能看到弟弟就是希望,但这希望之中也掺杂着更多的痛苦和绝望。

    富人得了重病,那不是病。

    可像他们这样的情人得了重病,那就真的是病啊。

    贫穷,本身就是一种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