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赤帝 > 第二十章那么,我们战一场吧
    “怎么,怎么会……”

    一场恶战,在场诸将算的上大开眼界。

    难以想象,传说中天下闻名的白马义从,竟然在兵力对比一比一,同时是在平原地形对决时,会输给其他军队。

    这简直就超过了所有人的想像力。

    白马义从。

    那可是白马义从啊。

    在之前的数十年时间里,在公孙瓒出道之后,白马义从基本代表了两个概念。

    其一,是骑兵的巅峰。

    其二则是更加强大,甚至可以说让人难以想象的一个名词“无敌”。

    这两个概念都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以敌人的鲜血浇筑出来的。是以数十万,乃至上百万的鲜卑人、乌桓人、高句丽人、三韩的部落民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各种民族的人头堆积起来的。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刘玄德之所以会有如此强势的威力,与他与公孙瓒的关系分不开的。

    在这之前,朝廷诸君对于北地骑兵的恐惧,甚至不会逊色于对于黄巾军的恐惧。

    之所以卢植能这么简单,就获得承认,与他身为公孙瓒的老师也有一定关系。

    然而。

    现在。

    竟然。

    输掉了。

    三千对三千,白马义从竟然输给了并州,这样一支名不见经传的军队。

    从这一点说,这注定是一件将会哄传天下的大事。

    “真是不错。”

    刘备忍不住的如此感叹——在眼看着吕布耀武扬威下,甚至连他也忍不住的,有点想要改变对于吕布的态度,改成拉拢这家伙了呢。

    当然只是一瞬间。

    “胜败乃兵家常事。”刘备看着战败回来之后,一脸难以接受的表情的公孙续,这样安慰他说。

    当然就算这样,公孙续仍旧难以接受就是了——

    当然,如果说要找理由的话,他能找到相当多的,说自己打不过吕布的理由——吕布本身的能力,吕布麾下两员大将张辽高顺的能力。

    甚至说吕布麾下其他并州大将如侯成、宋宪、曹性……这些人都是悍勇之人。战斗力非常强。

    与之相对的,公孙续麾下只是一批普通的幽州军将而已。没有一个能超过他公孙续自己的实力。

    这样的话,双方的军事实力差不多——甚至白马义从的战斗力,还要比并州军更强一些……但是……

    “你要好好想一想,好好思考一下了。”

    虽然被刘备说了“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样的话。但是,果然,公孙续还是一副无法接受的样子……

    于是之后,刘备微微叹了口气,这样说道。

    ……

    再接下来,便是吕布了。

    胜利者的状态,果然与失败者完全不同。高昂着头的他,看起来身形都比平时更加高大了。

    “如何,诸君!”

    他朗声说:“我麾下并州儿郎的实力,大家都看到了吧!”

    “并州兵士,的确不错。”刘备温和的微笑着,这样评价说……

    当然,这样的话并不能让吕布感到满意:“仅此而已么,玄德公?”他眯着眼,看着刘备,这样问道。

    “是的。”刘备点点头。

    “难道说——玄德公认为自己麾下兵士,能比某家麾下并州精锐更强!”

    他毫不犹豫的针锋相对,这样大声说道。

    “备并没有这么说。”刘备平静的说道:“只是,一场胜利或者失败,证明不了什么。

    或者天时,或者地利,或者只是单纯的运气好而已。天下之事大抵如此。”

    “哼,哼,哈哈哈哈!”

    听刘备这么说,吕布楞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哼哼哼哼,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玄德公这样说,想必是看不起我并州儿郎?!”

    “完全没有。”

    “那是看不起我吕奉先?!”

    “奉先啊,你冷静一点如何?”刘备认真地看着他,备完全没有那个意思。

    “——那究竟是什么意思?!”

    “备的意思是说。”刘备预备给吕布讲讲道理。但是很遗憾的,像是现在这种状态的吕布,完全听不进去任何的“道理”就是了。

    “——无需多说,倘若玄德公有能为胜我并州儿郎,那布无话可说,但如果玄德公输了……哼,布虽不才,却也要为麾下儿郎讨个公道!”

    “……”

    听对方这么说,刘备不由得摇了摇头。同一时间,他身边关云长、张翼德二人一齐上前一步,对着对方怒目而视。

    “吕布,你不要无理取闹——”

    “罢了,云长。”

    刘备制止了还想要说些什么的关云长,继续平津的看着吕布:

    “看奉先现在的样子,备若不战上一场,奉先也不会满意。

    只是,奉先麾下兵士刚刚战了一场,接下来再战,是否有些……”

    “某麾下精兵不只三千,再换兵士来打就是了!”听刘备这么说,吕布满不在乎的如此说道。

    “既然如此,也好。”

    “好!”听刘备这么说,吕布变得更加兴奋了。

    事实上这个计划,他酝酿了相当长的时间来着。

    如果能够在战场上击败刘备的话……他想要用这个结果,来证明一些事情……

    至于究竟是要证明什么呢?

    他比刘备更优秀?比刘备更能打?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吗?

    事实上连吕布自己都不知道。

    但是无论如何,他都要与刘备打一场。不然的话,他会念头不通达的。

    他在之前,唯一担心的事情就是,刘备通过自己的身份地位拒绝自己的挑战。

    所以他才会拼尽全力的开动脑筋,在大军会操时挑战刘玄德。

    他觉得在诸将面前,刘备为了自己的面子绝对会接受自己的挑战的。这样一来自己就能如愿以偿了。

    “以你的冀州军对阵某麾下并州军,我们——”

    然而,在他朗声说出这样的话之后,刘备打断了他:

    “并不是你麾下的并州军,也不是我麾下的冀州军。”

    刘备非常认真地看着他,而后说道:“你我麾下,皆是大汉军人,你我指挥的,都是大汉禁军。奉先,你必须牢牢地记住这一点。”

    “……”

    听刘备这么说,吕布下意识的想要开口反驳。

    然而,看着一脸非常,非常认真地看着他的刘玄德,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一会儿,他的确被刘备的态势给吓住了。

    所以最后,他也只能冷哼了一声。

    “那就这样吧。”刘备认真地看着他:“三千人,还是五千人,或者更多兵马?”

    “将兵,自然多多益善——我营中尚有八千大军,便以八千对八千,你敢不敢?!”

    “当然。”刘备点点头:“没有问题。”

    ……

    随着两人定下赌约,大营变得热闹起来了。

    刘玄德麾下每个营,兵力配置都是接近八千。倒不用临时重新编组。直接将一个经过整编的禁军营拉上来就行。

    只是……

    “你一营兵士,战兵不过六千而已,想要以六千兵士对阵我八千大军?!”

    虽然刘备麾下还有一营一千后勤工兵,而且战兵的数量也不是六千,而是六千五百。加上诸军士,以及军官,旗手等等。数量的确接近八千。但是在吕布看来,这样并不算公平。

    并不是说吕布是个多么崇尚公平的人。

    也不是说,对方这样故意让着他,是对他的侮辱。

    而是他担心,这样刘玄德输掉了的话,是否会找借口,说着并不是自己最强阵容,吕布就算是赢了也没什么好说的。

    所以他干脆在战斗之前直接抗议。

    “是的,就是这样。”刘备平静的说:“我一营兵力足有八千,可当一战了。至于我营工兵部队,实力并不逊色于战兵。所以奉先不必担心。”

    “哼,既然如此。那就来战吧!”

    说着这话,吕布转身回营。同一时间,刘备身边张飞拉了拉他的衣服袖子,小声对着刘玄德说道:

    “大哥,吕布这厮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实力却很不错。他手下更有一班强将可用。莫不如……我与二哥一起,再加上颜良和高仲义。咱们一起上。说不得要杀他个屁滚尿流。”

    “不用。”

    虽然张飞的计划很好用。但刘备却毫不犹豫的予以拒绝——只因为刘玄德之所以答应要与吕布一战,就是为了压服对方。让对方明白自己的本事,以后无论是为敌为友都更方便。

    这样的话,就要让他输的心服口服才行。

    所以,像是临阵换将,集中己方精锐将军而后战斗的方式,虽然说符合规则,但这样就算应了,多半也不会让吕奉先心服口服。所以说,刘备不取。

    “但是……”

    听刘备这么说,张飞有些惊讶,又有点担心:“万一,我是说万一,大哥……那可就……”

    他的下一句话当然是:“那可就丢人了。”说的是刘备输给吕布的话。

    “放心好了。”刘备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兄长不怕丢人。而且,你兄长也不认为,自己会输给吕奉先。”

    “哦,哦……”

    看着刘备展现出的强大气场以及自信,张翼德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就这样了。看着吧,翼德。”说完这话之后,刘玄德转身下了巢车。

    “来战吧,刘玄德!”吕布已经重新跨上了战马,仍旧是那副耀武扬威的模样,气焰万丈的对刘玄德大喊着。

    “嗯。”刘备点点头:“那就战吧。”

    他这样回答,同时伸手接过一顶头盔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