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盖世唐皇 > 第三百十四章 雨柔入教
    “原来如此!”

    张雨柔这才了悟,心想原来是教派之争。那居罗多德既然特意把拜火教的经典,翻译成了中原文字,其人之心,自然显而易见。这位显然是准备在这中原之地,大肆传播宣扬光明圣教的教义。

    如今佛道二门本来就为抢夺民间香火,争得头破血流,不可开交,这个时候又有域外的教派参与进来,张空明身为天师府的首脑之一,又岂会乐见?

    可她随后就不在意了一笑:“可我倒觉得,师叔你未免太小家子气了。佛道二门在中土根基深厚,哪里是那么容易被撼动的?你们大可堂堂皇皇的应战,只要能够得到信徒拥戴,拜火教只会一事无成。且一位修成这等光明大法的大德,无论如何都不该被称为邪魔吧?”

    “你懂什么?法术之道与人的心性,可没什么关系。”

    张空明说这句话的时候,却略有些心虚。

    居罗多德施展的‘光明净界’,可谓是将光明真意,阐述的淋漓尽致。

    如果是刁滑奸诈,心肠鬼蜮之人,是当然没可能将这门法术,修炼到如此恢弘大气的。

    “你不觉得这家伙阴险吗?明明人就在这里,偏偏要等到最后才出场,总而言之,这就是个邪魔外道!”

    张雨柔却不以为然,就她刚才所见,这位光明尊者应该才赶至不久。

    而距离这边更近一点的佛门大宗师达摩笈多,可是最近都没见踪影了。

    张空明也知道自己没法将张雨柔说服,所以接下来,他又把语声一转:“罢了,这与师侄你也没什么关系。不过眼下,却有一桩天大的好处,就看师侄你敢不敢的接下来了。”

    ——既然这丫头已经把‘师叔’二字挂在口上,那他也就心安理得的以‘师侄’相称了。

    “天大的好处?”

    张雨柔不解的看向张空明:“单纯是好处的话,我当然会接。可是说你既然这么说,想必是有着什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代价吧?”

    “的确是要付出一些代价!”

    不知何时,张空明已经在他们两人身边,布下了一层音障。

    “其一,从此之后,你张雨柔就是我们天师府的嫡脉别传,再难返回了,这是师侄你必须思量清楚的。”

    在发觉张雨柔并无明显的抗拒之意后,张空明又神射凝然的继续说道:“其二,蕴养此物,不但需损耗你大量的精血,且有一定的风险。前者可用药物来补足,你家财力丰裕,应该不是问题。关键是后者,如果雨柔你心智不坚,是极有可能遭遇反噬,被吞灭元神,身死道消的。”

    可张雨柔的神色却更期待了,代价既然如此巨大,想必张空明所说的好处,也非同小可。

    “其三,其实这也与我刚才说的反噬有关,异日雨柔你要想平复这一隐患,势必得手染天家骨肉,或者楚国公后裔之血!”

    “天家骨肉与楚国公后裔之血?”

    张雨柔有些惊悚的看着张空明:“这是天师府的意思?”

    “你想到哪去了?我天师府可一向都是天子治下的良民,却不敢生大逆不道之念。”

    张空明一时满头满脸的黑线:“这件事,只是与你私人有关。”

    张雨柔心想这位真是良民的话,哪里会说出这样的话出来?可她闻言之后却更好奇了:“你说的好处,到底是什么?需要天家骨肉与楚国公后裔的血来平息——”

    她一边说着,一边思索,随后突然灵感滋生,以骇然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张空明:“是史万岁留下的那头恶灵?”

    “师侄你果然灵思敏捷——”

    张空明拂动长须:“我之前说过,师侄你身具先天道胎,是最适宜修习降神术与唤神术的,可以道胎蕴养神明。”

    “蕴养神明?”

    张雨柔不由一身嘀咕:“总感觉你这句话,有点不对劲。”

    张空明则哑然失笑:“这跟怀孕没关系,只是你的体质,能将一股母胎内生成的先天之气保留下来,遗存至今。而这股先天之气,最适合护法神明之类壮大成长,甚至能以此为凭籍,突破他们本身的桎梏。简单一点来说,就是你修持的护法神明,成长速度与别人不一样,上限也不一样。”

    “那些道书中也是这么说。”

    张雨柔俏面微红,继续追问:“然后了?”

    “如今此地,就有一种绝佳的护法神明,等你来收取。”

    张空明朝着居罗多德的方向指了指:“这岂非是天大的好处?师侄你现在参研的‘勾陈上宫天皇大帝’,哪怕修到了顶,加上你的先天之气加持,也就只比刚才的真武荡魔大帝法身,强上个六七成的样子。可刚才那头恶灵全盛时是何等的强悍,你也看见了。需知一位护法神明,可是不会畏惧光雷的,很难被人克制。一旦你能将它收服,立时就能有二三品的实力,日后的成长的上限,也是在神品之上。”

    张雨柔的呼吸顿时粗重了起来:“可那恶灵,不是被封印了吗?还有,我知道护法神明这种东西,其实是自身元神的拟化,与外来的神念可没什么关系。”

    “确实如此!可我们天师府,还流传有一门‘护法别驾’的神通道法,可以收服天地间的草木精灵,神兽怪异,甚至是魑魅魍魉等等,将之纳为己用,作为自身的‘护驾灵使’。这门法术因非是修身证神的正法,在中原不曾彰显,可在流传到东瀛之后,却是大行其道,被称为式神。所以这头恶灵,其实也不会影响你本身修持的勾陈上帝。”

    张空明神色自负的笑着:“至于封印,那位拜火教的圣坛尊者来得匆忙,并未准备周全,所以现在还有隙可趁。此间依然有那头恶灵的残念徘徊,萦绕未去。虽然微弱,可刚好是你现在能够降服收纳的范围。只是这个机会,稍纵即逝,失不再来,师侄你要尽早下决断才好的。”

    张雨柔听到此处,已不自禁的用贝齿紧咬着下唇,目光游移,似难以决断。可在仅仅十个呼吸之后,张雨柔就下定了决心:“那么我现在该怎么做?”

    她对当今天家,依然存有有敬畏之心。可除此之外,还有故楚国公杨素的血脉。以后再来平息史万岁恶灵的怨恨,似乎也没什么。

    反正叫她收集到的信息来看,李世民迟早得与楚国公一家翻脸。

    “那就开始吧!”

    张空明的眼中,顿时现出了欣赏之意。他当即就抓住了张雨柔的臂膀,一个闪身之后,就回到了之前那座阵坛之上。然后又信手一招,使得城寨之外,大量的太古荒龙骨骼飞空而至。

    张雨柔不仅神色豁然的微一扬眉:“师叔你这是?”

    “这是给你制作‘龙骨道兵’,那头恶灵总得有个栖身之所,也必须做些掩饰。”

    张空明一边说着,一边咬破了自己的指尖,以自身的鲜血混合袖内取出的朱砂,下就在张雨柔的眉心当中,绘制出了一个模样仿佛是蟠龙般的符文,

    “你就不想想看,如果天家与楚国公,得知你将这头恶灵收为别驾,会是什么样的想法?还有,沐浴度魂咒记得吧,我施法之时,你在心念内诵读此咒即可。而一旦那别驾临身,则需转换开经玄蕴咒。我可以代你施展‘护法别驾’之术,可能否将这恶灵降服。却得靠你自己。”

    张雨柔心领神会,当即盘膝而坐,五心向天,在心念之内默默背诵,

    “——巍巍道德尊,功德已圓成,降身來接引,師寶自提攜,慈悲灑法水,用已洗沉迷,永度三清岸,常辭五濁泥。”

    ※※※※

    就当张雨柔,在张空明的指点之下,默念沐浴度魂咒的时候。位于七十里外的一座浮空城堡内,一位年轻道人,正神色默默的看着下方。

    他的身上有着好几处伤势,可年轻道人却毫不在意,只眼眸之内,充满了不甘。

    而陈太微则依旧立在阵盘之上,一声叹息:“不甘心是么?可今次我等已竭尽所能,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力不如人,如之奈何?”

    年轻道人的面颊鼓了鼓,最后苦笑:“我现在是真的后悔,之前与魔龙八部的合作,似乎是惹到了两个不得了的家伙。”

    “你是说那位李二郎与宇文成都?这的确是后生可畏,他们身后的武功李氏与越女剑派,亦非同小可。可我想这次如果不是魔龙八部,我们只怕连布局出手的机会都没有,这岂非是矛盾?”

    陈太微摇着头,不以为然:“我现在算是看明白了,这袭杀谋刺,终究非是正途。要想取杨广的性命,必先破其国势。只有失去国势的庇护,杨家的天命,才算是走到尽头,。”

    “前辈说的道理,我何尝不明白?”

    年轻道人一声叹息:“问题是我们没有时间,天子对我家主公猜忌有加,待其征辽攻成之刻,就是楚国公府覆灭之时,主公他不能不奋起抗击。所以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了,杨广查明究竟的时刻不会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