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白骨逆天 > 第一百零六章 红莲教再现
    “破虚丹?”山神看着眼前的这枚青雾缭绕的赤红丹丸,心头一喜,暗道这回的付出总算没打水漂。

    虽说眼下还看不出什么,但过个上几百年,凭借此灵丹,必定能累积到一笔可观的财富,有了这笔资源,或许境界还能再进一步也未可知。

    “这丹药的名字起得好,破妄炼虚,”山神真情流露道,“将军可谓大才啊!”

    “嗯哼!”土地轻咳一声。

    “山神爷误会了,这破虚丹可是土地爷起的,”鹤白笑道。

    “哦?”山神余光扫了土地一眼,一撇嘴,现出一抹不屑之色,后者尽收于眼底。

    “破妄炼虚?”土地面带讥讽,愤愤道,“亏你也想得出,无知!”

    “你……!”

    “二位切勿动怒,”鹤白见这二人又杠上了,连忙圆场道,“当务之急,是将这灵丹换成实用之物才是正经。”

    “小老儿愿洗耳恭听,”土地朝着山神冷哼一声,转头看向鹤白道。

    于是,鹤白将自己的计划道出后,二神同时点头,表示赞同。

    鹤白的计划很简单,就是将破虚丹直接卖给大商铺,亦或是换取有助于神魂的丹药及灵草,此外,他还让灰一尘等将消息散布出去,凡是有助于炼神的灵草,皆可换此灵丹。

    对于鹤白而言,丹药或灵草并无太大区别,哪怕是低阶灵草,只要数量足够多,值这个价,他也照单全收。

    三个月后,修行界突然出现大量有助于修行的丹药,顿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又因其药效显著,逐被誉为一品仙丹,一时间供不应求。

    而鹤白则日夜炼化灵丹灵草,至于炼丹的差事,则由土地大包大揽了下来,为此他还收了一个土地,便是玲珑。

    不过好景不长,一年后,破虚丹的销量突然急剧下滑,不仅如此,声誉也被人给砸了,一落千丈。

    “怎会这样!”鹤白看着面前伤残的众妖,顿时又惊又怒!

    “唉,”灰一尘捂着断臂,叹了口气道,“最近也不知从哪冒出了一批伪造的破虚丹,有不少人分辨不清吃了大亏,一时造谣声起,并愈演愈烈,已然形成了规模,还好我等见势不妙逃遁出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黑水城附近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对了,”玲珑从身上取出一个小瓶,递给了鹤白道,“道友看看这个。”

    鹤白打开玉瓶,将里面的丹药倒入手中,赫然是一颗青雾缭绕的赤色丹丸,单从外表来看,与破虚丹一般无二。

    “此丹虽与破虚丹颇为相似,但药力明显不足,”土地只一眼便看出了虚实,毕竟此丹是他与鹤白十年磨一剑炼制而成,之后又炼了成百上千颗,对破虚丹再熟悉不过,有无出处,自然是瞒不过他。

    “这股势力能突然形成规模,并有章有法,想必是背后有人撮使所致,”土地道,“奈何我等有仙职在身,若出手打压,必沾因果,却是有心无力了。”

    鹤白点点头,并没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将丹药抛入口中,炼化起来。

    单从药性而言,这枚丹药确实比破虚丹差了七成的药性,但这并不是重点,他在这枚丹药中还炼出以一股十分熟悉的气息,——眼底登时迸发出一抹森森的绿芒来。

    “竟连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的道理都不懂,该着你气数已尽!”

    “将军?是何人所为?”山神问。

    鹤白看向二神道,“不知二位对红莲教知晓几分?”

    “红莲教?”土地状若深思,而后道,“倒是听其他仙友提起过,据说这红莲教涂毒百姓,使得香火大受影响,几次被逐出北俱芦洲,又再次死灰复燃,奈何我等山神土地无法擅离职守,这才未将其连根拔起,难道此次与红莲教有关?”

    “不错,”鹤白点点头,“我曾与其有过几次接触,这破虚丹的原方就是从红莲教所得,看来这场因果,也是时候该做个了结了。”

    他原本已经将红莲教忘在了脑后,上次被对方高手追杀,也算是一报还一报,只要对方不在招惹,他也不打算再做追究,况且他也没有那闲工夫。

    此番破虚丹面世,红莲教想必是看出了一些端倪,猜到是他所为,这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仿制。毕竟破虚丹与补元丹的主药一致,只是在这基础上又增添了七味催化药力的辅药而已。

    鹤白之所以有此想法,并不是无端揣测,从红莲教众的记忆中得知,当初被他击杀的三名道士,乃是红莲教主一手培养出来的丹师。

    好巧不巧的是,这三人在沧州城收集原料炼丹时,正好被鹤白撞了个正着,这才有幸得到丹方。

    而从红莲教的追踪手段不难看出,他当时在沧州分堂整整待了半年之久,又处于地下封闭空间,对方想查出是真相并不难。

    红莲教此番利用破虚丹狠狠的摆了他一道,获利的同时,或许还能将他给引出来,可谓是一石二鸟,鹤白心中冷笑,真是好心机,但既然被惹到了头上,那此事就注定无法善了了,况且今已步入金丹境,岂能吃这哑巴亏!

    “劳烦二位打探一下这红莲教的虚实,老巢又在哪方,鹤某势必将其连根拔起!”

    “此事就交由老小儿了,”土地见鹤白杀心已决,也不废话,告辞一声,腾起一股白雾,随之消失不见。

    “将军此番前往,不知有几分的把握?”山神道。

    “山神爷的意思是?”

    “那红莲教的势力不弱,将军若无十足的握把,何必冒此凶险,”山神力劝道,“况且那伪劣丹药早晚都会不攻自破,又何况此次商盟也有损失,相信不会坐视不管的……,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十年报仇亦不晚,还请将军再三思。”

    鹤白心知山神所言有理,但人活一口气,佛争一炷香,看着被打伤打残的灰一尘等人,他岂能咽下这口气,何况断了财路,势必会影响到修行的进度,而且他担心,红莲教很可能会借势而起,一旦壮大,对他可是百害而无一利。

    当然了,若那红莲教当真深不可测,他自然不会魂冒傻气,意气用事。

    但若不是,那可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