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嫁冠天下 > 第八十九章 占了便宜
    让她说,她倒反将了他一军。

    看他一副不相信的模样,季嫣然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没觉得我从棺材里出来之后与从前有些不同吗?”正主的记忆确实不太灵光。

    还是那个名声,还是那样胡闹,他不知她从前什么模样,只是她现在的情形与那些恶名倒是相符。

    李雍道:“你想知道些什么?”

    季嫣然认真地想了想:“宗长有没有在等谁?”

    看她的模样就知道她问的是什么。

    “没有,”李雍目光微深,“自从常宁公主薨逝之后,宗长心如止水,膝下只有个养子。”

    原来是这样,季嫣然舔了舔嘴唇,所以李约等的人只能是常宁公主,可是常宁公主已经不在了。

    也许是误打误撞,可她为什么还会梦见有人在喊常宁,不止如此……她方才在梦境中见到的那个人会不会就是常宁公主。

    常宁公主和季嫣然又是什么关系。

    也许只有了解常宁公主的往事,或许才能解开这所有的秘密。

    “你呢?”李雍道,“怎么说?”

    季嫣然摇摇头:“我只是觉得奇怪,常宁公主是被害死的,现在又有人来杀我,会不会我和常宁公主有什么相似之处。”

    朦胧的月光正好落在她床头,她那清澈的目光一览无余。

    季嫣然接着道:“释空法师之前只收了一个徒弟,之后却又收了我……”抬起头来望着李雍,仿佛想要寻求些认同似的。

    李雍却不想接她的话茬,免得她又拐到别的路数上去。

    “不像。”

    季嫣然抬起头。

    李雍正色道:“你跟常宁公主没有相似之处,以后不要惦记这些,再我没有查出刺客是谁之前,就让唐千带两个人一直跟着你,不要再惹麻烦回来。”

    李雍说完话不等季嫣然反驳,就打开门走出去:“时辰到了。”

    小和尚刚刚盛了药,看了看旁边的沙漏,正好流走最后几粒沙。

    三爷比他还准时。

    李雍走到院子里,唐千站在廊下一言不发,再隔两三步是杜虞。

    李雍道:“回去向宗长禀告,现在没事了,”说着声音更加低沉,“不管是谁派来的死士,一次不成,短期内不会动手,应该要等机会。”

    也就是说现在他不用留在这里了?

    虽然他巴不得走,离季大小姐越远越好,但是他总觉得是被人嫌弃了。

    以他的本事护卫季大小姐绰绰有余,显然李三爷却不相信他。

    这样一想,他就不准备走了。

    “这几天晚上我留下,”杜虞看向唐千,“我与他换着在外面。”

    “不用,不用,”唐千立即摇手,“我来就好,我可以几天都不用休息,反正我也不困。”

    杜虞眼睛一跳:“怕我会放人进来不成?”一副要将唐千拆了吃肉的模样。

    唐千道:“你只要替我两个时辰。”

    杜虞冷笑,转身向李雍行了礼就去了侧室。他真不明白季大小姐是什么香饽饽?唐千要这样护着。

    李三爷也没有训斥季大小姐,他就不信了,李三爷能够一直这样容忍季大小姐胡作非为。

    这样的脾性,早晚会被禁足在家中,或许他正好能看到。

    ……

    季嫣然吃过药躺在床上,身体虽然觉得很累,恨不得立即进入梦乡,可她就是精神饱满,听着李雍躺在了榻上,季嫣然忍不住道:“那人真的死了吗?会不会是吃了不死药。”

    “七窍流血,尸体就在官衙的义庄上,我请了仵作去查验过了。”

    七窍流血应该会很恐怖。这样的死士应该不容易培养,没想到会用来杀她这样个小角色。

    “大晚上的,你不应该跟我说这些。”

    “早知道一直昏迷就好了,天亮了我再醒过来。”

    李雍皱起眉头,方才还是一脸不在意的模样,原来她也知道什么是害怕:“那死士扮成了百姓的模样,如果不是他动手暴露了方位,我们也不会发现他,他的身手不错,手中那精巧的小弩能伤人于无形……”

    他话还没说完,脚步声传来,她抱着枕头到了他塌边。

    “阿雍,我们挤一挤怎么样?过了这两日我就不会麻烦你。”

    挤进了一间屋子,如今又要在一张榻上。

    “阿雍,我病得这么重,若是睡不好,恐怕明日也不会退热。”季嫣然打着哆嗦。

    “回你床上睡。”李雍冷着脸拒绝。

    季嫣然悻悻地走了回去,外面正是皓月当空。闭上眼睛她好像就能看到那死士惨死的模样,可是转脸就觉得那些要杀她的人随时随地都会冒出来。

    “约法三章。”

    终于,李雍的声音再次响起,紧接着他走过来:“没查清刺客身份之前,你无论去哪里都要问我。”

    这是出于她安全着想,好在没有将她关在屋子里。

    “遇到事了先知会我。”

    “剩下那一条先留着,我想到了会随时跟你说。”

    “同意吗?”

    她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李雍能不能瞧见,就在这一瞬间屋子里亮起灯来,李雍吩咐一声,立即下人抬了木榻到了她床前,不过半个时辰就将被褥铺好,好像早就已经备好了。

    “睡吧。”

    李雍躺下来。

    咫尺距离,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她果然觉得安全多了。不管是什么死士,应该都不能从李雍眼皮底下摸进来,尤其是他那波澜不惊的神情,一切都尽在掌握。

    季嫣然满意地闭上了眼睛。

    隐隐约约中她好像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却又说不上来。

    方才,是她占便宜了吧?

    身体舒缓下来,积压在心头的那些情绪好像也都慢慢地消耗干净,也许她要留在这里,不过也没关系,高高兴兴地生活下去,就不算辜负了自己。

    季嫣然很快呼吸匀称,已经安然睡着了。榻上的李雍睁开了眼睛,目光落在床上的人身上,仔细地听着她的动静。

    方才昏迷的时候,她紧紧攥着手,默默掉着眼泪,平日里看似对什么都满不在意,其实心底里藏着一份伤心。

    虽然她嘴上不承认,他却能看得出来,这份伤心与宗长有关。

    李雍站起身走到了外间,两个管事正等在那里。

    李雍道:“明天一早就开始清点家中人手,里里外外都换成名单上的人,就算是老家人,只要我信不过,也不留在内院。”

    管事不敢怠慢立即低头应下来,这是近些年李家第一次如此大动干戈地换人手。

    李雍挥挥手让管事退下,开始翻看手中的账目和名录。

    他要走得快一些,这样许多秘密都会揭开。

    ………………………………………………………………

    今天稍稍有些慢,特意写得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