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高校级的诅咒师: 4、孵化的蜘巢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iduzw.com爱读中文提供的收藏榜小说 —《超高校级的诅咒师》 4、孵化的蜘巢(第1/4页)

    嗨!
    我是千叶刃也,一个正向‘超高校级的犯罪者’这一小目标努力、近日正在传说中的[最恶监狱]里朝圣、顺便角逐‘本年度最值得期待的犯罪新人’(?有这种评选吗)的恶劣系美少年。
    如你所见,我的眼睛出了点问题。
    不过这是小事啦!
    因为大家‘为了拯救心爱的某物而选择违逆冷酷的规则’时所散发出来的犯罪之光,我是用至死都会在胸腔中跳动的心脏来体会的——
    是的,我做好了失明的准备。
    但现实是:
    我变成了诅咒师。
    ******
    “你是无期徒刑吗?”
    这样说话当然很失礼,不过说来这里是监狱,所以普世的规则倒也并无意义。
    声音不算年轻,但眼睛却像潭死水一样混沌不明。说话很失礼的这个人下巴上的胡子没有刮干净,这让他显得比实际年龄大了一些:不过在无限的刑期里,年龄或许也已经失去意义。
    [星野直幸,1983年出生于东京都练马区。17岁犯下震惊全国的弑亲案,因为有预谋地勒杀了父母后进行了碎尸的残暴行径,被判处无期徒刑。至今已服刑12年。]
    尽管依旧有些纠结眼睛的事,与星野直幸相关的信息还是立刻浮现在了千叶刃也的脑海里。而更多的细节也像是被扯出来的线头一样纷迭而来:
    [曾是高中部棒球队的队长,性格被过去的朋友评价为‘过分正直不知变通’。因为无法接受‘父亲性侵妹妹,母亲视而不见’从而选择犯罪之人。为守护妹妹的尊严在庭审过程中保持沉默,不过结局是妹妹登报与他断绝了关系。]
    “不是哦。”
    千叶刃也答道。他明快地回报以等同的失礼发言:“只有半年。”
    半年实在太短了。
    即使是星野直幸也为这个时间感到吃惊:他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但他并不在意这些,而是认真地回答道:“我是无期。”
    像是觉得对方回答了,所以自己也要交代等同的问题答案一般。这一点如果考虑到他入狱时17岁,倒还挺像那个时代的学生的;但12年的牢狱生涯还是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此刻,即使他已经很努力想要坐正,但是身体却忍不住垮着;明明手臂肌肉结实有力,双手却落魄地垂荡在腿边:“这个地方很擅长完完全全地摧毁一个人……”
    很明显,他自认为自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