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海商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架空与反架空
    况且上前收起圣旨,然后转身道:“盖都堂的话或许有些道理,但是跟本人理解的圣意不符。本人从圣旨中理解到的是,这次谈判所有的细节都可以由本人全权处置,这自然也包括具体的谈判条款。”

    “况大人当然可以这样解读,不过按照惯例,钦差大人的确不适宜插手具体事务,这里还有一个缘由,就是谈判破裂了,具体责任由专人负责,钦差大人没有责任。”盖文虎笑道。

    况且冷笑道:“盖都堂此言就是欺人之谈了,本人奉旨全权与鞑靼谈判,如果真的谈判破裂,全部责任都应该是本人的吧?我虽不是刑部的官儿,这点还是能弄明白的。”

    盖文虎脸上一红,他的确是说假话了,如果谈判破裂或者出现其他问题,的确跟具体谈判的专人有关系,但最后还是会由况且来承担主要责任。

    “还有一点,盖都堂适才引用的规则也不适合,有把本人引喻为圣上的意思,不知盖大人是没把皇上放在眼里,还是故意想陷本人于不义啊?”况且又道。

    盖文虎心里猛然一惊,身上冷汗都冒出来了,急忙道:“钦差大人别误会,下官绝无此意、绝无此意。”

    曹德麟也急忙赔笑道:“就是,钦差大人误会了。”

    “好吧,暂且相信了盖都堂的话,此节略过不谈。本人现在就说说我理解的全权谈判大使的职责,就是所有的谈判条款必须我来跟鞑靼一方主谈,诸位大人只能是我的谈判助手,绝不可以越俎代庖。”

    况且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心里却是怒浪翻滚,他知道这些人都有猫腻,却没想到这些人的用心如此险恶,明着就要把他完全架空,还准备好了一番理由。

    实际上这样做对他也没什么妨碍,反正他预料只要他搬出最后一条,就是俺答王必须交出赵全才能签字,谈判必然无疾而终,这些人费尽唇舌去谈判,过后却会发现只是一场空。

    但是他却无法忍受这些人的态度,表面上对他还算恭敬,心里怕是都没把他当回事。

    “这个跟下官接到的指令完全相反,恕下官不敢从命。”兵部的官员笑着拱手道。

    “是,的确如此,如果事事都由钦差来经手办理,何必让我们跑这一趟,钦差大人一个人来就行了。钦差大人此命断不敢遵从。”一个户部的官员也点头道。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都表示无法接受况且主持每一个条款的谈判,不甘心作壁上观。

    况且笑道:“看来我们接受的指令完全相反,这样吧,我也不跟诸位大人理论孰是孰非,咱们共同上个折子,由皇上和内阁来断这场官司吧。散会。”况且站起身向侧门走去。

    在场的人有些傻眼了,没想到况且会如此刚绝,一点不肯妥协。

    “盖都堂、王都堂,您说这要是上了折子,皇上会怎么断?”

    几个官员心里都没底了,他们熟悉各自的业务,但对这样的事还是不如都察院的人懂得多,只好虚心求教。

    “皇上会怎样断?皇上不可能否定自己的任命,当然是钦差大人赢了,就是内阁也不得不如此决断。”盖文虎苦笑道。

    他刚才是故意虚高况且,实际上想把况且架空,原以为况且一时得意或许会落入陷阱里,没想到被况且一眼看穿了。

    他所引用的朝廷上的惯例也是合理的,无奈况且根本不理这茬,直接要求请朝廷公断。

    曹德麟摇头苦笑着看看盖文虎,意思是你今天知道这位小钦差的厉害了吧,绝对不好糊弄,咱们都要小心些了。

    “我看上奏皇上不是最好的办法,还是给各自的主官发信,请他们插手这件事吧。”曹德麟想了想道。

    其他人也都点头,曹德麟的办法还是最好的,上奏皇上就请等着受斥责吧,给各自的主官发信,让他们想办法说服皇上和内阁,或许还有一点点回旋的余地。

    当下确定后,所有人都走出会议厅,回去各自发信去了。

    “这些混蛋,给脸不要脸,你当时就该把圣旨盖在他们眼睛上,让他们好好看看圣旨是怎么写的。”

    回到况且的书房后,周鼎成气得破口大骂,把头巾摘下来摔在椅子上。

    “各部门都有自己的小九九,他们不在京城跟我会合,而是直接来到这里,就是想先造成既成事实,那样我也拿他们没办法了。天高皇帝远,他们人多势众,想就此任意摆布我,门都没有!”

    况且也有些后怕,多亏在这里跟这些人直接摊牌了,不然到了塞外,给皇上上书就难了,恐怕真的难以摆脱这尴尬的局面。

    “他们都想什么呢?最后的批准权可是在你手上,不管他们怎么谈,你最后不同意他们也是白费劲儿。”周鼎成不解道。

    “我也想不太明白,估计就是各部门之间的利益争夺吧。他们知道自己没有批准权,当然也有办法最后让我不得不同意。”况且想了想道。

    “那你真要给皇上上折子?”周鼎成问道。

    “当然,这可是奏他们一本的绝好机会。”

    他坐在桌前,揉着眉心,脑子里也是疑云密布。

    礼部可是张居正的部门,按说礼部的官员不应该跟自己作对,就算是奉命,也该是张居正的命令吧,缘何礼部的人也跟其他部门的人口吻相同?

    他接到的指令也是来自张居正,具体条款都有哪些,怎么谈,也都是张居正一条条跟他详细解说的,可是同样来自张居正的指令怎么会出现偌大的偏差?

    礼部尚且如此,就别提其他的部门了。现在也就是都察院的两个都御史采取左右逢源的态度,可是况且根本不知道他们负有什么秘密使命?

    此行他们当然会全程监督谈判过程,但却不得参与具体的谈判,那他们此刻提出异议,到底想干什么呢?

    这次朝廷安排的谈判在他看来完全就是一出闹剧,以前朝廷跟鞑靼谈判,他听戚继光说过一些,完全没有这样闹腾。当然那几次六部等机构都没有参加,只是派出几个官员带着一些将领跟鞑靼谈。

    他先给皇上写了奏折,然后又给张居正发信,询问此事究竟意味着什么,到底是谁授意这些谈判成员对他进行掣肘。

    他写好信好,密封上交给纪昌马上发走,用兵部设置的传送急件发送,路上信使换马不换人,一天多就能到达京城。

    这还是跟蒙古人学的,据说成吉思汗时代,优秀的蒙古骑手能够一口气骑马跑上一万里,中途不能吃肉食,只能喝奶,在各个驿站换马不换人,直到终点,当然最后到达后,人也基本瘦的脱相了,需要修养一段时间才能复原。

    他又来到张鲸的住处,找到正跟小侄子发脾气的张鲸。

    他把这件事说完后,张鲸就恨恨道:“这帮孙子明显是欺负你年纪小不懂朝廷事务,他们这是故意跟你作对。”

    况且虚心问道:“那我的理解没错吧?此次谈判应该是我来谈,其他人作为我的副手,他们是辅佐我,而不是取代我?”

    “当然,这就是万岁爷的意思。”张鲸非常确定道。

    “老大人,您这话的确是皇上的意思,不是假传圣旨?”

    “你说什么呢,我有几颗脑袋敢假传圣旨?这可是万岁爷和两位老大人商量好的,我在旁边亲耳所闻。”张鲸道。

    最近几天,张鲸看在况且手握节杖的份儿,也不骂他小兔崽子了。

    “那么,那些人想主持各自部门的谈判,究竟有什么甜头啊?”况且不解。

    他能约摸出一些,但无法猜到全部的详情。

    “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各部门虽说都是朝廷的部门,但都有自己的小算盘,都想让自己部门的日子好过些。你也知道最近朝廷的日子不大好过,各部门当然更不好过,都想着借这次谈判捞点实惠。具体的事我也说不好,反正就是争夺利益吧。”

    况且点头叹息,这些利益跟他的任务并不冲突,他亲自上阵谈判,也是要让各方面都得到最大好处,估计各部门都害怕他会有所偏袒,把自己部门的利益牺牲掉,换取鞑靼的让步。

    这或许就是他们不信任况且的缘由之一,当然也有心怀叵测之人,想着更大的利益。

    “对了,我家这个小兔崽子看中你那个叫雪儿的小丫头了。怎么样,把那个小丫头送给我侄子吧,条件你尽管开。”张鲸忽然话题一转,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眼巴巴看着他的小侄子。

    “送?我没这个权利,想要雪儿就得她自己愿意,必须亲口答应,如果雪儿答应的话,你们还得明媒正娶。”况且笑道。

    “什么?明媒正娶?一个小丫头也想要名分,她不怕折寿吗?”张鲸没在意前面的话,听到明媒正娶四个字就急了。

    “没事,雪儿命硬,不怕折寿,也折不了。明媒正娶还不是全部,得雪儿自己愿意嫁才行。”况且笑着又加重提醒了一句。

    “小子,你跟我打擂台是吧?你是诚心气我?”张鲸眼睛都瞪起来。

    况且根本不怕他的“虎目圆睁”,笑道:“我的确是诚心的,因为雪儿不是东西,她是一个人,我没有权利把她送给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