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嫁冠天下 > 第一百二十章 赴他的约
    听到江家人这样说,医工顿时松了口气。

    “福康院不能再落到这样的人手中,这十年来太医院好不容易在里面立下了规矩,若是随便一个猫猫狗狗都能闹起来,我们太医院的脸面要往哪里放,这次全要仰仗江家了。”

    说到这里医工又上前:“小人知道福康院的后门,小人这就带您过去。”

    几个人在福康院外停下来,不多时候果然看到那扇木门悄悄地被拉开,紧接着几个人抬了一只小棺材出来。

    领头的就是季家棺材铺的掌柜秋叔,秋叔带着众人前行,几个人一言不发地在前面走,如同黑暗中的鬼魅。

    医工脸上露出笑容。

    撒一层石灰,再将棺材送入其中,都做完了,几个人又拿掉蒙着口鼻的布巾和外面衣衫,几桶水清洗下去,才开口说话:“秋叔,不过就是埋一个人,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

    “不要多问,”秋叔冷冷地道,“以后但凡三奶奶的吩咐都要做的丝毫不差。”

    下人应了一声,几个人又将那浅坟检查了一番才离开。

    “要不要现在就挖出来?”医工摩拳擦掌地看向江家管事。

    江家管事摇摇头:“我已经看了清楚,里面的确是有具尸体,你确定福康院里的病患确实死了一个?”

    医工立即道:“千真万确。”

    江家管事道:“这就好,我会找人将这个地方看管起来,以防李家、季家将尸身带走,等到禀告了朝廷,自然会有人来查看尸身。”

    “那我呢,”医工一脸的谄媚,“我该怎么办?”

    “你明日还去福康院。”

    医工脸色大变:“那冉六爷说过,我再过去就打我棍子。”

    “那就让他打,他打了,你才能去太医院哭诉。”

    ……

    季嫣然收拾完药箱才想起来李约还欠她脉案没给呢。

    如果她不问,他是不是就准备黑了她的手墨,这哪里有做长辈的样子。

    气势汹汹地就想去找她理论,刚刚走出屋子就看到外面的杜虞。

    “三奶奶,”杜虞面色清冷,“宗长有急事不能来了,请您过去一趟。”

    她正好也要去找李约翻看剩下的医书,谁有钱谁是老大,免得他一翻脸不给那些东西,就算有不满还是忍一忍的好。

    “走吧。”季嫣然将病患交给小和尚胡愈才上了马车。

    李氏在京城有一大片祖产,东城的老宅足足占了半条街,上次跟着李雍去祠堂祭祖,李雍说过这些产业都是李约年轻的时候置办下的。

    光凭这一点就能知道李约的厉害。

    季嫣然下了车跟着杜虞向前走,还好一路上没有遇见李家的长辈,否则又要上前拜见,她不在乎那些人看她的目光,只是她记不全人,万一不小心弄错了辈分,也是件麻烦事。

    比如李约和她现代的年纪相比根本就是同辈人,她却要一口一个四叔。

    总觉得是被占了便宜。

    刚上了翠竹夹道,就有一个圆脸的丫鬟迎上来:“四爷让奴婢来迎三奶奶去书房,医书都在那边。”

    李约好像她肚子里的蛔虫,竟然知晓她在想些什么。

    小丫鬟在前面引路,季嫣然好奇地看着周围的景致,院子里种了许多的桃花树,能想到桃花盛开的时候是什么模样,不远处的八角亭也很秀丽,周围半落着湘妃竹的卷帘,亭中摆着棋盘。

    不是说李约没有娶妻吗?怎么这里却好像住着个女子。

    季嫣然半晌才收回目光,整个人也停在原地。因为她面前有两条路,她不知道该走哪一条才能到书房。

    方才领路的小丫鬟不知啥时候落到了她身后。

    这是要让她凭着感觉走吗?

    季嫣然停了下来,片刻之后小丫鬟急忙跟上前:“三奶奶这边请。”

    季嫣然点点头,方才她也是这样觉得,如果再没有人来引路也许她就要走过去。

    走进书房。

    两侧放着的是紫藤花,不像太原李家和季家那般摆设华贵,但是看起来十分的雅致,那贵妃榻上铺着天蓝色缠枝花软垫,旁边是个矮几上面摆着一本书。

    季嫣然好奇地将书拿起来看,内容看起来像是话本,讲述的是个女子遇见了大将军,两个人互相欢喜,将军要娶女子为妾却被将军夫人知晓……

    如果是大圆满结局这书就没什么好看了。

    季嫣然不自觉地竖起了眉毛,就向最后一页翻去,她看书向来喜欢看个结局,如果太荒唐她索性就不去看。

    耳边忽然丫鬟传来一声轻咳。

    季嫣然抬起头,只见那丫鬟的目光落在季嫣然手上,丫鬟脸色有些难看,好像她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

    极轻的脚步声传来,一个人影停在琉璃帘子外。

    李约静静地站在那里,整个人仿佛都沉进了一片黑暗之中,身上雪白的长袍增添了几分萧索。

    就像是一尊雕塑,孤零零地在那里许久。

    直到身上沾满了尘埃。

    季嫣然心中突然生出种奇怪的情绪,哽在喉头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半晌她才道:“四叔。”

    李约这才走了进来。

    季嫣然讪讪一笑:“我看到书摆在这里,就看了一眼。”

    李约脸上让人看不出什么情绪:“书本来就是给人看的,书架上还有医书,你想看就去拿,桌子上的点心也是给你的。”

    丫鬟将攒盒打开,里面的点心都多撒了糖霜,一看就让她食指大动。

    李约在桌案旁坐下,拿起了一本书,旁若无人地看起来,他十分的安静,几乎让人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季嫣然松了口气,将这话本最后一页看了。那女子被将军夫人害死依旧念念不忘将军,遂用花香引得将军入梦,道出实情,将军毅然休妻,此事惊动了皇帝,皇帝将那可怜的女子封为花仙。

    季嫣然摇摇头放下手中的书。

    李约的声音传来:“不喜欢?”

    “既然知道将军已有妻室,就不该对之倾心,”季嫣然拿心来吃,“谁都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所谓的妻妾和睦不过就是薄情的人为自己找的借口罢了。”

    “这本书也只有这一页还算可圈可点,女子于狼口救了将军,当真是勇气可嘉。”

    季嫣然边说边抬起头来。

    李约手中的茶杯一动,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杯壁缓缓地淌而下,滴在他那一尘不染的长袍上,顿时绽放开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