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史前文明 > 第七十七章银样辣枪头
    “何方朋友到此,可否现身一见?”黄大师将手上的钞票放进箱子,脸上猥/琐的笑容逐渐凝固,站起来走到屋子中央:“我知道你就在我身边,道友何必藏头露尾?”

    他十分谨慎,可以肯定屋子里有至少一个修士采用某种特殊手段隐匿行藏,自己刚刚见钱眼开甚至是和周夫人一番话都被别人察觉。

    黄大师来此地有一段时间,凭借师门所传风水、命理之术混的风生水起,达官贵人们见之无不尊称一声“黄大师”。

    第一次遇到修士,遇到敢在大师身边卖弄玄门神通的人。

    “敢在本座面前班门弄斧,你胆子不小,本座就让你看看筑基期修士的威严!”

    黄大师捋捋胡子,大声喝道。

    气势全开,强大的精神力笼罩整个大厅。

    “无量天尊,本师要动真格的了!”黄大师摆摆佛尘,一道寒光携带着真元激射而去,直奔瞿若所在地方。

    “被发现了!”瞿若嘀咕道:“难道这老道真是筑基期的高人?”

    自从接受传承,他见过两批修士,皇甫家族修炼采阴补阳之术,黄大师贪财为周豪这样的罪犯出头。

    对修士敬仰之情慢慢淡化。

    消除身上隐身符的灵力,暴露在大厅中,他不肖的问道:“你是给我下请柬的黄大师,难道不知道周豪是什么人,为何还要为他出头?”

    瞿若提防的看着对方,黄大师精神力浩大的精神力琐定着自己,他拼命从石坠空间抽取灵力对抗,脸上青筋爆起,大滴汗水留下来。

    “你是瞿若?果然是修士,居然还能抵抗我的精神威压,你是炼气初期还是中期?”黄大师加强青神威压:“看在同道的份上,老夫不忍屠戮后辈,网看一面,放你一条生路,只要你能向周夫人道歉,答应从今以后不管她们的闲事,本座可以饶你一命!”

    目光如矩,紧紧盯着瞿若,但凡他有一丝不请愿就加大精神力将其剿灭,最起码将他变成白痴,也算对周夫人有所交代。

    大厅中飘起一阵微风,黄大师轻易压制着瞿若,得意洋洋、老气横秋的道:“年轻人不要不识实务,有道是冤家易解不易结,向周夫人道歉,了解此事好好修行不好吗?何必硬撑?”

    瞿若年纪轻轻就进入修士之列,这样的人不好惹,黄大师估计他身后的势力,毕竟大师初到贵地,如果打了小的招来老的,场面不好收拾。

    “我向周夫人道歉?你做梦,要战便战,何须多言?”

    “我向她道歉,谁又会向那些被周豪挟持的乞丐道歉,谁又向那些被他们挟持的孩子道歉?”

    丁警官曾经向瞿若通报过案情,周豪这家伙带着一帮流氓、混混不但纵容假乞丐四处骗钱,还挟持着一帮残疾人、被拐卖的儿童进行乞讨,对一些被控制的弱势群体非打既骂,可恶至极。

    瞿若当然不能低头。

    “你这是找死!”黄大师口中念念有词,一出手打出几张符文,流星一般飞向瞿若。

    “纸符!”

    瞿若眼前一亮,同时打出几张防御符。

    纸符与玉符不同,玉符靠的是刻画在上面的阵法协同玉片上的灵力引起天地间的共鸣,而纸符多是依靠上面特殊阵法封印前人留下的真元。

    因为岁月流失,上面的灵力也大多逐渐减少,除非有特殊阵法加持。

    纸符虽然不如玉符持久,反应速度却是异常迅速。

    一道道纸符眨眼既至,打在瞿若身上,与防御符相撞,激起一道道灵力波纹。

    纸符居然未能突破防御。

    瞿若心里有底,大步上前,劝说道:“前辈,修行不易,何必再为周豪这种人出头?”

    来而不往非礼也,瞿若同样打出两道攻击符:“黄大师也试试我的手段!”

    瞿若注意力集中在黄大师身上,第一次见到筑基期的修士,他迫切想了解高境界修士的手段。

    炼气期修士能将天地间灵气导入经脉储存在丹田为自用,筑基期修士则能炼气化液,丹田所储灵力压制成液态,储存量加大几倍不止,更是质量的转变,筑基期对应的法术层出不穷,比炼气期强大太多。

    “噗嗤”

    黄大师身前几道防御纸符轻易被攻破,纸符破碎后落在地下。

    攻击符进到身前的时候黄大师右手一挥,玉符带动的灵力消失于瞬间。

    他抬头望着瞿若,目光锐利。双眉紧琐,一股恨意冲天而起。

    玉符威力居然被轻易抹杀!

    瞿若一咬牙,又打出几张玉符,一甩手,飞剑同时激射而出。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道行!”瞿若冷笑。

    筑基期又如何,我有上百张玉符,又有法器在身,不相信干不倒你!

    “叮”

    玉符连续碰到黄大师手腕的时候发出一阵响声。

    他疲于应对的时候飞剑瞬间既至身边。

    “噗嗤”

    飞剑轻而易举的突破丹田所在位置,竟然是丹田被毁的结局。

    “怎会是这样,筑基期前辈怎会轻易战败?”幸福来的太突然,刚刚还被压制着打,没有想到一转眼局面被逆转。

    他简直不敢相信,处在隐身符下还被发现,黄大师应该有筑基期的实力,怎么会如此不堪。

    “你,你居然敢动老夫,青羊观不会放过几的!”黄大师脸色苍白道。

    “当啷”

    黄色的护腕掉在地上,滚到瞿若身边。

    护腕为黄色木质,上面刻画着密密麻麻的阵法,玄妙的法印不断流转,青色光芒若隐若现。

    “青木战甲!”

    瞿若大呼而出。

    青木坚硬而又有生气,生长期的青木繁茂不绝,集木属性之大成,修士们常用它做护甲。

    青木材料很有延展性,一片青木既可做成护腕也可炼成铠甲。

    “没想到黄大师身上居然有此重宝,怪不得他能轻易接下几道攻击玉符!”不管他修为如何高,骤然不备之下被破掉丹田气海穴,哪怕是金丹期也不能凝聚力量反扑,瞿若冷笑道:“前辈,你究竟是何方神圣,交个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