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败家福晋 > 第三三五章、人老成精
    杨夫人前脚离开,和嘉公主的管事嬷嬷急忙道:“公主,此事尚未查清,不可听信李杨氏一面之词。”

    和嘉泪珠滚落,“只怕八九不离十了!嬷嬷,那林氏你也是见过的,她是何等容色,何等楚楚可怜人物,但凡是个男人,见了哪有不动心的?!”

    嬷嬷急了,连忙掏出帕子为和嘉擦眼泪,“事情未必如您想的那样,那林氏眉宇清润,瞧着实在不像杨夫人说得那种人。”

    和嘉面容落寞,她问:“额驸呢?”

    旁边侍女低声道:“公主,您忘了,额驸爷今儿回富察家了,说是想多陪陪老太太。”

    和嘉咬唇,眼里露出恨色:“是陪老太太,还是陪那个狐媚子?!”

    “立刻叫他回来!就说我肚子不舒服!”和嘉冷冷道。

    忠勇公府。

    说实在的,福隆安的确在陪老太太呢,不过也的确在陪着和嘉口中的“狐媚子”林香儿呢。

    今儿四福到了三个,出了远在云南的大哥,二哥三弟四弟这会子都在老太太屋里,陪着老太太唠嗑呢。盈玥也是一大早就过来了,大嫂敏仪要操持府内杂物,便叫香儿领着萱娘、瑞哥儿、佑哥儿一并来了。

    一屋子人,端的是热闹得紧。

    福康安这贼小子,眼珠子老往香儿身上瞄,瞄了之后,还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盈玥看在眼里,好几次忍不住险些爆笑。

    只可惜香儿没察觉,香儿怀里抱着佑哥儿,眼珠子都停留在这小胖娃身上呢。

    老太太看着香儿那出众的容色,拉着她的手问道:“你这丫头是哪房的啊?”

    老太太的性子极为封建,香儿是丧了未婚夫这点,并不曾让她知道。老太太如今明显是把香儿错当成某房的孙女了。

    香儿忙道:“回老太太的话,小女是国子监林博士之女,小字香儿,如今蒙县主恩遇,教萱格格识字呢。从前家父曾为十一福晋教导开蒙,那时候,小女是十一福晋的伴读。”

    老太太恍然大悟,“你就是那个林丫头啊!”香儿小的时候,老太太也是见过一两回的。

    “是。”

    老太太笑呵呵道:“我就说,瞧着有些眼善。你这丫头,出落的真真是愈发标致了!”

    “您过奖了。”香儿有些羞赧,连忙屈膝道。

    这样标致又乖巧懂事的小姑娘,老太太自然喜欢的,他笑呵呵问:“你瞧着年纪比月娘略小些,可定亲了吗?”

    香儿一愣,有些迟疑,她是定亲了,但是……

    福康安见状,忙笑着说:“玛嬷,香儿今年才刚十五,尚未及笄,如今还待字闺中呢!”

    老太太笑眯眯道:“这么如花似玉的女儿,你父亲不舍得早早嫁了你,也是常理之中的事儿。”

    福康安又忙应和:“可不是么!一家有女百家求,可得好生选个好夫婿才成。”

    香儿蹭得脸红了到了耳根子。

    老太太打量着福康安,忽的想到,自己这孙儿的婚事,他是做不得主了,可若是纳妾这种小事儿……

    老太太看了看香儿,又看了看福康安,笑容更灿烂了,便忙问了香儿的生辰月份,才晓得比福康安还小两个月,老太太更加满意了。

    康哥儿身边那两个妾,都太老了,比康哥儿都大呢。

    这个林氏好,长得漂亮,还年轻知礼,似乎还是书香门第?

    “你们林家应该是耕读之家吧?”老太太问。

    香儿点头。

    福康安又插嘴道:“玛嬷,林家先祖在顺治爷朝和康熙朝都出过进士呢。”

    听到这话,老太太更加满意了,忽的老太太察觉不对劲了,“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福康安瞬间哑巴了,他神色有些囧,当然是暗地里特意叫人查的……

    香儿也脸带疑惑,是啊,福三爷是如何知道的?林家先祖,他可从不曾对外人说过。

    老太太眯着眼睛,笑得别有深意。

    盈玥暗道:一个男人如此特意去了解一个女人家中的情况,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老太太虽然老了,却也是人老成精了,如何看不出猫腻?

    “年轻正好啊。”老太太缓缓吐出这样一句话。

    香儿俏脸更加懵逼了。

    这时候,和嘉公主府的太监赶到了,“公主腹痛不适,请额驸尽快回去一趟!”

    听到这话,福隆安登时脸色一白,“我今早走的时候还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不适了?!”

    老太太也有些着急,“先别管那么多,隆哥儿,你速速去吧!别耽搁!”

    “是!”福隆安便行了一礼,扭头疾步奔去。

    盈玥有些不解,这还不到生产的月份呢,和嘉公主的胎相又一直安稳得紧,之前年初忙碌的时候,尚且没有不适,如今都歇下来的,怎的竟不适了?

    盈玥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忙道:“玛嬷,二哥一个大男人,只怕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我也去瞧瞧吧!”

    老太太连连点头。

    盈玥便火速追二哥去了。

    老太太连连合手到“阿弥陀佛”,已经开始念起了佛经。

    福康安赶忙上前安慰道:“玛嬷您放心,和嘉姐姐身子骨康健,估摸着顶多俱是胎动,不会有大碍的。”

    老太太叹着气道:“但愿吧。”她看了看屋里仅剩的几人,小长安、萱娘、佑麟、瑞麟这几个孩子,此刻都格外乖巧,福康安与林香儿侍立一旁,端的是郎才女貌,老太太怎么看怎么觉得般配。

    老太太微笑道:“难为香儿丫头这么快就过来教导萱娘读书,实在是有心了。”赞过之后,老太太对福康安道:“康哥儿,我记得后花园的梅花如今还不曾落尽,你若闲着无事,领香儿丫头去瞧瞧吧,雪中红梅,不当辜负。”

    福康安心中大喜,谁说玛嬷老糊涂了,这不是顶聪明的人吗!

    “是,玛嬷!”福康安挺直了腰板,欢喜应下。

    香儿一怔,她下意识觉得不妥当,可老太太都发话了,她总不能不识趣地拒绝吧?只得点头应了,忙叫怀里的小佑麟交给了乳母抱着。

    好在佑麟已经睡了,否则肯定要闹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