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第三百六十九章:控制情绪很重要
    院中的两侧栽种着花草,这个时候应当开得正好,却没有人有心去欣赏。中庭是一片池塘,塘中鱼戏在石桥下,石桥接着水中央的一个小亭。

    亭下的坐着一个身材肥大的人,穿着一身华袍,斜坐在亭子里,满是横肉的脸上使得他与这院中的景色格格不入。

    如果说董卓在刚入洛阳时身材还可以说是健硕的话,此时算的上是完全走样了。在洛阳时他就是荒淫无度,自从入了长安后,自以为已经形势在握的他变本加厉。可以说在他的身上已经完全看不到当年那个西凉大将的影子了,可能一个人就是轻易的会被改变吧。

    董卓的身边站着一个侍女,低头捧着酒杯,一句话也不敢说,如果再仔细些还能看到她的手上微微发颤。

    在他的另一边还放着一柄长戟,董卓出行是常带兵刃,倒也不算奇怪。

    庭院里的人不多,除了亭下的两人,就只有门口还站着两个侍卫。

    董卓坐在那里也不说话,像是在等着什么人。

    大概是等了一炷香的时间,庭院外走来了一个人,披挂着一身黑色的甲衣,手中提着一柄一人多高的方天戟,甲衣沉重那人的脚步声在安静的庭院里显得很明显。

    “将军。”门外的侍卫行礼让开。

    吕布站在庭院的门口,看向庭院里。

    董卓残暴长安城中许多人都敢怒不敢言,董卓自己也清楚这一点,因为担心有人刺杀,所以常让吕布护卫左右。

    今日董卓唤他来本来也是这样,但是吕布看向庭院里,眉头微皱。

    这样子不像是董卓要他护卫的意思,反而像是董卓在刻意等着他。

    虽然察觉出了一样,吕布还是走进了庭院里。

    董卓面上平淡地挥了挥手,他身边的侍女连忙行礼退下。

    “相国。”吕布站在亭子的石桥前行礼,他是董卓的义子,但是在通常的情况下也不常用父子相称。

    “吕布。”董卓闷闷地声音在亭子中传出。

    “在。”吕布抬起了头来,两人就站在不长的石桥两侧相互看着。

    董卓抓起桌上的一颗水果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我让你几时来?”

    吕布的眼下轻合,不动声色地说道:“相国让我食时来。”

    “那现在几时了?”董卓嚼着嘴中的水果,将手放下,淡淡地问道。

    “是食时刚过去了一些。”

    食时是朝食的时间,一般是早上的七点到九点,但是一般人吃过早饭之后便算是食时已经过去了。

    看董卓的样子,应该是已经吃完早饭了。

    “我让你来护卫,你却迟迟不来。”亭下的声音发寒,董卓的手抬起,握在了身边的长戟上。

    “是不是要等到我被刺了,你才准备到?”

    “相国,布不敢。”吕布低下头,董卓此次恐怕是在故意与他为难。

    “你还有什么不敢!?”

    握着长戟的手绷紧,董卓的脸上露出了一分凶戾,直接将长戟抬起向吕布投了过去。

    他比之从前确实不如,可手中打得气力还是在的。

    亭下的风声一紧,将挂在两旁的帘子吹起,长戟飞射而出。一瞬间就是逼到了吕布的头上,吕布没有抬头,险之又险地时刻让开了身子。

    破风呼啸的声音几乎是贴着他的脸落下。

    “砰!”

    一声巨响,长戟倒砸进了吕布身边的地上,精铁打造的长杆上倒映着吕布的脸色。

    很难看,几乎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咬着牙,握紧了方天画戟,吕布微微地侧过眼神看向董卓,眼底闪过一丝杀意。

    董卓是何人,在西凉领兵多年,对于杀意自然是在敏感不过,何况此时吕布这杀意几乎没有什么掩饰。

    向着亭中,吕布的脚步向前迈了一步。

    “你要做什么?”董卓冷喝道。

    叫他停了下来。

    方天画戟在手中抖了一下,吕布轻吸了一口气,没有发作,抱拳行礼。

    “布惶恐,现在就去护卫院中,告退。”

    说着转身退下,两人互看不到对方的脸色。

    吕布的脸上阴沉,刚才要不是他最后闪开,董卓那一戟就是真的想要杀了他。

    而董卓坐在桌案前,看着倒竖在庭前的长戟,拿着水果送进了嘴里,横过眼睛看向吕布离去的样子。

    对我起了杀意?吕布,看来你真有异心。

    ······

    城中快入夜,将是宵禁的时间,曹操拖着疲惫的身子骑着马从府外走来,这段时间整顿新募的兵马,确实让他累的不成样子。

    “将军。”府前的守卫上前。

    “嗯。”曹操应了一声,疲倦地翻身下马来,将手中的缰绳递给了守卫。

    “今日,先生可回来了?”

    “回将军,还没有。”守卫看来也是习惯了,曹操这几日是经常问这个问题。

    “是吗。”曹操可能也已经听习惯了这样的答复。

    看了一下天色,回过头来看向守卫。

    “时辰不早了,在过一会儿就可以闭门了,你们也早些去休息罢。”

    “谢将军。”

    守卫点了点头,眼中带着感激的神色,如今的年月,能有口饭吃就是很好的了,也不敢多求什么。

    曹操进了府里,堂上他将披风解了下来,随手挂在一旁,坐在了桌前。

    掌茶的侍女上前为他倒茶,茶水注入杯中是还温热。

    “天将黑了,去门前将灯点了吧。”曹操端着茶碗,喝了一口说到。

    “是。”侍女点头,退了下去。

    堂上独留下曹操一人自己饮茶,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夫君对那顾先生,比之自家人都要上心,叫我都有些吃味了。”

    声音传来,是一个妇人从堂后走了出来,应该才过三十岁的年纪,本该是快要老去的年纪,可这妇人却还是风姿绰约。

    曹操看了妇人一眼笑道:“你若是吃味就不会说出来了。”

    说着摊开了一只手,妇人笑了一下,坐在他的身边,轻靠在他的怀里。

    两人坐在一起,曹操静静地喝茶,女子则是安心地合着眼睛,堂上一时间很安静。

    妇人温声地说道。

    “子脩这段时间课业进步了不少,子桓也懂事了许多,开始有个兄长的样子,都会来陪子建玩闹了。说来,还真是应该谢谢顾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