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圣武称尊 > 第三百二十九章 药不死
    交错而过的瞬间,谷离用右手铁爪在楚云左臂上化了五道口子,将元气中的魔蛇毒通过伤口传入楚云体内,是以虽然自己右肩上的伤势更重,却已成竹在胸。

    他已将魔蛇玄功修炼到极高层次,即便楚云是凝丹境高手,起初能够用雄浑元气压制体内毒性,可随着战斗的进行,双方元气持续消耗,最终元气总会削减到压制不住毒素的程度,那便是对手的毙命之时。

    魔蛇元气蕴含毒素,当实力强于对手时,毒素能够起到秒杀对手的效果,当双方实力相当时,不能立竿见影,但潜伏在对方体内,待元气消耗爆发出来,便要夺人性命。

    因此,中了魔蛇毒之后,恰当的方法就是远远离去,找个僻静之处,运转功法,全力驱毒,方为上策。

    即便如此,能否驱除成功,也是未知之数,比如周倩倩被黄天虎用向谷峰要来的魔蛇毒偷袭时,全力驱毒也没能成功,最终还是楚天帮她脱离了危险。

    那也是黄天虎心性狡诈,向谷峰要毒素时,曾认真询问要点,默记心中,与周倩倩动手时,也是等双方元气消耗殆尽,方才将淬毒暗器藏在掌中偷袭。

    周倩倩中毒后,体内元气所剩不多,当然压制不住魔蛇毒,中毒越来越深,若非楚天仪仗血妖瞳神妙,换做一般手段定然难以驱除。

    谷离双目紧盯楚云,心下暗自沉吟,抱定主意,若对方不顾家族存亡,铁了心自己逃跑,那就追杀致死。毕竟,若是一名凝丹境隐藏在暗中,即便对他们谷家,也不算是小麻烦。

    他对自己的身法,还是很自信的,不认为一个年轻人能比他更快。

    楚云虽然已经是个中年,但在年过半百的谷离面前,当然是个毛头小伙子了。年纪的大小,也是相对的。

    谷离心里想着,视线不知不觉落在楚云的脚底,只要对手一将元气凝云逃亡,他就第一时间也驾云追赶。

    既然对手修为达到凝丹境,就绝不能等闲视之,就算此次不能灭杀,也要弄出难以恢复的伤势,以免躲在暗中寻其他族人的麻烦。

    以他身法之高明,对手想从他手里逃脱,不付出点儿惨痛代价是不可能的。

    一念至此,谷离表情变化,嘴角不禁勾勒出一抹阴冷的笑意。

    楚云目光落在自个儿左臂的伤口上,一丝墨绿色的魔蛇毒以血液为介质进入体内。由于体表受伤,这一步不可阻挡。

    他没有面露惊慌之色,表情反倒有些复杂,苦涩中隐藏着隐晦的希冀,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楚云注意力从自己伤口移开,回到谷离身上,前冲几步,隔着老远就劈出几道剑罡,风驰电掣斩向谷离,自己手持宝剑,跟在剑罡后面加速前进,目光凛然,竟然没有逃避的意思,反而要和谷离一决高下。

    “找死。”谷离脸上冷笑顿敛,鹰隼般的眼中,竟是浮现出恼羞成怒。

    与他交手的同级武者,那个不是对魔蛇玄功忌惮无比,中毒之后,不说魂飞魄散,可立即远遁则是必须的,哪里会和楚云一样,不顾死活,继续和他硬刚。

    “愚昧至极。”谷离大感震怒,抬手抬起,掌心对外,迅速发出几枚椭圆形的元气光炮,和率先袭来的几道剑罡一一相撞,元气威压波及开来,空气波动,半空中相撞,地皮都给刮掉一层,地面一片狼藉。

    墨绿色的炮弹和暗金色的剑罡碰撞,同时消失,楚云已经冲到谷离面前,手起一剑再度劈向对方右肩,元气迅速凝聚剑刃之上。

    刚才逞勇拼招时,楚云在谷离右肩上砍出一道伤口,此次攻击又是朝着右肩砍去。

    这是常见路数,针对对手薄弱之处的攻击,方能发挥最大效力。

    常言道,要挑软柿子捏,某些时候,即便挑不到软柿子,但选择柿子相对绵软的部分来捏,也能发挥出超乎想象的奇效。

    锋锐光泽在剑身上面流转而过。

    刷!

    楚云手起一剑,从谷离右肩砍了下去,却没有鲜血流出,一剑到底,斩在地面上。

    铺就地面的石板碰碎,雄浑元气携着碎石四处乱射,势道十分惊人,部分碰到楚云身上,却给体表凝聚护体的罡状元气撞得粉如细沙,纷纷扬扬洒落下拉。

    那“谷离”自然是一道幻影。这是幻空步的常用路数,这门身法上,谷离的造诣比起谷峰强上不知多少倍,自然是随手便用了出来。

    一剑落空,楚云心神依旧沉静如水,感应出对方真身隐匿在某处,袭击似是朝着自己腰间而来,楚云提起宝剑,身子一闪,恰巧将一记爪撕避过。

    谷离真身显现出来,脸上的狰狞渐渐清晰。

    楚云手腕一抖,几个剑花瞬间成形,笼罩对方周身几处要害,谷离以幻空步避开,并发动还击。

    谷离爪影密集如雨点,从各个匪夷所思的角度,飞云掣电攻向楚天,身体忽隐忽现,爪尖绿汪汪的,看了就瘆人,一身爪功诡异绝伦。

    楚云防御得倒是绵密,可谓水泼不入,可是谷离攻势之密,又岂是泼水所能比拟。两者天差地远,不可相提并论。

    是以,每过不长不短的一段时间,谷离双爪都会在楚云身上某处带过,破开皮肤,将魔蛇毒沿着伤口进入楚云体内。

    当然,谷离身上伤势也不断给楚云砍伤。可在他心里,这根本不算问题。

    他没中毒,对方早中了毒,互换伤势,他压根就不虚,稍稍坚持一段时间,先倒下的一定不是自己。

    由于陆续得手,谷离脸挂冷笑,笑意愈来愈深,各种念头纷至沓来。

    “哈哈,此人体内毒素又加深了,妙哉妙哉。”

    “估计对方也就是走了狗屎运,勉强突破凝丹境。这种小地方的人物,又见过什么世面,怎知魔蛇毒的厉害,定然等闲视之吧。”

    “中了此毒,最忌与人动手,随着血液流动,加速传播,一旦进入五脏六腑,谁都救不了你了。”

    “快了,再坚持一会儿,就大功告成了。”

    “堂堂一个凝丹境,竟然这么蠢,哼,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土包子。”

    “毒素怎么还没发作,没道理啊,装的,一定是装的。演技很不错,可演技再好,你小命也要断送此地,嘿嘿。”

    “忍吧,继续忍吧。”

    “真能忍啊。”

    “你姥姥的,再不发作,老夫就先完蛋了。”

    “什么鬼?这还是人吗?”

    随着时间的进行,谷离冷笑渐渐坚硬起来,而后消失,脸上惊讶越来越浓重,到最后,那一双鹰隼般的老眼,竟然没有了丝毫往日的凌厉和威严,而是见了鬼似的望着楚云,面露不可思议的表情。

    谷离脸色发苦,“中了这么多爪,毒素淤积到这种程度兀自战斗不止,即便是高他一大阶的登天境强者,也要给药翻了。”

    “非但如此,除非身怀针对性的能力,就算身体强悍的五阶妖兽,只要能砍开皮肤,战斗这么久,纵然药不死,也要药个不惨了。怎么对方还是生龙活虎的。实在太假了。”

    “为何就是药不死呢?”

    “难道,这货外表类人,本身是一只龙?”

    谷离虽然是谷家的资深长老,却也没见过真正的龙长什么样子,眼前一幕太过虚假,思来想去都找不到理由,头脑有些晕,竟联想到传说上面了。

    噗嗤。

    因为分心想事,谷离又给楚云刺中一剑,鲜血流淌而出,忙闪身后退,拉开安全距离,双目惊疑不定地望向楚云,满带着纳闷的声音响起。

    “不可能!都过了这么久,毒死你十回都够了。小子,你到底是什么怪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