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生在唐人街 > 第485章 动议
    苏木“性侵案”的消息不断发酵,这则莫须有的丑闻已经飞速传遍全球。

    人们认为这是他走下神坛的开端,以往什么跟苏木相关的丑闻都没有,就算有也只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事情越闹越大,在短短两三天时间里,已经几乎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

    卡萝这个名字,也被无数人得知。

    坐以待毙不是苏木风格,他在《旧金山纪事报》率先报道的当天,就开始反击。

    包括卡萝的家人、朋友、同事,甚至是她孩子的主治医师,都在苏木授意的情况下陆续接受警方质询。

    当时卡萝为他工作时候的考勤、主管评价等等也被翻找出来,任何一点小线索都可能成为苏木翻盘的机会。

    原先苏木甚至以为,有势力在故意对付自己,随着调查深入下去,他找到许多线索,对自己有利的线索……

    八月份的第一个周末。

    苏木坐在桌子旁,一圈都是来自于各大律师事务所的知名律师们,他告诉说:

    “好了先生们,看样子只要我想洗清身上的罪名,去一趟法庭是无法避免的了,别再跟我说庭外和解更好,那只会让我看起来很心虚,像是在花钱掩盖事实。

    研究这么多天,都说说有什么办法吧?我花钱请你们过来,可不只是为了吓唬对方的公诉律师,你们需要的文件我都给了你们,找没找到更有用的线索?”

    美国律师费用很贵,在某种程度上比看病更贵,毕竟生病了医保可以报销,雇佣律师可没人帮忙报销。

    如果相信法院指派的免费律师……事先得做好必输的准备才行,不是谁都有好运气,能遇到知名大律师出来做慈善,维系在法官们眼中的好形象。

    中产阶级家庭面对按小时收费的律师都头疼,无论哪个国家,律师都是个极有前途的好行业,苏木当然不可能请些能力不行的便宜律师来坑自己,可以说整个美国最有性侵案、诽谤案等经验的大律师,此刻都在他的办公室里,往往一位律师后面,都代表着一个大型律师事务所。

    苏木控股的所有公司,每年大约要花掉三亿美元左右来应付难缠的官司,有赢有输,依靠赔款勉强还能赚一些,毕竟他持有的专利足够多。

    光是从拉里·埃里森那里前前后后就拿到二十亿美元左右,谁让那个无耻之徒喜欢抄袭苏木公司的产品。

    一家律所的律师对苏木说:“好消息是你没有犯过错,从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对方除了口述和表演之外,没有找到任何对你不利的线索。

    我们的法律很公正,它不会因为对方只是说说,就认定一个无辜的人有罪,再没有更多线索的情况下,我们成功反诉对方欺诈勒索,故意损毁你名誉的胜诉机会很大。既然没有庭外和解的必要,我们将直接进入最后审前阶段,尽快制定出审判计划,包括促进证据采纳的计划,我们有许多证据、证词来证明你的清白,而据我所知对方的律师并没有掌握太多公司,这是一次很劣质的勒索。”

    拿着苏木的钱,他不会质疑苏木究竟是不是真犯罪了,那跟当律师的没关系,负责帮忙辩护,让他证明自己无罪就行,能混到高级律师的精英们,情商都不会太差,知道应该怎么办。

    审前会议也被称之为“日程安排会议”,由法官主持双方达成一个关于提交动议、修改诉状、合并其他当事人和完成证据提交与展示,以及确定审判日期等事项的时间表。

    之所以安排审前会议,也是为了给双方和解的机会,绝大多数诉讼案都是在这个阶段达成和解,庭审起来相当费时费力,有些人宁愿吃点亏也不愿意将钱送给律师。

    苏木什么都不多,就钱多,他不在乎雇佣这帮律师们会花多少钱,更加在意自己的名誉问题,他可不希望以后顶着个“性骚扰变态”的名头继续生活,必须得证明自己的清白才行。

    在美国,法院通常不会自行审查起诉状,从起诉状中挑出异议是苏木这帮律师们的责任,另一位律师此刻说道:“我觉得没有审判的必要,从已经了解到的情况看,这简直是场针对你的闹剧,既然原告拿不出证据,同时也找不到人证,我们完全可以进入处置性动议,请求旧金山联邦法院不经审判而作出判决,在答辩前撤销案件,进行即决判决的动议。”’

    曾经想过长大后当律师,提前学习过许多法律知识,具体的法律条款经常被改变,但对于这些法律名词苏木很清楚,点着头说:“已经从我公司离开那么久,并且遭遇到了财政难题,胜利站在我这边,有可能提前撤销掉案件,但那样会不会被人认为是我欺压对方?”

    “但拖得越久,对你越不利,这样的案件就不应该进入到庭审阶段,除非法官特意针对你。”某位头发已经秃了的老律师说道,当年他曾为尼克松总统水门事件那些当事人辩护过,在律师界名声响得很,一小时出场费用高达上千美元,继续补充了句:“当然,我并不认为有哪位法官会故意针对你。”

    这间屋子里发生的事情,不会对外传出去,除非某位大嘴巴的律师愿意丢掉工作、名誉,并且承担金钱和自由方面损失的风险,想说什么都可以。

    苏木笑了,他告诉说:“我恰巧认识一些人,假如对方证据不足,直接判决貌似也是个好选择,我从没对那位可恶的女人做出任何事,看样子身边的人都要换成男人才行,也许这就是许多公司不愿意招收女性员工的原因,简直就是定时炸弹。

    你们去帮我安排吧,反诉的事也要进行下去,最近几天股价一直下跌,我很有必要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你们帮忙想想可能会面临的问题,为了避免到时候难堪,我得先做一次排练才行。去告他们吧,包括那位女人,还有侵犯我名誉的媒体公司。”

    “肯定会全力以赴,这点请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