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盖世唐皇 > 第两百九十四章 陛下发威
    “臣不知!”

    薛世雄微一顿首:“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可能,它们可能是欲引诱中军精锐前往救援。”

    “引诱中军精锐救援?”

    杨广的瞳孔再次收缩:“逼迫朕救援左后营,导致御营空虚是吗?所以朕,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

    “正是如此!”

    薛世雄俯身一拜:“常理而言,中军有左右亲卫军,有骁骑卫军,还有司马德戡,语文士及辖下的三千精选甲士。即便分兵救援,中军御营也难以动摇。可臣不知道,他们现在还有什么样的后手。谨慎起见,不能不防。”

    “可如果李直阁能够守住他的营盘,那么薛爱卿之忧,就无从谈起了吧?”

    这句话,并非是出自在场群臣的任意一人,而是坐于天子身后的皇后萧氏。

    “的确如此!”

    薛世雄抬起了头:“可在臣看来,以李直阁手中不到四千人的将士,只怕很难守住他的营盘不失。”

    杨广不禁神色凝重,再次看向了银镜。而负责这件宝物的术师,也当即心领神会,将镜中的画面转换,开始观照左后营方向。

    而杨广下一瞬,就又神色微动:“薛爱卿你是在为李二郎请援?现在来得及么?要多少兵力才能够守住?”

    “陛下明鉴!”

    薛世雄的唇角,顿时微微上扬:“应该是来得及的,我想他们即便要以弩箭封锁中军与左后营之间的道路,也至少需要一刻时间。至于兵力,只用一千精选甲士,五十名术师,再从各位王公大臣的侍卫中抽调千人往援即可。另请陛下授予李二郎全权,可以任意调动燕越代三王府的亲卫。李二郎能谋善断,能征敢战,其用兵之能,也是深得其祖遗风。臣对他还是颇为看好的,只需有这六千甲士在手,臣料李二郎必定能保左后营不失。”

    “燕越代三王府亲卫是么?这倒是无妨,战时原本就该归他管辖。至于王公大臣们的侍卫——”

    杨广不由扫了在场诸臣一眼,他知道这些臣子,还有随行的诸多宗室,都携有亲卫前来。少则数十,多则百人,且都是豢养已久,战力强悍。

    要从这些人的手中抽调千人,是不难办到的,可以现今的局面,只怕会激起些许反弹与不满。

    可杨广不但性情果决异常,更是聪明绝顶之人,他只是略一思忖,就明白了薛世雄的真正用意,于是当机立断:“就依你之意!此事就由薛爱卿你来着手。所有王公大臣,敢有不从者,即刻斩首。”

    而随后他又看向了镜中,语声冷肃:“也希望朕的直阁将军,不要辜负朕的厚望。”

    ※※※※

    李世民并不知道自己,即将得到一支强力的援军。此刻的他,正在望台之上指挥作战。

    随着樊世兴等人的呼喊声,那些从北面方向退过来的禁军同袍,在稍稍愣神之后,就立时醒悟过来,毫不犹豫的转身飞奔,跳入到了那条深达四丈的壕沟之内。

    而等到北墙前方,再没有友军阻拦视线之后,李世民调集在墙上的一千甲士,就在樊世兴的一声令下,同时开弓怒射。

    他们一出手,就是近千发的火箭。以油布包裹箭支,在点火之后飞射而出,

    火能克邪,只是被火箭击中的骷髅,莫不都是在弹指间剧烈燃烧。它们身上的尸煞之气,都在迅速的消退,根本无法阻挡那火焰燃烧。

    而骸骨尸兵拥挤的阵型,也让他们成为绝佳的燃料。

    这时更有零星的油布火箭,落入到右后营内,将里面的那些帐篷与拒马等等,陆续点燃。

    于是只短短片刻之间,整座营盘之内,顿时燃起了的冲天大火,热焰逼人,不但令数以千计的骸骨尸兵燃成火炬,更阻住了它们的追击之势。

    李世民见状,不禁心神微松。而就在不久之后,长孙无忌与五雷神烈真君,也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直阁将军大可放心,四面寨墙绝无任何隐患!不过——这营盘之内有没有对方的伏兵,老朽就不清楚了。”

    张空明说完之后,又看向了北面冲起的滔天火焰:“还有一个好消息,那位陈天师的法力,看来终究有限,我们现在并不是没有抗手之力。”

    ——传说中的南陈国师陈太微,在水系术法上登峰造极,只从这笼罩百余里方圆的幻雾之法,就可见这位的能为。

    在张空明看来,北面营盘中的那些火焰,陈太微念动之间就可以将之扑灭。可这位自始至终都没有丝毫的动静,可见其人在连续施展了两门无上级别的大规模道法之后,已经没有了太多的余力。

    长孙无忌则是剑眉微扬:“大业殿我不敢担保,可玄甲都却一定没有问题!”

    他在这一个多月以来,与玄甲都将士几乎是同吃同住,从上到下都是了如指掌,固而信心十足。

    李世民接下来,又看向了长孙顺德,公孙武达与窦轨等人,三人当即会意,

    长孙顺德首先保证:“大业殿所有将官,我都知根知底,都是禁军当中的老兄弟,绝非内应。”

    公孙武达也朝李世民抱了抱拳:“其他不敢保证,只我公孙武达麾下的兄弟,绝不会在直阁大人背后捅刀子。”

    之后是担任法曹行参军的窦轨,这位稍稍凝思了片刻,这才答道:“我想各部都问题不大,如有人欲行谋逆之事,一定瞒不过我。”

    李世民这才放心下来,长孙顺德与公孙武达太看重同袍义气,不太靠谱,可窦轨的为人性情,他却是信任无疑的。

    再当他重新把注意力转回北面时,那边的火势,已经寮燃凶猛起来。就连观文殿临时制作的四架简易投石机,也被点燃。

    可让李世民心惊的是,那一千五百名死灵骑士,依旧不动如山的立于其中。周身黑煞之力依旧浓郁如油,虽是被火舌烈焰席卷吞噬,也没能让它们的躯体,遭遇半点损伤。等到火焰退去,它们的一身甲具,全都完好无恙。

    此情此景,让李世民不仅长吐了一口浊气。只能微一摇头,继续看向了寨墙之下。

    趁着壕沟另一侧被火海笼罩,已经有一些右后营的禁军同袍,陆续从壕沟里面爬出。

    樊世兴也在李世民的将令之下,把北门打开一线,将这些人小股小股的放入了进来。

    不过在放人进来的同时,樊世兴也在李孝基,汤元化的压阵下,毫不留情的将这些人手中的兵器甲胄暂时解除。

    右后营并非全是观文殿所部,还有光龙都,兴业都——后二者都是左右监门卫所属,而‘光龙’,‘兴业’,则是宫城中两座宫门的名字,

    这次天子冬狩,因左右备身府重建之故,担心守卫的力量不足,把左右监门卫的一半将士,都带了出来。

    这边也都是知根知底的,李世民与这三部的许多将官认识,能够叫得出名字,

    可他却毫不客气的,把所有队官以上人等全数隔离关押。下面的将士则完全打乱编制,另行编组之后,在发还兵器墨甲,充入到麾下各部当中。

    右后营的寨墙被爆破,绝不是区区一队内应能够办到。李世民怀疑观文殿与光龙都,兴业都三部,还有他们的同党存在,总之是没可能放心得下的。

    而就当李世民为这新得手的一千二百将士,既喜且忧时。后营方向,又有了动静。整整两千全副武装的甲士举着盾牌,从中军御营方向冲出,往的左后营这边直奔过来。

    也就在这刻,天空中蓦然间有无数的雨点坠落了下来。而北面方向,那片火海之内,更有一千五百发的骨箭,往两座营盘间的间隔之地劲射。

    那些雨点,还没有完全落下,中军之内,就有狂风卷起,托举着那些雨点,洒往其他的方向。里面果然是含有剧毒,甫一落地,就发出了一阵‘滋滋’的声响,将周围的土地消融腐蚀,扬起了阵阵青烟。

    可那一千五百发骨箭,中军御营里面的术师们,却没有太多的方法可想。只有一面面石墙凭空拔起,试图阻拦其势。

    可那些箭无不都是犀利无匹,劲道十足,在连续穿透整整三十重石墙之后,也仍有一部分,具备着强悍无比的杀伤力。

    那两千甲士,足足有二百多人,直接就被这些骨箭钉杀在了途中。他们手中持着的巨盾,简直不堪一击。

    好在两座营盘之间,只是七十丈的距离。其余绝大部分,还是安全的进入到了左后营。

    与他们同时到来的,还有皇后身边的掌案太监庄士诚,以及同为监门直阁的宋老生、裴虔通。

    后二人的官阶,与李世民的备身直斋等同。不过按照庄掌案带来的旨意,这二人连同其部属,都将在之后的战事当中,听从李世民的号令。

    说到庄士诚,这位几乎是哭着向李世民传达圣旨。刚才他过来的时候,虽然被那两千甲士遮护的严严实实,却依然有两支骨箭擦身而过。只要稍微偏开哪怕一线,他现在就已魂归地府,尸骨已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