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时间掠夺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苏君的挑战
    范三荣实力极强,而且早年是军旅出身,为联邦立下过汗马功劳,亲手杀死的妖蛮尸体,连起来可以绕联邦边界线一圈……

    他担任着红楼楼主这样重要的位置,是真正意义上的大人物,在整个联邦都拥有极高的地位。

    所以当范三荣明确表态支持苏君的时候,大部分人都选择沉默。

    反正特勤部迟早会来人的,不是苏君,也会是后面的韩晨和高罗成。

    既然职务被分走是注定的,何必因此而得罪自家部长?

    但有一个人却不畏惧于范三荣的“淫威”,那就是同为特勤部正式成员,而且资历极老的韩学定。

    韩学定同样在红楼担任重要职务,实际上特勤部和红楼高层,就是同一套班子,只不过一个对上负责,一个对下管理罢了。

    “苏君通过总殿考核,不过是用了取巧的法子,真实实力恐怕连普通成员也及不上,哪有资格进我们特勤部?”

    “况且任老有言在先,这苏君实力虽强,却欠缺一颗武者之心,日后未必能有多大成就。”

    “依我看,还是将他踢到其他部门……当然,如果他愿意自行降格为预备成员,等晋升神意境再转正,我也没有意见。”

    韩学定侃侃而谈,正是对准了苏君的几个弱点,这让周围几人看他的目光都有些古怪。

    这老家伙准备还真是充分啊……为了自家儿子,这是豁出去了啊!

    不过韩学定所说的,也确实有几分道理。苏君毕竟只是一个死生境,按照任老的说法,什么时候能晋升神意还是未知数。

    别看苏君现在勇猛精进,要是在死生境卡上个十几年,只怕连下一代人都会超越他。

    武学之道艰难险阻,每一个境界都会卡住一堆人,任何人都不敢说自己能走到武学之路的尽头。

    范三荣淡漠的目光瞄了他一眼,随即道:“表决吧,不对苏君进行考核,谁赞成,谁反对?”

    掷地有声的话音落下,韩学定顿时脸色一黑。

    这范三荣是摆明仗着自己部长的地位,根本不与他辩驳,直接要求所有人表态。

    这招叫做忽略事实,只看双方的后台……要论后台,他韩学定哪能跟范三荣比?

    不过会议室内平静了片刻后,却更多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我弃权。”

    “弃权。”

    “同弃权。”

    其他成员同样都是人精,反正位置只剩一个,无论谁进来,弃权总归是不会得罪人的。

    最后其余八名成员中,只有两人站在范三荣这边,剩下六人全部弃权。

    韩学定心中大定,连忙道:“沈部长和老田还没回来,票数相差不大,这件事不如等他们回来再行决定。”

    特勤部的规矩一向如此,如果剩余成员的缺席,可以对表决产生影响,那么必须等他们返回再行决定。

    当然这个时间不会拖得太久,若是有人迟迟不归,那就默认他弃权。

    “可以。”范三荣笑了笑,也不去看韩学定是什么表情,随口道,“那就这样,散会吧。”

    ……

    片刻之后,苏君和赵影昭见到了范三荣,这位在联邦名气极大的传奇人物。

    “老师。”赵影昭恭恭敬敬地行礼道,“这就是我弟弟苏君。”

    苏君也跟着见礼,打量范三荣的目光带着些好奇。他好奇的不是对方的实力,而是外貌。

    一般来说,能够维持范三荣这等力量的武者,不至于苍老成这个样子。武者躯体表现在外的样子,总是和实力情况相对应的。

    “我知道。”范三荣含笑点头道,“任老头之前特地找我说过,说你弟弟没有魔性,却有一股子邪性,同样不堪大用。”

    赵影昭身体微震,诧异地望着老师。

    她没有想到,任海泊对苏君的成见居然这么深,不光给出“缺乏武者之心”的评价,甚至还专门跟自家老师打招呼。

    “老师,这……”

    “无妨。”范三荣摆摆手打断道,“邪性又如何?我红楼之内多的是三教九流之人,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任老头就是太固执,才闹得几个徒弟都跟他过不去。”

    任海泊在联邦地位极高,但范三荣也不是凡人,言谈间对他也没太多敬畏,就像是在说一个普通人。

    范三荣又看向苏君道:“苏君,我就叫你小苏吧。你先跟我说实话,加入特勤部究竟想要做什么?”

    苏君看了赵影昭一眼,想了想说道:“我找到一处空间通道,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我希望能独自拥有它,至少是独自拥有一段时间。”

    联邦入侵的动静太大了。大威人也不是傻子,一旦发现事有不对,很可能会直接逃走。

    魔卡升级既然在大威也算秘法,自然会被第一时间隐藏甚至销毁。

    而只要给苏君一定时间,他就有把握在大威搞到魔卡升级的方法,到时候再让联邦前去清扫也无所谓。

    范三荣沉默了片刻,他没想到苏君的目的居然是这样。

    “你想要单独负责一方事务,那就必须要展现出自己的实力。”范三荣想了想说道,“看来想让你平稳上位是行不通了。”

    苏君一下子反应过来:“部里有人反对我进来?”

    范三荣很满意他的反应,淡笑点头,将之前会议的情况说了一遍。

    “这简单。”苏君一脸的理所当然,“既然韩学定对我的实力不认可,那我去挑战一下他就可以了。”

    范三荣哑然失笑道:“韩学定的段位大概在二十段上下,或许还要再高一些,你可要想好了。”

    他见苏君脸上依旧自信,不由道:“你那治疗和抑制治疗的异能,瞒不过部里的人,未必能对韩学定的意境起到太大作用。”

    苏君对此并不意外,他知道随着自己出手次数增多,创伤固化的效果迟早被人发掘出来。

    不过无所谓啊!

    所谓的底牌,除了关键时候才会打出来之外,更是要被人洞察之后,依旧有着极大的威慑力。

    斗地主手上有炸弹就是强,被人知道也是强。

    “我打不过韩学定。”苏君很清醒地说道,“不过我打得过他儿子。他要是逼我去做预备成员,我就天天挑战他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