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福宝的七十年代 > 第038章 抓猪崽(1)
    抓猪崽这个事, 可是个大事件。

    像顾家, 除了在生产大队里干活拿工分外,私底下还做点编竹筐编杏筐草席子的买卖,家里再种自留地养个鸡, 这都是自己私底下能得的进项,要不然只靠那些工分也不能养活这一家子再供着这么多孩子上学。

    顾家当然是盼着能再多干点事,毕竟家里壮劳力多, 壮劳力都是使不完的力气, 只恨没机会挣钱给家里做贡献。

    如果能养一头猪的话,到时候用心把猪伺候好了, 一年下来养出来一个两百多斤的大肥猪, 到时候上缴给公社,人家要一百斤, 剩下的都是自己的。

    如果自己不想要剩下的肉, 还可以用市场定价来把猪肉折算给公社里自己拿钱。公社里收购猪最低必须是两百斤,就按照两百斤算, 那除去本来就应该上缴的一百斤,其余的一百斤还可以挣三十多块钱呢。

    况且养一头猪并不费事,可以让家里小孩子们没事去山上摘猪草来喂猪, 自己再多少添补一点点剩下的泔水粥, 并不会消耗自己多少粮食。

    怎么算都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是以顾家挽起袖子想抓到一只猪崽。

    而抱着顾家同样想法的人自然很多, 这一天吃过晚饭, 大家来到了打麦场, 开始准备抓阄了。

    每个人都是满脸兴奋期待,有的人甚至在过来之前先去拜了拜祖宗,烧了三炷香,就为了能抓到那头猪崽崽。

    苗秀菊临出门前先吃了一颗酸杏子,又洗了洗手烧了香,最后牵着福宝的手过来打麦场的,她甚至琢磨着:“福宝,要不你帮我去抓阄吧?”

    她觉得福宝运气好,没准能抓到。

    沈红英从旁听了,顿时不同意了:“娘,这哪能让福宝去抓,福宝还是个孩子,可不敢交给她!”

    按说代表一家人去抓阄这是大事,别家都是找家里最有福气的老人去,顾家当然是让苗秀菊抓,苗秀菊是一家之主,她又厉害,好好的怎么可以让福宝去抓?

    福宝算老几?再说了,聂老三媳妇前几天还大骂说福宝是个丧门星,说如果不是养了福宝那几年,她家早过上好日子了。

    沈红英左右是不同意的。

    刘招娣也不太乐意:“如果说小孩子有福气,那肯定是我家最小的三丫,怎么也轮不到福宝去抓。”

    苗秀菊听两个媳妇这么叨叨,就不高兴了:“我爱让谁抓谁就去抓,少在这里给我叨叨!”

    沈红英和刘招娣顿时不敢吭声了。

    她们怕苗秀菊,苗秀菊确实也有的是手段来磋磨她们,而且顾卫国顾卫军那里也都是孝顺苗秀菊的,她们当媳妇的不听话肯定又要被自己男人说。

    不过苗秀菊被两个儿媳妇叨叨了后,还真打消了让福宝抓阄的念头。

    这倒不是因为她怕了两个儿媳妇,而是又想到了另一桩。

    要知道现在生产大队里已经不少人暗地里说福宝是个好福气的,给顾家带来了好运,甚至有人开始眼红了。

    这种好事,私底下透着乐就行了,哪能让别人知道,万一别人抢福宝呢?特别是那个倒霉催的聂老三媳妇,如果她赖皮非要夺回去福宝一哭二闹三上吊呢?

    她苗秀菊虽然并不怕那个聂老三媳妇,但是你架不住碰不上个赖皮不要脸的,岂不是凭空惹一身不痛快?

    苗秀菊这么一盘算,觉得不能让福宝去抓阄,万一一下子抓中了,别人都知道福宝福气好了。

    于是她看了一眼两个儿媳妇,淡淡地说:“不过我想了想,福宝是个小孩子,我还是自己抓吧。”

    两个儿媳妇一听,顿时欣喜,看来娘也没那么把福宝当回事嘛!

    苗秀菊看着两个儿媳妇那偷乐的样子,暗地里笑,两个傻媳妇哎!

    正想着,抓阄已经开始了,陈有福先拿着大喇叭在前面讲了一番话,意思是感谢新中国,感谢党感谢人民。

    下面的社员一听小猪仔都激动起来,有的甚至开始起哄:“抓吧,赶紧抓吧!”

    陈有福看社员们这么高兴,也激情昂扬起来:“社员们,一年之计在于春,我们要在这个美好的春天里把我们的热情奉献给我们伟大的祖国,我们公社里的老母猪一口气生了九个猪崽崽,这体现了全心全意为人民奉献的精神,我们每个人必须——”

    说到这里,他突然卡壳了。

    每个人必须如何?向生了九个猪崽崽的老母猪学习吗??

    陈有福憋住了。

    憋住的陈有福看到下面全体社员正激动地看着他。

    他觉得自己这时候不能泄气,握紧了拳头,大声吼道:“我们每个人只要坚定地走社会主义道路,听党的话,勤奋劳动,以后咱们的日子那就是耕地不用牛,点灯不用油,楼上楼下,电灯电话!”

    一口气说完这个,大家掌声热烈。

    陈有福继续说:“现在我们要把自己的智慧和劳动贡献给我们伟大的祖国,全心全意养猪崽崽,争取为人民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总算顺下来了,陈有福喊得声嘶力竭。

    底下社员们群情轰动,大声喊道:“分猪崽崽,分猪崽崽!”

    就在这一片喧嚣中,福宝感到身后有个人拽了下自己的衣服,她诧异地扭头看过去,看到了站在一旁的萧定坤。

    萧定坤招招手,之后走到一旁麦垛后面。

    福宝犹豫了下,看看身边的顾胜天,顾胜天也在兴奋地跟着大家喊口号,所有的人都沉浸在那种为人民服务分猪崽崽的兴奋中。

    她个子小,七钻八钻,从人群中出来,然后跑到了麦垛后面的树林里。

    进去后,就见萧定坤正坐在一块石头上,手里拎着熟悉的超面粉袋子:“吃这个。”

    她一眼就盯上了那个袋子,眼睛就没舍得挪开过。

    萧定坤拍了拍身边的石头,示意她坐下来。

    她乖巧地坐在那里眨巴着眼睛。

    萧定坤看着她那个馋样,无奈:“你平时是不是都吃不饱饭?”

    福宝有些脸红,小声说:“炒面真好吃。”

    萧定坤一下子笑了,把炒面摊开,又把小木勺塞到她手里:“吃吧,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说着,他还拿出来一个水壶,是那种行军用的绿色铁水壶:“觉得太干可以就着水吃,其实这个本来是和着水吃的,那样才更好吃。”

    不过没有碗,他也不方便带她过去知青点用碗吃。

    福宝有些不好意思:“真得可以吗?这是你的炒面……”

    萧定坤正色说:“你随便吃就行,不用不好意思。”

    福宝她心里很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在这里吃人家的东西,可是喷香的炒面太好吃了,她忍不住流口水。

    拿起木勺来,她舀了一小勺,放在嘴里,轻轻地抿着,品味混着白糖芝麻的炒面香。

    萧定坤看她动作拘束,便把整个布袋子塞给福宝。

    福宝拿着小勺子吃了五六口,便不吃了:“不吃了,不吃了,都要吃撑了。”

    才五六口,肯定不会吃撑了的,不过萧定坤没再勉强。

    他收起来那个炒面袋子,把水壶拧开,递给福宝让她喝水。

    福宝接过来,仰着脖子喝了几口。

    这应该是灌得山上的山泉水,清澈甜美。

    福宝擦了擦嘴唇,抱着那个军用水壶,好奇地看着萧定坤:“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呀。”

    萧定坤被她问得挑眉:“我对你好,给你好吃的,你不高兴吗?”

    福宝愣了愣,别人对她好,她当然喜欢,当然感激,当下想想萧定坤对自己的好,绽唇笑了。

    她笑起来清澈干净,像雪山上绽放的剔透莲花,纯澈得没有一丝杂念。

    看着这样的小福宝,萧定坤却想起了一件事,突然问;“你以前在聂家,他们经常打你是吗?还不给你吃饱饭?”

    福宝想想,点头:“聂家的那个娘心里不痛快就打我骂我,有时候给我吃饱饭,有时候不给。”

    萧定坤:“她是坏人,得报应了,被打了,心里高兴吗?”

    福宝愣了下,歪头思索了下这个问题。

    她没想过聂老三媳妇被打了她是不是高兴的问题,她觉得那不是她的娘了,也和她没关系了,她对于聂老三媳妇被打没什么感觉。

    这么努力想了一会儿,她终于摇头:“我也不知道……好像和我没什么关系……”

    萧定坤仰起脸来,看向远处的天空。

    他就知道,福宝是个善良单纯的福宝,她心里没有恶念,也没想过报复,别人打她,她会委屈,但不会太过恼火。

    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尽管以前从未接触过,但他心里就下意识地明白她是这样的。

    而萧定坤不一样,他和福宝完全不一样。

    谁得罪了他,他是绝不姑息,必要以十倍偿还。

    他是不懂善良为何物的,也是不懂怜悯和同情的,甚至可以无视世间的规范,他想做的就要去做。

    当萧定坤望向远处的天空时,福宝也在打量他。

    对于福宝来说,这个来自城市的少年和周围的哥哥们都不一样,穿戴气质各方面都不一样。

    她开始有些怕他,但现在发现他人很好。

    她想起来那天大队长抓强盗的事,忍不住说:“幸好你那天脚程快,竟然这么快就下山,还有个姐姐给你作证,要不然就麻烦了。”

    萧定坤收回目光:“嗯,是,如果不是我脚程快,别人一定会认为是我打了聂老三媳妇。”

    福宝一听,断然否决:“怎么可能,你不是那样的人!大家肯定都知道你是好人,陈叔叔一定能给你一个清白的!”

    萧定坤听这话,忍不住想笑:“我为什么不是那样的人?”

    福宝笃定地说:“你是个好人,一看就是个好人,肯定不会干出那种坏事的!”

    只有坏人才会干坏事,萧定坤给自己吃炒面,是个善良的好人。

    萧定坤看着一脸孩子气但是小表情又无比认真的福宝,更加忍不住笑了。

    “福宝,你知道我的名字吧?”

    “知道,你叫萧定坤。”

    福宝还是很机灵的,记性也好,她知道这就是那个萧定坤,自己爹偶尔提起畏惧又佩服的萧定坤。

    萧定坤郑重地说:“好,那福宝一定要记得你说过的话,萧定坤是个好人,一看就是个好人,不会干坏事的好人。”

    福宝歪头看他,清澈的眼中透着疑惑。

    不过她想想,歪着脑袋有些纳闷地看着萧定坤:“我当然会记得!”

    她又不傻,怎么可能忘记呢?

    萧定坤点头,看看那边已经要开始抽猪崽了;“他们要开始抽了,你过去看看。”

    像福宝这么大的小孩子,应该是会比较爱凑热闹的。

    果然,萧定坤一说,福宝顿时雀跃起来:“好,那我回去了。”

    她要去看她奶奶抓小猪仔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