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狩猎好莱坞 > 第425章 绿鞋
    凯瑟琳执导的《末路狂花》,明显更多了几分粗粝气息。

    粗粝当然不是粗糙,只是给人一种更加尖锐冷硬的感觉。

    大漠黄沙,亡命天涯,以及随着剧情进展越发干脆利落的恣意飞扬,让观众很难从中看到这是一位女性导演的作品。

    不过,导演到底还是一位女性。

    因此新版的《末路狂花》对女权主义的凸显也更加鲜明。

    好在,凯瑟琳在西蒙的不断影响下,放弃最初作品中喜欢刻意添加的说教,更加侧重通过故事潜移默化地表达某些观点。

    最初的讨论中,凯瑟琳一度希望两位女主角最后成功逃入墨西哥。

    然而,最终确定的版本,塞尔玛和露易丝还是开车冲下了悬崖,因此献祭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结束试映,又讨论过最后两个月的宣发事项,西蒙带着凯瑟琳回到杜梅岬庄园,时间已经是六点多钟。

    提前通知了凯瑟琳今天会过来,珍妮特已经让人开始准备晚餐。

    回到家,亲热地和凯瑟琳打过招呼,珍妮特又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关于马修·布罗德里克一干人的诉讼,今天算是彻底完结。

    这段时间,当初那起袭击案的调查和诉讼一直都是媒体关注的对象,西蒙本人反而没有在这件小事上花费太多心思。

    圣莫妮卡警局经过几个月时间的调查,上周正式向媒体通报了调查结果。

    实际上,事情的真相早就再明显不过。

    洛杉矶地方法院今天根据调查结果以及双方的起诉内容,正式宣告了判决。

    马修·布罗德里克、马克·斯坦因六人的起诉被完全驳回。

    针对西蒙这边的诉讼,六人分别因诽谤罪被判处500万美元到100万美元不等的赔偿以及总计600个小时的社区服务,同时不得再公开讨论任何与西蒙有关的事项。

    此外,因为最初双方私下签署了和解协议,西蒙方面也没有提起故意伤害诉讼,因此当初的袭击案被法庭忽略。

    如果没有怀孕,珍妮特是不打算这么善罢甘休的。

    现在,肚子里孕育着一个小生命,女人也就没有再穷追不舍的心思。

    而且,百万美元级别的赔偿金额,也基本上会掏空几个人的家底,六人中有三个是根本就赔不起的,只能长期背负这样一笔民事赔偿债务。将来除非还清这笔赔偿,否则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当晚餐开始的时候,这件对于现在西蒙来说很微不足道的小事就已经被彻底揭过。

    一起吃过晚餐,又被珍妮特拉着说话一直到九点多钟,凯瑟琳坚决拒绝了珍妮特邀请她留宿的建议,起身告辞离开。

    曾经唯一一次三人一起荒唐之后,女人就再没让西蒙得逞过。

    珍妮特怀孕已经满三个月,其实也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女人丝毫没有让西蒙碰自己的打算,西蒙也没有撩拨大肚婆的念头。这段时间只是带女助理去洛杉矶时亲热一下,又或者像上周六那样小小狩猎一番。

    虽然不会在男女之事上亏待自己,但西蒙其实也非常节制。

    周末两天,大部分时间都在陪珍妮特讨论在马里布建立一家私立医疗中心的事情。

    主要是因为怀孕才升起的念头。

    这段日子,女人已经在杜梅岬庄园北部山间买了一处地块,连名字都已经注册,维斯特洛医疗中心。

    不过,想要建立一家最顶级的私立医疗中心当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哪怕小家伙出生时都无法用上,因此这主要是为将来打算。

    基本上,这是一项不会有多少回报的投入,大致就像墨尔本约翰斯顿家资助的医疗中心一样。

    讨论之后,西蒙决定这家医疗中心主要用来向整个维斯特洛体系的管理层服务,并且由西蒙≈ap;珍妮特维斯特洛基金会负责支持,将来还会设立一些专门用于研究的医疗机构。

    很多西方富豪赞助的慈善项目总往往都涵盖了‘医疗’这一项,很大程度上还是为自身服务。

    洛克菲勒家族第三代的戴维·洛克菲勒,活到了101岁,一辈子换了六颗心脏。

    这‘六颗心脏’,恰恰就是洛克菲勒家族在医疗慈善事业上的底蕴积累所在。一般的新兴富豪,哪怕财富远远超过老牌的洛克菲勒家族,也不太可能凑齐六颗恰好可以匹配的心脏给自己换上。

    因为东西海岸时差缘故,为了不错过周一上午的日程,西蒙周日下午就提前离开洛杉矶飞往纽约。

    新的一周开始,同时也进入1991年的7月份。

    周一一整天,西蒙都在参加瑟曦资本的投资会议。

    珍妮特因为怀孕退出了瑟曦资本的管理,这家公司的发展和扩张却并没有停止。

    华尔街诸多投行基金都还没有走出美国因为前两年债券市场崩溃而引发的经济低迷,因此,逆势而上的瑟曦资本基本上可以说是华尔街最活跃的投资公司。

    上半年,趁着海湾战争引发的经济动荡,瑟曦基金管理公司累计在石油和股票市场斩获了超过20亿美元的盈利。

    负责私募股权投资的阿波罗管理公司也在年初设立了一笔高达10亿美元专注于新科技领域投资的风险基金,同时还在其他领域不断寻找投资各种项目。

    眼下正是美国九十年代初房地产市场最为低迷的时刻,前两年因为债券市场崩溃,美国各大银行收回了大批房地产相关的资产和债券组合。

    因为确定美国房地产市场接下来几年将迅速复苏,就在上个月,阿波罗管理公司还与劳伦斯·芬克负责的黑岩资产管理公司一起,一次性吃下了各大银行拍卖的价值15亿美元的房地产相关资产和债券。

    西蒙这次在纽约的停留,主要是为了讨论阿波罗管理公司近期的几个投资项目。

    这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是入股顶级化妆品公司雅诗兰黛。

    罗恩·佩雷尔曼当初以小博大吞下雅诗兰黛最重要的竞争对手露华浓之后,因为佩雷尔曼并不擅长企业管理,这些年露华浓逐渐被雅诗兰黛甩开。

    西蒙还知道,雅诗兰黛在很多年后,将会成长为一家市值达到500亿美元级别的超级化妆品行业巨无霸。

    那时候,露华浓却已经被彻底遗忘。

    实际上,雅诗兰黛也非常适合作为维斯特洛体系旗下四个女人之一的‘梅丽珊卓公司’一员,因为这家公司的定位其实同样属于奢侈品。只不过,雅诗兰黛的创始家族兰黛家族依旧牢牢掌握着这家公司的控制权,而且雅诗兰黛并没有上市,西蒙想要收购雅诗兰黛都不可能。

    这次入股,阿波罗管理公司将以25亿美元资金获得雅诗兰黛没有投票权的10股份。

    雅诗兰黛1990年度的营收规模为18亿美元,净利润为8100万美元。

    25亿美元的估值显得偏高,西蒙却知道这非常值得。

    雅诗兰黛计划利用这笔资金完成另外一家化妆品公司的收购,同时将加大在产品营销方面的投入。

    西蒙其实更想直接以梅丽珊卓公司的名义入股,不过,雅诗兰黛应该是忌惮维斯特洛体系的强势,因此才选择了阿波罗管理公司作为折中方案。当然,25亿美元的高额估值,也是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梅丽珊卓公司需要利用几年时间消化掉刚刚买进的梵克雅宝,对于雅诗兰黛的选择,西蒙也没有坚持。

    计划中,雅诗兰黛在未来几年同样会进行ipo,阿波罗管理公司往往也会在企业ipo过程中选择套现离场,完成一次私募股权运作。

    几年之后,维斯特洛体系的债务负担不会再像现在这么沉重,雅诗兰黛也拥有足够的缓冲时间,梅丽珊卓到时候再从阿波罗管理公司手中接手这10的股权,一切就显得顺理成章。

    结束白天的工作,晚餐是摩根士丹利ceo理查德·费舍尔的邀约。

    七点钟,西蒙赶到曼哈顿中城区一家法国餐厅,理查德·费舍尔已经提前抵达。

    两人一边用餐一边讨论美国在线上市的各种细节。

    临近结束,理查德·费舍尔再次提起了一个话题。

    “西蒙,根据近期的市场反馈,2250万股美国在线股票完全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既然你不愿意提高发行份额,那么,我们增加一份绿鞋方案怎么样?”

    西蒙笑着看向理查德·费舍尔:“绿鞋?”

    “是的,绿鞋方案,具体是这样的……”

    西蒙抬了抬手中的餐具制止理查德·费舍尔的解释,道:“查理,我知道什么是绿鞋方案。不过,对于美国在线来说,这和增加股票发行比例没什么两样,我是不会同意的。”

    企业ipo过程中的绿鞋方案,总体而言是一种护盘机制,用于应对ipo过程中的不确定性。

    简单来说,如果新股上市之后市场非常看好,股价上涨,ipo企业额外增发一笔不超过新股份额15的股票给投资商,这样可以筹集更多资金。如果市场走衰,为了维持股价,避免破发之类的状况发生,ipo企业将利用此前筹集的资金从市场购回一定份额的股票。

    理查德·费舍尔此时提出启动绿鞋方案,显然还是希望西蒙能够发行更多美国在线的股票。

    实际上,哪怕是这次的15发行比例,西蒙都有些嫌多。

    如果可以,西蒙更希望只发行10。

    不过,为了避免市场流通股太少影响美国在线股票交易的活跃性,进而影响美国在线股价,大家反复磋商后,西蒙才将新股发行比例确定为15。

    而且,这么做其实还有另外的原因。

    美国在线独占了美国东西海岸最繁华几个州的isp市场,这其实很容易招人记恨的。

    稍微多发行一些股票给美国的各方投资人,也可以降低一些将来可能遭遇的反垄断等方面的不必要麻烦。

    这方面,西蒙记忆中的微软和脸书就是最好的例证。

    因为垄断,微软在原时空中的整个九十年代都被整的欲仙欲死,一度差点被拆分。

    在西蒙看来,很大原因就是微软的股权过于集中,比尔·盖茨和保罗·艾伦两人直到2000年还持有微软总计超过半数的股票,如此庞大的财富掌握在两个人手中,还拥有如此强大的垄断优势,美国其他资本势力自然不会甘心。

    随后,当大门同学不断减持微软股票,使得微软逐渐成为被美国众多各类型投行基金共同持有的大众持股公司,微软在北美就再也没有遭遇太大的反垄断麻烦。

    后来的脸书,因为早早就成了大众持股公司,在那起震惊世界的数据泄露丑闻过程中,媒体渲染下face几乎要分分钟倒闭的节奏,小札辞职啊,罚款几万亿啊。

    最终结果。

    只是一场闹着玩似的国会听证。

    当所有人以为将会看到一场大批国会议员对扎克伯格的激烈炮轰时,整整四个小时,大家听到的只是‘我孙女是脸书的忠实用户想要你给个签名’啊、‘请解释一下什么是大数据‘啊之类的没营养问题。

    归根结底,因为美国大批退休基金、保险基金、投资银行等机构持有face股票,美国政府只要没有脑袋抽风,就根本不可能真的把脸书搞垮,哪怕惩罚稍微重一些都不敢。

    为了避免自己遭到微软九十年代那样的境遇,西蒙接下来会不断将维斯特洛体系的优质公司进行上市,同时也会持续减少自己对这些公司的持股比例,套现出来的资金,还能用于其他方面的投资。

    最终,西蒙希望达到一种将整个维斯特洛体系融入到美国经济体系当中。

    到时候,如果打压维斯特洛体系就是打压美国经济,西蒙不相信自己还会遭遇大门同学那样的麻烦。

    不过,这却不是现在。

    对于美国在线这样一家有望冲击千亿市值巨头的新科技企业,在眼下还只有30亿美元估值的时候就卖出大批股份,实在是太不明智了一些。

    因此,西蒙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理查德·费舍尔的建议。

    相互之间都存在交好的念头,虽然理查德·费舍尔的目的没有达成,这次晚餐也还算愉快。

    晚餐之后已经是美国东海岸晚上八点多钟。

    西蒙离开餐厅,直接乘车赶往肯尼迪国际机场。

    纽约与伦敦之间拥有七个小时的时差,从美国东海岸到英国的飞行航程大概是八个小时。

    西蒙现在起飞离开,在飞机上睡一觉,抵达伦敦时,恰好会是当地时间周二中午。

    登上波音767私人飞机,这次会随西蒙一起赶赴欧洲的女管家爱丽丝·弗格森就迎了上来,表情中带着些小冷淡地提醒他詹娜女士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

    自从上个周六的事情之后,女管家在自家荒唐老板面前就一副我要和你保持距离的冷淡模样。

    西蒙停下脚步,伸手捉住女管家精致的小脸,耐心地在她嘴角上捏出一个让自己满意的上挑弧度,这才自顾自地点头,然后警告道:“再敢用这种臭脸对着我,就扣你工资。”

    女管家待西蒙放开她的脸蛋,眸子才快速眨了几下。

    然后。

    明显是没有想到什么然后。

    难道要辞职?

    难道要打一巴掌回去?

    难道要告他骚扰?

    显然啊。

    都行不通啊。

    然后,只能重新把挑起的嘴角弯下去,对他怒目而视,表示自己很不高兴。

    西蒙却没有再理会女管家,吩咐道:“让机组准备起飞吧,另外,送一壶咖啡过来,还有上周末的票房报表也拿给我。”

    爱丽丝眼睛又眨了几下。

    直接起飞?

    难道要带那个女人去欧洲?

    看到自家老板向舱内走去,女管家亦步亦趋地跟了几下,又停下脚步,转身去做自己的事情。

    西蒙来到飞机中段客厅,坐在沙发上的克丽丝·詹娜立刻站了起来,微笑中带着几分讨好地打招呼道:“西蒙,你……好啊。”

    克丽丝·詹娜今天穿了一件淡蓝色女式衬衫和贴身白色休闲裤,成熟丰润的身材展露无疑。八十年代很多西方女人还没有倾向于把自己晒黑,眼前的女人肌肤也非常白皙。

    没有回应女人的问好,西蒙打量她一眼,就继续向前舱走去,一边道:“跟我来。”

    克丽丝·詹娜不明白西蒙的想法,心情有些忐忑地起身,拎着自己的挎包跟着来到波音767前舱。

    进入前舱上层的起居室,西蒙随意在沙发上坐下,望向跟进来的女人,道:“听说你和我很熟?”

    没有男人的示意,克丽丝·詹娜不敢主动坐下,听到西蒙的问题,心虚的表情中更多了几分讨好意味,还下意识向前走了一步,察觉到男人阻止的眼神,又连忙停下,讷讷道:“我,西蒙,我很抱歉。”

    这么说完,想到自己此时的处境,克丽丝·詹娜又放松下来。

    如果这小男人因为她打着他的幌子拿到《纽约娇妻》机会而不满,根本不需要见她。

    现在,事情似乎很清楚。

    于是指了指西蒙旁边的位置,脸上多了几分略带挑逗的媚态,道:“西蒙,我可以坐下吗?”

    西蒙摇头:“站着吧。”

    女人只好继续站着,看男人悠闲地拿起一本杂志翻看起来,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过,想想年初的事情,无论如何,她还是要拿到《纽约娇妻》的机会的。

    几个月前,她的前夫突然停掉了她的信用卡,然后干脆利落的离婚。

    因为婚前协议的缘故,她基本上没拿到什么东西,做了这么多年的家庭主妇,除了继续成为一个家庭主妇,她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很快嫁给了另外一个男人。

    不过,那种突然间一无所有的感觉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因此在《纽约娇妻》招募女主角时,得知自己入选的可能性不大,她才会冒险用上眼前这个小男人的名头。她以前就非常关注《比弗利娇妻》系列,参演这部真人秀的一干家庭主妇,不但获得了名气地位,有人还因此发展出了不错的事业。

    最不济,参演这个系列真人秀也是有片酬的。

    据说这个秋季的最新一季的《比弗利娇妻》,几位主角的单季片酬已经涨到了25万美元,这已经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

    哪怕是最新的《纽约娇妻》,单季片酬也有10万美元。

    更何况,她有足够的信心像《比弗利娇妻》的主妇们那样,凭借这部真人秀带来的名气做一些其他事情。

    女管家送了咖啡和刚刚过去周末的票房报表进来,临走时看了眼站在门口的女人,想了想问道:“老板,立刻起飞吗?”

    西蒙抬头瞄了眼克丽丝·詹娜:“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欧洲?”

    克丽丝·詹娜张了张嘴。

    如果只是今晚,她已经找好了理由。

    但,去欧洲,她可没想过啊。

    只是。

    如果不去,接下来是不是就要丢掉参演机会了?

    西蒙注意到女人的犹豫不定,道:“你不需要下飞机,到了伦敦立刻就会送你回来。”

    克丽丝·詹娜算了算时间,犹豫了下,到底还是点了点头。

    爱丽丝看这女人点头,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前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