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生在唐人街 > 第50章 谈判
    葛秋的笑容依旧挂在脸上,吐出一大口雪茄烟雾,宛如人生赢家。

    此刻在看见一大帮人赶来时候,笑声戛然而止,脸色突然间僵硬,随即变得难看起来。

    同样变得难看的,还有社会保障管理局局长吉尔里先生。

    他铁青着脸骂道:“该死的!你不是说没关系么!?

    现在外面这是怎么回事?闹大了对我们都不好,要知道你父亲也有份!”

    葛秋知道吉尔里先生指得是什么,这位老头已经在ssa任职二十多年,之所以能够跟他父亲葛大龙产生关系,是因为当年警局派人帮忙登记应该领取救济金的人员名单期间,葛大龙发现,许多华人竟然不知道自己可以领到钱,也不清楚相关的法律规定,就像是自己强行把救济金送给他们一样,于是联系了吉尔里,两人合谋侵占部分人的救济金。

    能够被并称为“唐人街四大害”,葛大龙自然不是什么好人,哪里会管穷人们的日子多难熬,一心只想着将这笔钱,神不知鬼不觉地装进自己的口袋里,虽说收取保护费已经捞到不少钱,可谁会嫌自己的钱多呢?

    后来葛大龙和吉尔里真的这样做了,他们告诉部分见识少、又不会英语的老华人没有领取救济金的资格,理由包括手续不全、身份不合法、没有纳税记录等等,听起来很合理的样子,实际上官方一直在给他们救济金,只不过最后钱打进了其他的账户里。

    八十年代计算机数据管理技术还没普及开来,吉尔里自己管理ssa,负责发放这片地区的救济金,再加上打通好了上下关系,很容易就能做到这件事,这么多年来都没有露馅。

    当然,这跟他们选择下手的目标有关,多是一些身份信息不全、见识比较少、又不懂英文的孤寡老人,就算被找上门,也能轻轻松松吓唬一番应付过来,这些人不会想到利用法律来保护自己的权益,被欺负就欺负了,没地方诉苦。

    假如真的惹上事,吉尔里就假装好人说会跟上面沟通,之后将救济金发给对方,很大程度上避免了露馅的可能性,在他们看来这些老华人是很好欺负的。

    就比如这次苏木找上门,没费多少功夫便让他们答应,会在以后给林老太婆发放救济金,实际上这笔钱一直是有的,只不过被吉尔里、葛大龙等人合伙侵占了。

    本以为就这样没事,谁知道苏木是个死脑筋,一心想要追究到底。

    二十多年时间过去,林老太婆的救济金数额不小,按照平均每年两千美元计算,这就是五万美元左右,另外还有补偿、损失费等等,数额更加高,苏木自己简单计算完,前些天提出的要求是十三万美元,当中考虑到了货币贬值的因素。

    吉尔里先生不愿意掏出这笔钱,也没想过要掏出这笔钱,于是就将苏木打发掉,觉得苏木只是个孩子而已,不会搞出问题。

    可谁知道,苏木偏偏搞出来了,数百人的游行示威,规模已经不算小,上面的人肯定会注意到,这就成了或许会让吉尔里和葛大龙倒霉的导火索。

    因此知情的葛秋以及吉尔里局长,这时候都感到慌张和愤怒,“做贼心虚”这个词被他们完美表现出来,最怕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此刻楼下街道上的场景,他们最不愿看到……

    不知被谁带领,人们用英文喊起了口号:“还老人救济金!”

    一声接一声响起,被他们带领着,越来越多的人往这边聚集,主要是为了看热闹。

    游行有着充足的法律依据,几位警察不愿多管闲事,就站在旁边看着,帮忙归帮忙,他们可不想丢掉自己的工作,装作看不见最好。

    吉尔里局长首先支撑不住精神上的压力,询问葛秋说:“理查德,要不然你跟你父亲商量,以后别继续拿他们的钱了吧,我们这么多年已经赚得足够多,还有四个月我就要退休,实在不想被关进监狱里。”

    每个月分给自己父亲的钱,足有五、六万美元,这笔收入相当稳定,葛秋不愿意失去这笔收入,认为现在的情况还没失控,完全可以应付。

    他父亲葛大龙是个很精明圆滑的人,但从小娇生惯养这位儿子,成功养成了草包,不愿意因小失大,于是开口道:“不就是一位老家伙的救济金吗,我们将钱补给她吧,你掏一半出来,我掏一半出来!”

    吉尔里对整件事情看得更加清楚一些,知道这个口子一开,更多人会赶来讨要救济金,苦笑说:“你知道我来你们唐人街地区那么多年,看过几次这种规模的示威游行吗?

    答案是没有,一次都没有。

    既然现在已经开始了,就绝不会简单结束,等到他们关注起救济金,我们的好日子就到头啦,总会有人发现什么。

    所以收手吧,我会给你父亲打电话,这种事情不是你能决定的。”

    气恼的葛秋脸色涨红,情商还算不错,深吸几口气,没有跟吉尔里先生撕破脸,放缓语气说:“你现在太紧张了,轻松点。

    可以的,我们可以处理好这件事,想想那些钱,你希望把它们交给那些老家伙吗?

    暂时先听我的,去跟他们谈,如果能用钱解决最好,不行的话我来处理,ok?”

    这句话里的“钱”字起到了效果,吉尔里将信将疑,点头说:“行,那我先试试……”

    ……

    “还老人救济金!”

    人群中,苏木喊得很大声。

    今天他们花了很长时间,将卡斯特拉尔中学的部分学生找来,意外发现自己爷爷竟然请乔五叔帮忙,找来人一起抗议,心情无比美好。

    暂时还不知道,自己居然阴差阳错将葛家和社会保障管理局负责人逼上绝路,此时此刻忍不住觉得,还是有良知的华人多。

    脑海中的感情十分奇妙。

    假如是自己一个人来,苏木可能不敢像现在这样大声喊出来,而今天这么多同胞站在自己身边,就像是有了依靠,好像一直在跪着,突然可以站起来说话了,帮那些老人讨要救济金的决心更加坚定。

    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类似的想法,但很多人都喜欢这种氛围——为了公道据理力争的氛围。

    一帮被杜仲找来的姑娘、白天在街上拿到传单的陌生人、出租车司机、餐馆厨师等等无数华人,在为了那些老人们的救济金抗议,明明不关自己的事,却依旧出力帮忙,这种行为无比高尚。

    二楼的窗户突然被打开,吉尔里挥手大喊道:“够了!派几位负责人,我们坐下来谈谈这件事!”

    人群突然安静,老吉尔里再次喊了一遍,他们才听清,杜仲瞬间咧嘴大笑,其他人也在鼓掌叫好,苏木本就沙哑的嗓子,现在疼得厉害,可他笑得非常开心。

    风水轮流转,这回轮到苏木笑了,这些天来很幸苦没错,不过很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